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婿小说全文 唐宁刘诗诗完整版在线阅读

神婿小说全文 唐宁刘诗诗完整版在线阅读

神婿主人公叫唐宁刘诗诗,是作者归海一刀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快看连载。入赘秦家的唐宁被人算计暗杀,却得唐家玉坠传承,重生复活,从此一飞冲天,冠绝天下。

《神婿》 第4章 免费试读

院子里,所有人都齐齐抬头,看着门口那人。

唐宁!

看到唐宁,刘诗诗像是看到了鬼一样,尖叫一声,躲到秦汐颜身后。

秦家的人,更是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唐宁,又看了看惊恐的刘诗诗。

这是玩的哪一出?

不是说唐宁死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大白天的,还闹鬼了不成?

唐宁满脸怒火的走进院内,冰冷的脸颊,在看到秦汐颜脸上泪痕的时候,渐渐恢复温色。

对这个相伴了五年的女人,终究是产生了感情。

“汐颜…….”

他看着秦汐颜,恍如隔世。

他很想问朵朵的父亲到底是谁,可终究还是没能说得出口。

而秦汐颜呢?

看到唐宁的刹那,泪水夺眶而出。

她抱着朵朵,扑向唐宁。

唐宁对她有了感情,她对唐宁,又何尝不是?

她头顶着建州第一美女的光环,万众瞩目。

可谁又知道,那个光环,给她带来的多少困扰?

她也只想做一个普通人,嫁人生子。

刚嫁给唐宁的时候,她也厌恶唐宁,可后来发现,唐宁这人,除了没什么本事,人也不坏。

而且她记得秦明山说过,唐宁,不是普通人,秦家的人能嫁给唐宁,是秦家高攀了。

那些都不重要,朵朵病重,让她知道一家人,只有平平安安,才是最好的。

但,让秦汐颜没有想到的是,在她扑过去的时候,唐宁轻轻往旁边一挪,躲开了。

心有芥蒂!

“唐宁…….你…….”

秦汐颜目瞪口呆的看着唐宁。

在她的印象中,这个男人逆来顺受,卑躬屈膝,这一次,自己想扑进他的怀抱,他居然躲开了?!

“汐颜…….”

唐宁微微闭眼:“我们…….”

他正想说,离婚吧。

可话还没说出口,一道阴风刮来。

白日阴风!

在这阴风吹来的刹那,整个院子的人都感觉浑身寒冷。

这种寒冷,透入灵魂!

而唐朵朵,更是在这阴风吹来的时候,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小脸蛋更加的惨白了。

她指着秦家院子角落,哆嗦着嘴唇,脸色惊恐道:“妈妈…….爸爸……那…….那里有一黑一白两个叔叔看着朵朵,他们…….好凶……”

这一声爸爸,触动了唐宁的心弦!

他顺着唐朵朵指的方向看去,那里,黑白无常,正一脸冷漠的看着秦汐颜怀里的朵朵。

唐朵朵,大限已至,冥界派黑白无常索命来了。

但,唐宁说过,他会救朵朵,即便不是亲生的。

因为唐朵朵和他感情很深。

“滚!!!”

唐宁大吼一声,如龙吟虎啸,震动整个秦家!

他的身上,更有一股莫名的气息散发开来,院子角落的黑白无常感受到唐宁的气息,渐渐散去。

“朵朵!”

秦汐颜失声大喊,她怀里的朵朵,已经晕了过去。

“把朵朵给我!还有手机!”

唐宁双手伸向秦汐颜,秦汐颜整个人都被吓懵了,她不知道唐宁要干什么,但还是把朵朵和手机都交给了唐宁。

唐宁一手抱着朵朵,一手拿着手机,拨通电话:“萧叔,立刻帮我准备一套银针!我十分钟后到!”

挂了电话,唐宁把手机还给秦汐颜,抱着朵朵就往外走。

秦汐颜追出去的时候,唐宁已经不见了身影。

她回头,满脸怨恨的看着这一整院子的人:“朵朵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秦汐颜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们!所有人!”

说完,她也追了出去。

女儿生死未卜,她怎么能放心?

另外一边,唐宁抱着唐朵朵来到了宁远集团萧长风的办公室。

萧长风的办事速度非常迅速,唐宁到的时候,办公室里站着一个提着银针箱的老者。

老者看了一眼唐朵朵,摇头叹道:“生气已落,回天乏术,萧总,没救了…….”

“谁说的?!”

唐宁把朵朵放在沙发上,瞪着老者:“你不能救,不代表别人不能救,银针给我!”

“这位年轻人,我是神医,一眼就能看出这小女娃的状态,真的……”

“银针!给我!”,唐宁盯着老者。

“吴老,把银针给少爷吧。”,萧长风轻轻的叹了一声。

老者名叫吴清风,是建州顶级神医,他说没救,就多半没救了。

老者亦是轻叹,打开银针箱。

看着箱内的银针,唐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色变得凝重无比。

他得到了玉坠里面的传承,但只是第一次施展。

他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的变故。

“针来!”

调整好了气息,他轻喝一声!

只见得银针箱内最长的那根银针,竟然漂浮起来。

这一下,吴清风和萧长风两个人,都完全惊呆了!

萧长风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吴清风却比谁都要清楚!

他死死的盯着唐宁,惊呼道:“以气御针!国医!你是国医级大医!!!”

“安静。”

唐宁微微皱眉,显得很不高兴,那根银针还在半空飘舞,还没扎下去呢。

听到这话,吴清风连忙禁声,乖乖的站在旁边看着。

萧长风看了一眼吴清风,心中已经乐开了花。

别看他是宁远集团总裁,商界风云人物,但这些难得一见的神医,一个个更是自恃清高,天王老子都不放在眼中。

看到吴清风吃瘪,萧长风也乐得个痛快。

而唐宁,则是手指挥动,将最长的那根银针,扎在了朵朵的眉心处。

还没结束。

银针箱内的银针一根根飞起,几乎扎满了唐朵朵的全身。

把针施完,唐宁的额头上,已经布满了细汗!

萧长风连忙倒来一杯水,递给唐宁:“少爷,小公主她怎么样了?”

“暂时无碍。”

唐宁说着,来到办公桌旁,拿起笔和纸,刷刷写下一药方。

“萧叔,银针只能稳定朵朵病情,还需要中药调养。”

他把药方交给萧长风:“麻烦萧叔照着这单子,帮我多抓些中药来。”

萧长风接过药方,递给吴清风:“吴老,麻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

吴清风浑身颤抖,死死的抓着药方,看着唐宁:“同仁堂供奉神医吴清风,见过国医!!!”

态度之恭敬,就连萧长风都目瞪口呆了。

虽是商业巨擘,但萧长风如何不知道国医?

中医千千万,但国医数量,屈指可数,每一位都是炎夏国最宝贵的财富。

自家少爷,怎么突然就成了国医?

“吴老客气。”

唐宁摆了摆手:“刚才救人心切,冒犯之处还请见谅,只是这药材……”

“吴清风,立即去办!”

吴清风拿着药方,神色激动的就离开了,走得那叫一个虎步生风。

看着吴清风的背影,萧长风哈哈大笑:“太解气了!没想到这吴清风居然对少爷这么恭敬!”

以往,这些神医用八人大轿都抬不来,今天竟然这么殷勤。

还是少爷能量大啊!

回过头来,萧长风好奇道:“少爷,您怎么就成国医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