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欣元子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欣元子涵最新章节

乔欣元子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乔欣元子涵最新章节

乔欣元子涵是作者四季之歌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咱们接着往下看那个有医生。裴清容稍微抬起袖子露出胳膊。她知道这个时代男女不同,医生和往常一样做绳子。但是萧清这次直接把手放在她的胳膊上,裴清容有点不同。

《清容无双》 第6章 进宫面圣 免费试读

连着二十天,裴白芷都没有来找过裴清容的麻烦,也没有见过那个王爷的人影,裴清容像是被人遗忘了一样。不过她也乐得清闲,恨不得永远没人来打搅她,每天吃吃睡睡晒晒太阳,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这日,裴清容刚用过早饭,轻凤便来告诉她,今天是进宫面见太后的日子。

按理说,新媳妇进门,要敬一杯婆婆茶,元子涵身为王爷,他的母亲正是当今皇后,可早些***后出宫去寺庙祈福,一直到昨日才回来,所以这杯婆婆茶也一直拖到了现在。

听说要进宫,裴清容不得不重视起来,前世做了个医生,整天接触的也无非是些病人,话说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什么大人物,一个皇后是当今国家领导人的妻子,一个太后是当今国家领导人的母亲,她想不紧张都难。

许是知道裴清容往日装扮过于寒酸,元子涵那边还派人送来了些首饰胭脂,裴清容看也不看的照单全收。

红鸾和轻凤替清容梳妆打扮着,看着裴清容正襟危坐的样子,不免笑道:“小姐,不必紧张的,太后人很好的,而且皇后一直以来也是很喜欢你的。”

裴清容不说话,点头如捣蒜。怎么能不紧张,她可是连礼仪都不会啊,急忙把脑子存的记忆全部调动起来,看看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忆。

轻凤细声安慰道:“估计这次皇后和太后会问小姐关于子嗣的事,毕竟成亲快一年了,小姐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裴清容不由的叹气说道:“那元子涵,如此厌恶我,成亲到如今我们连洞房都未曾,哪来的孩子。”

红鸾和轻凤听到自家小姐如此说来,心里也是苦涩不已,小姐本是才貌双绝的妙人,谁见了不动心,怎么王爷就如此不解风情呢?

裴清容正胡思乱想间,红鸾和轻凤已将她梳头打扮妥当了。穿着绣着精美刺绣的朝服,头上别着各式精美的发簪步摇,口若含朱丹,指如削葱根,纤纤做细步,精妙世无双。说起来,如今的裴清容这个身体也是正处于花季年龄,哪个女子不爱打扮,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裴清容心情也好了起来。

“小姐真好看!”轻凤赞叹道。

“那是,王府里就属咱家小姐最好看。”红鸾替裴清容整理好衣服上的褶子笑道。

主仆几人正说着话,小厮就来通报,王爷已收拾妥当就等着王妃了。

裴清容走出王府门,见裴白芷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依偎在元子涵身边。她今日穿了一件淡蓝色绣花百褶裙,头上斜插着一支珍珠流苏金步摇,头发用镶钻雕花银佃子,额前用胭脂细细描了个梅花,整个人显得娇俏可人,相比之下,裴清容实在是朴素太多。

元子涵见她出来,不耐烦的说道:“就你最慢,让大家都在等你。”本来带她入宫元子涵就心生不悦,如此一来更是不高兴了。

裴清容像没听见似得径直走向马车,也不用人搀扶,一跃便跳了上去。元子涵见她如此举动更是厌恶了,实在是没有女子的矜持。

古代的路不似现代的平坦,马车走得也不是很稳当,一路上给裴清容颠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下了马车,她差点快吐了出来。然而身旁的两人并无丝毫怜惜之情,裴白芷见了她这幅模样心里暗爽,使劲端着才没当场笑出来。

元子涵见状只道她是矫情不堪,但当着众人面,不能给旁人落个宁远王与王妃不和的口实。他顿了顿,还是上前揽住了她的腰,问道:“你没事吧。”

裴清容摆摆手,深呼了两口气,说道:“无妨。”

“没事就好,等会进了宫,你可别出什么洋相。”

“果然是没有富贵命啊。”裴白芷从她身边走过时小声说道,“死心吧,王爷怎么会喜欢你这种人呢。”脸上哪还能见得刚才温顺可人的模样。

裴清容却不言语,她不想与这种人做什么口舌之争,话说回来,那裴白芷与元子涵两人相爱心心相印,她横在中间也算是个小三了吧。

太后和皇后此刻正在慈宁宫,裴清容瞧着这大明宫的宫墙,竟生出了熟悉之感,在电视上见过无数次皇宫的模样,如今身临其境。一入宫门深四海,不知这宫中盖住了多少女子的哭声,又有多少人的冤魂。

元子涵和裴白芷走在前面,裴清容走在后面,在外人眼里,那两人就是一对登对的金童玉女,她裴清容就是被人抛弃的怨妇。快要走到宫门外,元子涵停了下来,转身瞧了她一眼,有些不情愿,又仿佛是在下什么决心一样,走到裴清容面前拉起了她的手。

裴清容颇为诧异,但随即又明了,很快就要见到太后和皇后,在家长面前,他总还是要偏着正室的,毕竟在古代等级阶级根深蒂固。

元子涵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警告她不要在太后和皇后面前出岔子,不要乱来。裴清容也乖乖的把手放在她掌心中。元子涵有一张宽阔温暖的手掌,和裴清容不同,她因为体寒的缘故,手脚常年都是凉凉的,她喜欢这种温暖的感觉,在医院的时候,她也更喜欢触碰到病人温暖的体温,而不是病逝后逐渐冰冷的躯体。

两人搀着手,宛如一对琴瑟和鸣的模范夫妻,一步步走着,走向慈宁宫中。

裴清容以为今日要见的只有太后和皇后两人,谁知宫殿里坐满了贵妇人,还未到殿内,她就闻到了扑面而来的脂粉气息。裴清容低着头,不敢乱加打量,心跳如打鼓一般。

殿中央,端坐着一个约莫六旬的老人,鹤发童颜,满头珠翠,年纪虽高,但威严不可直视。想必这个就是太后她老人家了。太后身旁做了一个大约四十岁的女人,锦衣华服,风韵犹存,年轻时估计也是个绝世佳人,样貌慈祥,和蔼可亲。

元子涵拉着她,一同跪地:“儿臣参见皇祖母,母后。”

裴清容也学着他的样子:“儿媳叩见皇祖母,母后。”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