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知施沈策愿你与时光安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白知施沈策愿你与时光安好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男女主角是白知施沈策的名称为《愿你与时光安好》,是作者南鹿肥鱼写的一本短篇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你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他把她抱起来,走进浴室,扔进浴缸。花洒一开,冷水兜头就浇下来了。噢!她惊慌失措,立刻起了鸡皮疙瘩。

《愿你与时光安好》 第1章 我们结婚吧 免费试读

凌晨一点半,灯火阑珊。

一辆重达300多公斤的重型机车轰鸣着,穿过街巷,驶入公路。

有人好奇地落下车窗一看,震惊道:“***!现在送外卖的都这逼格?!”

沈策一路畅通无阻,把车开进了白家的车库里。

停好车后,他拎着东西,进了别墅。

一楼大厅的水晶吊灯亮着,他换了鞋,把东西放在餐桌上,转身进了昏暗的厨房。

厨房里的冰箱门大开,暖黄色的灯光投了出来。

她坐在冰箱前,手里拿着一盒哈根达斯吃得正欢,宛若薄胎瓷的肌肤,刷上了一层暖色。

听到动静,她回头看他。

她如贪食的奶猫般,舔去唇上沾着的一点冰激凌渍,模样清纯,动作却妩媚诱人。

沈策看着,喉结滚动了下,低沉的嗓音添了几分沙哑:“少吃这些冰的,都二十岁的人了,一点都不懂得照顾自己。”

见她光着两只嫩藕尖般的小脚,他上前,俯身,轻而易举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谁叫你这么晚才回来,我都找不到能吃的东西了。”她埋怨道,“再说了,你的职责,不就是照顾我吗?”

沈策自十三岁,父母双亡,无依无靠,进了他们白家的门开始,就像个侍从般,照顾着她的生活起居,至今已经十三年了。

沈策睨了她一眼,沉默无言。

两人面对面拥着。

白知施如一只玲珑小巧的树袋熊般,懒懒地挂在他身上,双腿箍紧了他精瘦的腰身,两只手臂搭在他肩头,手里还不忘捏着那盒哈根达斯。

他走一步,她就跟着颠一下。

她肌肤娇嫩,被他身上的机车服磨得生疼。

她不满地在他怀里扭了下,蹭着他硬实的胸膛。

“你的衣服怎么这么扎人?还有,你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啊……沈策,你怎么还没戒烟?”

她念叨了好一会儿,沈策漫不经心地“嗯”了两声回应她,将她放在饭桌旁,让她乖乖坐好。

“你慢慢吃,我去洗澡。”说着,他帮她打开外卖盒。

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尚且滚烫的骨汤麻辣烫还冒着热气。

白知施食指大动,也不顾会被他看到裙下春光,双腿盘坐在椅子上,毫无平日里端正优雅的名媛模样。

沈策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终于忍不住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呢?”

白知施拿着一次性筷子的手顿了一下,却没抬头看他,满不在乎道:“离开就离开了呗,白家有的是钱,大可以再请一个人。”

沈策盯着她的发顶,沉默了两秒,径自上楼,准备洗个澡再下来收拾。

白知施用余光瞥他,见他那颀长挺拔的背影渐渐走远,她莫名失了食欲。

沈策洗完澡,只在下身围了一条浴巾,刚一走出浴室,就听到一声熟悉的尖叫。

他嫌刺耳,跨步上前,用手堵住了声源——

白知施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房间里。

他速度太快,受惯性影响,她被他带着,躺倒在床上。

铺着藏青色床单的大床晃了晃,震得她头晕目眩。

两人挨得很近。

她忡怔地看着他,发现他的眼睛生得极漂亮,像是一个幽邃的漩涡,勾魂摄魄,叫人沉溺。

“怎么突然来我房里了?”沈策问她。

他没有起身,而是保持着床咚的姿势,伏在她上方。

白知施赧然:“你怎么不穿衣服?”

沈策笑了:“你又不是没看过。”

“……”她的确看过,不过那是在她小时候。他那时可没现在精壮魁梧。

“说吧,找我做什么。”

白知施嗫嚅着唇瓣:“我们结婚吧。”

“……”沈策愣了一秒,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你说什么?”

她做了个深呼吸,重复道:“我们结婚吧。”

“……呵~”他突然低声笑了出来,胸腔轻颤,惹得她心脏扑通扑通跳。

“大小姐,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赶紧回房睡觉。”他说着,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

白知施小脸一垮:“我不想相亲……”

如他所言,她今年20岁,已满法定结婚年龄。

作为白家唯一的继承人,她的婚姻大事向来是引人瞩目的。

自打上个月,她父亲突发脑梗塞,导致全身瘫痪后,她的爷爷和母亲就开始给她介绍青年才俊,为她挑选一个能托付终身的人。

他的态度冷淡了几分:“不想相亲,那就找一个你喜欢的、可靠的人结婚。”

“你就是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