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刘诗诗免费阅读第1章 唐宁刘诗诗大结局

唐宁刘诗诗免费阅读第1章 唐宁刘诗诗大结局

唐宁刘诗诗是作者归海一刀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入赘秦家的唐宁被人算计暗杀,却得唐家玉坠传承,重生复活,从此一飞冲天,冠绝天下。

《神婿》 第1章 免费试读

建州市第一医院。

唐宁失魂落魄的坐在病房走廊上。

在他手里,握着一张皱巴巴的纸。

那是一份亲子鉴定报告,和他女儿唐朵朵的亲子鉴定。

鉴定书显示,养了三年多的唐朵朵,并非唐宁亲生女儿!

在唐宁身旁,站着一个漂亮女子。

她幽幽一叹,安慰道:“唐宁,我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但我相信汐颜肯定不是这样的人,这里面恐怕有什么误会。”

女子,是唐宁老婆秦汐颜的闺蜜,刘诗诗。

这份亲子鉴定报告,也是刘诗诗交给唐宁的。

“误会?”

唐宁冷笑一声:“还能有什么误会?在秦家人眼中,在你们眼中,我唐宁确实是个废物,但我不是傻子!医学鉴定报告还能有假的吗?”

刘诗诗抿了抿嘴,没有多说什么。

唐宁无力的站起身来,透过窗口看着病床上躺着的那个小女孩,眼泪忍不住滑落。

五年前,他从京都逃离,拿着一纸婚约来到建州,当了秦家的上门女婿。

对于这桩婚事,秦家上下无人不反对,包括秦汐颜。

但奈何秦家老爷子秦明山态度坚决,非要把秦汐颜嫁给唐宁。

朝夕相处,秦汐颜和唐宁也有了感情,两年之后,诞下女儿唐朵朵。

在秦家虽多有受气,地位低下,但女儿的到来,让唐宁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直到今天,看到了这张亲自鉴定报告。

“朵朵…….”

唐宁嘴唇颤抖,双肩发颤,他无法相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但最终,他也只能轻轻的叹了一声,失魂落魄的离开。

他甚至都不想打电话质问秦汐颜。

待唐宁一走,刘诗诗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嗲声嗲气道:“喂,赵公子吗?亲子鉴定报告已经送到唐宁手中了,赵公子打算怎么奖励人家呀?”

那头传来一道爽朗的笑声:“哈哈哈,诗诗,你做得不错,你要的跑车,一会儿就买给你。”

“至于咱们后面的事情,等唐宁一死,我玩完了秦汐颜,我再娶你过门,到时候,安安心心当你的阔太太吧!”

刘诗诗想说什么,对面已经挂了电话。

她狠狠的一跺脚,满脸愤怒:“秦汐颜,我到底哪一点不如你?”

“不过你放心,要不了几天,你将会失去所有!看你还能高傲到几时!”

另外一边。

唐宁漫无目的的走在建江边上。

那份亲子鉴定报告对他打击巨大,甚至,他起了轻生的念头。

秦家的人看不起他,他都觉得没什么,有女儿朵朵就足够了。

可没想到,连女儿,都不是亲生的。

“我唐宁,到底做错了什么?!”

面对着建江,唐宁高声呐喊。

轰隆!

闷沉的天空,伴随着唐宁的高喊,传来滚滚闷雷声。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

也就在这时,他的背后传来一道陌生的声音:“错就错在你一个废物,娶了咱建州最漂亮的女人,还生了孩子!”

唐宁猛然回头,却见得一个从未谋面的人,正举着一把匕首,向着他直插而来!

噗嗤!

距离太近,唐宁根本就躲不开,这一刀,直接插在了他的胸口上。

鲜血,立即染透了他胸口的衣衫!

“你……”

唐宁大张着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人。

那人则是满脸狰狞:“废物一个,死去吧!”

说完,一脚把唐宁踢下了建江。

滚滚江水,瞬间将唐宁淹没。

深深的寒意,笼罩着全身。

“我要死了么……”

这是唐宁的第一个念头。

那一刀,直插要害,又被踢进建江之中,几乎十死无生。

只是连唐宁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胸口处吊着的一块古朴玉坠,正疯狂的吸收着他的鲜血。

那块玉坠,莹莹发光。

这块玉坠,是五年前唐宁从唐家逃离之时,带到建州的唯一一件东西。

当时,唐宁的父亲还三番五次交代,这块玉坠,是唐家最重要的东西,里面藏着唐家的秘密。

只是,来到建州五年,唐宁都没能把这个秘密解开。

水底下的唐宁轻轻一叹,接受了宿命的安排。

突然!

“唐宁!”

一道喊声,如惊雷一般,回荡在唐宁耳畔。

他猛然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不在水里,而是处于一片蒙蒙的空间之中。

在他前方,站着一道伟岸的人影,仿佛就在眼前,却又似在千里之外。

“你是…….”

唐宁看着那道身影,正欲开口。

那人却转过身来看着唐宁:“唐宁,唐家第七十八代子孙,今传你唐家法!”

话音落下的刹那,一股庞大的信息,钻进唐宁的脑中。

“武道,战神篇!”

“医道,国医篇!”

“道术,仙师篇!”

无数的信息,让唐宁直接晕厥过去。

……

清晨的建江,凉风嗖嗖,寒入骨髓。

江边上,躺着一人,浑身衣衫湿透,他脸色苍白,嘴唇发乌,像是死透了一样。

周围的警戒线已经被拉了起来,一大群吃瓜群众站在警戒线外看着热闹。

警戒线内,几个穿着制服,戴着口罩的人正对着尸体进行检查。

“记录。”

戴着白手套的女子翻着尸体:“死者性别,男,二十三岁左右,无生命体征,根据身体特征推断,大概死于早晨七点左右,死因……”

她按了按尸体胸膛,却发现尸体嘴里没有水吐出来。

但她看到了尸体胸口衣服上的那个破洞。

“他杀?”

女子的声音充满了怀疑。

她拉开尸体衣服,只见得胸口处除了一道小小的红印以外,并没有什么伤口。

“蔻姐,怎么了?”,见得女子半天不说话,旁边的人开口问道。

女子眉头一蹙:“不对啊,没有伤口,暂时排除他杀,也非溺水,这死因…….”

她话音刚落。

尸体突然睁开眼睛。

那双眼睛,空洞无比,直盯盯的看着天空。

也就在尸体睁眼的刹那,整个江边,突然刮起了一阵狂风!

呼!!!

这阵狂风的中心,就是那具尸体!

“啊?!诈尸了!”

不仅仅是围观群众,就连穿着制服的人都被突然而来状况给吓坏了,连忙后退。

谁都没注意到,那具尸体的脸色,以惊人的速度恢复,数息之间,便恢复了正常。

更吓人的是,尸体突然撑坐起来,还摸了摸自己的身上,诧异道:“咦?我没死?”

这个人,正是昨天胸膛***了一刀,被踢进建江的唐宁。

他死而复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