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颂喻晋文全文免费大结局 南颂喻晋文小说在线阅读

南颂喻晋文全文免费大结局 南颂喻晋文小说在线阅读

南颂喻晋文是作者鹿小策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南颂乖乖巧巧当了三年贤妻,也没能让喻晋文爱上她,还为了个绿茶要跟她离婚。算了算了,离就离吧,姐姐不伺候了。她抹掉了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从他的世界消失的干干净净,然后华丽转身,成了他梦寐以求的合作伙伴。南颂冷眼睥睨着前夫,“想跟我合作?你哪位?”要男人有什么用,姐要独自美丽。后来喻晋文在追妻路上发现——黑客大佬是她;顶级大厨是她;国际名医是她;玉雕大师是她;地下车神是她……都是她!眼看追妻之路越来越漫长,喻晋文崩溃了!你到底还有多少马甲是我不知道的???南颂:低调。姐全能满级。继续追吧。

《前妻乖巧人设崩了》 第1章 免费试读

“离婚吧。”

结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清清冷冷的三个字说出来,没有一丝人情味。

南颂站在喻晋文身后,盯着他高大挺拔如松的背影,看着他映在落地窗上冷峻无情的容颜,只觉得一颗心凉到了谷底。

垂在身侧的两只手无声地蜷成拳头,发着抖。

她最怕的一句话,终于还是来了。

男人转过身来,面容便更加清晰,这一张立体完美,棱角分明的俊脸,即使朝夕面对了三年,仍是令她心动不已。

“可以,不离吗?”

南颂艰涩地从喉咙里梗出这句话,眼睛里是摇摇欲坠的光,却还透着希冀。

喻晋文眉心一折,清冷的眉眼在女人素颜的脸上一顿,最终落在她发红的眼睛上,眉峰又是一蹙。

即使是素颜,南颂依旧是好看的,她不是浓颜系的大美女,但肤色白皙,纯净无暇,是看着很舒服的那种长相。

她就这样睁着一双澄澈又仓皇的大眼睛看着他,眼里充满祈求,右眼角底下一颗泪痣,黑长直头发垂在耳边,柔顺的没有一丝攻击性。

可在男人眼里,这是一个柔软而又木讷的女人。

作为妻子,她没什么毛病,可他就是不爱她。

三年前他意外出了车祸,高位截瘫,医生说他可能再也站不起来,也是那个时候,他和心爱的女人被迫分开,母亲逼他相亲,要找一个医生媳妇照顾他一辈子,他便在一堆爱慕者中挑了一个护工,就是路南颂,因为她毫无背景,也因为她安静沉默。

“你跟了我三年,也照顾了我三年,一千万算是对你的补偿。”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眼底的光都不曾动一下,更加看不到对她一丝一毫的情意,“或者,你还想要别的……”

“为什么?”

南颂第一次打断他的话,通红的眼圈透出一丝执着,还有……不甘心,“为什么非要现在提离婚?”

明天,就是他们三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她计划了好多,甚至她还想,三年之后又三年,二十个三年,就是一辈子了。

“你知道,我爱的人不是你。”

男人冷冷的腔调透着无尽的冷漠,他甚至连一丝希望都不肯留给她,“萱萱回来了,我要娶她。”

南颂像是被雷当头劈了一刀,单薄的身板承受不住这分量,晃了一下。

她巴巴地守护了三年的婚姻,抵不住人家一句——“我回来了。”

“先生……”

管家急急地过来禀告,“卓小姐刚吃下去的东西又吐出来了,还咔血了!”

男人沉静的脸色有了一丝皴裂,绕过南颂就往客房走,沉声道:“备车,去医院。”

不一会儿,喻晋文就打横抱着一个女人从客房走了出来,女人身形纤瘦病弱,身上还盖着一方绣花薄毯,是南颂亲手绣的。

她脸色苍白,透着病态,仿佛随时都会从这个世界消失,整个人缩在喻晋文怀里,声音细若游丝,“晋哥,路小姐她……”

喻晋文脚步在楼梯的拐弯处停了停,转头对南颂说,“离婚的具体事宜律师会找你谈,三日之内请你搬出公馆。”

而后,他将怀里的女人往上托了托,抱着她头也不回地下了楼。

南颂站在楼梯口,卓萱躺在喻晋文怀里,抬头看着南颂,眼睛里尽是胜利的光芒。

就在一个小时前,这个生了病的女人笑着对她说,“我都大摇大摆地登堂入室了,你就把他还给我吧。”

直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南颂整个人泄了力似的滑落下去,眼泪无声地从眼睑淌下,她抱着自己,只觉得身上冷的厉害。

十年。

从他把她从地狱里救出来的那一刻开始算,到现在,她默默关注了他十年,也爱了他十年,人生有几个十年呐。

可不爱就是不爱,就算卑微到尘埃里,她也无法打动这个男人,让他爱上她。

“阿晋,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哭了。”

南颂伸手抹去冰凉的泪痕,从地上站了起来,原本娇柔脆弱的女人,变得无比清冷,眼睛里折射出坚毅的光。

是时候该离开了。

离婚协议书就放在主卧的床头柜上,那么显眼。

南颂直接翻到最后一页,看到了熟悉的签名,她目光一闪,细细地摩挲了一下“喻晋文”这个名字,鼻头一酸。

她吸了吸鼻子,把喷涌出来的泪意生生憋了回去,不容留恋,拿起笔在旁边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路南颂。

既然是以这个名字开始的,那就以这个名字结束吧。

南颂将一枚印章搁在床头,从选料到买下这玉,再到雕刻完成,费了她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是她精心为他准备的三周年纪念礼物。

其实这三年来她送过他很多礼物,无一不是精心准备,可最终的归宿都是闲置在衣柜,或者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便如她对他的一颗真心。

刚走出公馆,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便停在路边,南颂上了车,淡淡道:“我离婚了。”

驾驶座上,戴着茶色墨镜的男人邪魅一笑,“恭喜你恢复自由身。”

他将笔记本电脑递给南颂,“是时候做回你自己了。我们都在等着你的归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