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小说免费看 奚南思陌子欲大结局在线阅读

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小说免费看 奚南思陌子欲大结局在线阅读

热门好书《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由著名作者玖歌儿最新创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奚南思陌子欲,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奚南思身上穿的是上好的云锦,这个万金难求的云锦,也就是她奚南思可以当普通衣服穿出来。在二人身后的司琴见陈雨柔有一种小家子气的样子,昨晚吃的饭都快吐出来了。她哼了一声,转头也不愿再看了。

《重生冷妃:王爷太霸道》 第5章 反将一军 免费试读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

众人无不震惊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丫鬟,心中也有了自己的思量,在座的都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了,岂能不知其中的道理。

树上的奚南思见差不多该轮到自己上场了,于是扯了扯身旁的越王:“越王殿下,这场闹剧也该由我结束了,请你放我下去吧。”

陌子欲挑了挑眉,依言揽着她的腰飞了下去,两人的发丝在空中交汇,平添了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两人躲过了众人的视线,回到了奚南思的住处。

“后会有期,可爱的小东西。”陌子欲看着站在房门口,满眼戒备的奚南思,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

这样一个有趣的小家伙,他怎么能错过呢?

奚南思不动声色地后退几步,平淡且疏离地说道:“多谢越王殿下出手相助,小女子多谢越王殿下。”

“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陌子欲眼中闪着精光,他高大的身子完完全全地遮挡住了奚南思。

听得如此无理取闹的回答,奚南思的眉头狠狠一皱,这个越王,还真是个难缠的主儿。

她不搭话,可并不代表陌子欲不会说话,只听他略微顿了顿,道:“本王看奚小姐也没什么可以回报给本王的,不如就以身相许吧。”

倏地,她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狠狠压下自己的心惊,强忍着颤抖的声音说道:“越王殿下真是说笑了,这京城中爱慕你的女子那么多,如何轮得到我。”

身侧的手缓缓握紧,她不知自己哪里露出了马脚,让陌子欲看出了她不想嫁人的心思。

她本想着今日这么一闹,定亲一事总该被搁置下,谁成想陌子欲竟是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还毫不犹豫地戳穿了。

到底是她太心急了,这才让自己陷入了一个被动的局面中。

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忽的响起,奚南思的眸光微亮,这些人终于来了,不然她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陌子欲了。

“越王还是快些离开吧,不然让人瞧见了怕是影响不好。”她唇角微勾,一副为了陌子欲好的表情。

脚步声逐渐逼近,陌子欲也终是没再强迫她什么,只目光灼灼地睨了她一眼,随后飞身离去。

这么有趣的小丫头,他当然不会放过,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接触。

心中紧绷的弦稍稍松了几许,她稳定情绪,扬眉看向从远处跑来的一行人。

跑在最前头的竟是千疏吟,看来他发现自己的计划破灭,不甘心想要过来一探究竟呢。

她跨步迈出了屋门,嘴角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大家怎么都跑到后院来了,难不成有贼人闯进后院来了?”

“妹妹,这及笄礼还没结束呢,你怎么就不打一声招呼的跑回来自己休息了。”

奚南玄见自家小妹平安无事,也放下心来,可是在众人面前,他还是装作责怪的样子。

柳氏抿了抿唇,眼底波光翻涌,倒也没冒失地说话。

奚南思扫视一圈,嘟着嘴看向司琴:“我不是说就去休息一会儿嘛,你怎的把大家都招来了。”

“小姐,奴婢怎么敢拦大公子啊,这事实在是事出有因啊。”

司琴忙叫苦,将花园内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临了还意味不明地加了一句:“奴婢倒是很感谢二皇子当时恰好在场,正好救了翠儿一命。”

“哪里,本皇子也是恰好路过。”千疏吟尴尬地接下话茬子。

他岂能料到那湖中的人不是奚南思,司琴这丫鬟不是和奚南思一直都是形影不离的么,怎的今日不跟在奚南思身边?

他的满心疑惑注定无人回答,奚何君带着众人又回到了前院,经过了这么一出,还是有很多人想要与奚南思定亲的。

可都被奚南思今日过度劳累,不宜露面给挡了回去。

奚何君眸光闪了闪,倒也没戳穿自家女儿的那点儿小心思,恭敬地将一众宾客送走了。

这些人中,千疏吟是最不甘心的,他为了这一天筹谋这么久,最后什么都没得到,他如何能甘心。

奚南思自是注意到了千疏吟的不甘,她佯装劳累的样子,用袖子遮挡着自己的脸,缓缓露出一抹笑容,这才是刚刚开始呐,还希望千疏吟能承受住接下来的报复才好。

柳氏坐在一边看着着急,唉声叹气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娘,不过就是没定亲么,有什么好唉声叹气的。”奚南思握住柳氏的手,轻声宽慰道:“及笄日定亲虽说是大元国的规矩,但这规矩这么多年来不也形同虚设,这京城中又有几个名门千金是及笄日定的亲?”

“思思啊,娘担心的不是这个,凭着你丞相府千金的身份,日后也必定能找个好夫家的,娘担心的是今日翠儿落水一事,要不是翠儿替你落了水,那今日受罪的必定是你啊。”

柳氏说起这话时,还是心有余悸的模样,现在丞相府深得皇上的信赖,这家里不光是有奚何君一个丞相,就连奚南思的哥哥奚南玄都坐到了禁卫军统领的位置。

正所谓树大招风,今日这一切不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吗?

这时,出去送客的奚何君和奚南玄也回来了,两人全然没了人前的笑容,皆是阴沉着一张脸,好似谁欠了他们钱不还一样。

奚南思张张嘴,还未开口呢,便被奚何君给打断了。

“给我查今日到底是谁做的手脚,敢对小姐动手,你们真是不想活了!”奚何君气恼地冲着下人们砸了一个杯子。

他一朝丞相,树敌多那是自然的,他不怕有人想要报复他,但那些人千不该万不该把念头动到他女儿的身上。

下人们哗啦啦跪了一地,本以为今日会是个大喜的日子,谁能想到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爹,你先别生气,我看他们还没这个胆子做这些事情。”奚南思起身一边为奚何君顺气,一边说道:“那些人敢挑这么重要的日子,且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想必也是不怕我们查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