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与时光安好白知施沈策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愿你与时光安好白知施沈策无广告小说全文阅读

人气小说《愿你与时光安好》由知名作者南鹿肥鱼著作的短篇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知施沈策,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你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他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扔进浴缸。花洒一开,冷水兜头就浇下来了。噢!她惊慌失措,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愿你与时光安好》 第3章 天方夜谭 免费试读

翌日。

白知施起得晚了,沈策早已吃了早餐,去了公司。

因为她父亲至今仍在医院修养,而且,白柯也上了年纪,所以,董事会召开会议,任命沈策为临时CEO。

白知施惦记着沈策先前说的话,打了通电话给老宅的管家,问了沈策和白柯之间的关系。

老管家支支吾吾,声称自己只知道他们是养父和养子的关系,其余的,他一概不知。

白知施听了,感觉心里乱糟糟的,吃不下早餐,就连午餐也没吃两口。

下午两点,她妈妈苏依芸打来一通电话,叫她去趟医院。

果然,白知施才刚进病房,苏依芸就和颜悦色地送来一大摞资料,让她慢慢看,要是瞧着哪个有眼缘,就约出来见一面。

白知施自知逃不掉联姻的命运,但还是想垂死挣扎。

“就算不找男人,我也可以撑起白家的。”

苏依芸觉得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个挂科的人,跟我说能撑起整个白家?白知施,你知道白家有多少产业吗?”

“高三那会儿,你口口声声说你不想继承家业,只想搞音乐,当歌手,气得你爸高血压都犯了。”

“你好不容易才听话一点,老老实实学了工管,结果每个学期都要挂一两门科目……”

苏依芸说着说着,情绪有些激动:“现在,你居然还想搞单身主义?白知施,要是当年我肚子争气一点,生个孝顺聪明的儿子,哪儿用得着现在催你结婚?”

苏依芸说了很多,字字句句像把利刃,直捅白知施的心窝子。

说到后面,她抽抽搭搭道:“小施,你爸跟你爷爷现在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这个家,迟早是要交到你手上的。你是我们最疼爱的女儿,爸爸妈妈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

白知施垂眸,小声嘀咕:“沈策不是还在么?”

“什么?”苏依芸没想到她会提起他。

白知施撇了撇嘴:“就算只是爷爷的养子,但他怎么也会帮着我们家吧?”

闻言,苏依芸的脸色微变,却没多说什么。

晚上七点整,白知施如约出现在容安酒店66层。

金碧辉煌的餐厅调暗了光线,头顶的水晶灯亮着细碎的光芒,让人如置身星河之下。

白知施看着桌面那一盏烛光,和花瓶中的红玫瑰,饶是清幽的音乐也无法叫她静下心来。

她对面坐着苏依芸为她精挑细选的相亲对象——中宁集团有限公司的嫡长子,钟祺,一个称得上仪表堂堂的斯文男人。

他客套了几句,又问了几个问题,白知施的回答无一不是敷衍的“嗯”。

主食上桌。

她味同嚼蜡地吃着盘中的牛排,只想着这场无聊的相亲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如果结婚了的话,我希望是男主外,女主内……公司上的事,小施你放心交给我就行了。”

“嗯……”白知施习惯性地应了一声,忽然意识到不对劲,陡然转了个调,“你什么意思?”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婚后,白家的产业都交给我打理,小施你就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当钟太太。”

钟祺眼里满是憧憬,说得兴起了,一只手径自搭在了她的手上。

“你不是很喜欢逛街购物,出去旅游吗?你可以照旧过着这种逍遥自在的日子……”

白知施抿紧双唇,握着刀叉的双手不自觉地收紧,指节泛起了一层白色。

她忍着怒火,强颜欢笑:“可我不想当个无所事事的阔太太。”

“那你觉得,你能做什么呢?白家的小、公、主。”钟祺浅笑道,镜片后的那双眼睛一眯,让人不寒而栗。

众所周知,白知施是白柯唯一的嫡孙女,也是整个白家最宝贝,也最没能耐的人。

打小养尊处优,被人灌输“将来得择个好夫婿帮着管理白家”的思想,白知施不出意外地长成了一个一事无成的小废物。

白知施蓦然想起,今天在医院时,苏依芸对她说的那些话。

她红了眼眶,猛地甩开他的手,拿起手提包就想落荒而逃,手腕却被钟祺一把攫住,“小施,你还没吃完呢。”

“不吃了!”白知施挣了挣,可他的力气却大得惊人,把她的手腕抓出了一圈红印,“放手!你弄疼我了!”

钟祺夺强势地夺走了她的手提包,把她摁回座位上,“吃完再走。”

一顿饭,白知施吃出了忍气吞声的憋屈感。

直到吃完晚餐,把她送回了白家,他才肯把包还给她。

下车时,他本想亲她脸颊,但好在白知施跑得快,给躲开了。

白家家宅静悄悄的。

白苍住院,苏依芸去医院陪他。

白柯住在郊区的老宅,沈策自打满了十八岁之后,就搬了出去,除非是她叫他回来,否则他一般不会过来。

白知施第一次觉得这个“家”这么冷清。

她无端端感到心悸惊惶,洗完澡后,便害怕地躲进了被窝里。

接到白知施打来的电话时,沈策刚从医院出来。

许是白苍全身瘫痪的事刺激到苏依芸了,她对他的态度突然好了很多。

以前,他们夫妻俩还想着解除白知施和他的婚约,叫白柯别管他,明里暗里给他施压,让他快点离开白家。

如今,她反而希望他能念及白家对他的恩情,多多照顾白知施,免得她受欺负。

沈策开车回了白家。

一进门,一团又白又软的东西朝他扑了过来。

他下意识想躲开,听到她的一声哽咽后,他动作一僵,任由她扑进他怀里。

“哭什么?”他站在玄关处,把身形相对娇小的她拥在怀中,轻柔地拍着她的后背。

“叔叔,我不想再相亲了……”一想起钟祺那阴森猥琐的眼神,她哭得更厉害了。

沈策被她一声“叔叔”叫得头皮发麻,“受委屈了?”

白知施不说话,毛茸茸的小脑袋在他胸口拱了拱。

他哄了她几句,了解了事情原委后,一个公主抱,把她抱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白知施吸了吸鼻子,嗓音软糯:“不管怎么说,你也是爷爷的养子,我帮你跟爷爷说一说,这白家还是……”

沈策态度冷淡:“养子毕竟只是养子,照你这么说,还不如让我直接娶你,用婚姻维系我和白家的关系。”

“那你愿意跟爷爷解除收养关系,和我结婚吗?”

“不愿意。”说罢,他起身要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