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不及你长情免费小说 聂相思战廷深未删节在线阅读

岁月不及你长情免费小说 聂相思战廷深未删节在线阅读

人气小说《岁月不及你长情》是来自烟十一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聂相思战廷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他皱了皱眉头,砰地关上门。聂相思看着门板颤抖了两下,羞愧地蒙上了热乎乎的脸。与站在门外关上门的战廷深相比,一双拳被他握紧成了白骨。聂相思在床上换了衣服,坐了一会儿,感到脸上的热气散去了一些,才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岁月不及你长情》 第6章 给他***心晚餐 免费试读

所以聂相思不喜欢下雨天,更不喜欢像今晚这样的雷电交加。

“你的初吻,我怎么舍得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小笨蛋。”

聂相思安心靠在战廷深怀里,快要睡着时,模模糊糊听到战廷深说了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她没听清。

……

聂相思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木了几秒,昨晚发生的事,如电流从她小脑袋里流窜而过,一张小脸瞬间红成了石榴色。

蒙住脸在床上翻滚了几分钟,聂相思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下了床,镇定的去洗浴室洗漱,去衣帽间换衣服,然后镇定的拿着书包走出了房间。

可走到楼梯口,看到坐在楼下客厅里容颜沉峻看报纸的战廷深时,聂相思所有的镇定瞬间被攻破。

虽然昨晚她自己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可说是一回事,真正面对时又是另外一回事。

毕竟对方是她三叔,她一直视为长辈的人啊。

聂相思咬着下唇,无比纠结的看着楼下的战廷深,一条腿试着迈了几次都没能迈出去。

“小姐,你起了,早餐已经好了,快下来吃吧。”

张惠从厨房出来,正要去楼上叫聂相思,却不想一抬头就看见聂相思抓着书包站在楼梯口,于是开口道。

张惠的声音突然传来,还吓了聂相思一跳。

小脸涨红,匆忙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亦从报纸里抬起头,正用那双深不见底的寒眸盯着她。

聂相思吞了吞喉管,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下去。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不大自然的小脸,双眸微微一眯。

……

蔚然高中。

下午的体育课,简单的准备运动做了后,体育老师便让众人解散,自由活动。

“姐姐昨儿发工资了,走,请你吃雪糕去。”夏云舒勾着聂相思的胳膊,豪气说。

聂相思有些心不在焉,所以夏云舒说什么,她也没接话。

从小商店出来,夏云舒和聂相思人手一只雪糕,手挽着手沿着学校小路走。

“今天都周五了,下周的秋游你到底去不去啊?”夏云舒咬了口雪糕含在嘴里,含糊问相思。

聂相思脑子里闪过陆兆年笑得腼腆的俊脸,抿唇,“我想去啊。”

“想去就去呗。”夏云舒说。

“我三叔不同意我能怎么办?”聂相思泄气说。

夏云舒想了想,偏头看着聂相思,“我有一个办法,要不要听听看。”

聂相思挑眉,“什么办法?”

夏云舒冲她勾勾手指,“附耳过来。”

聂相思眼角抽了抽,但还是把耳朵递了过去。

夏云舒说完,看着聂相思动心的脸,“怎么样?”

“……不好吧?”聂相思犹豫,但看着夏云舒的眼睛,却分明已经是决定采纳的亮光。

……

周末两天,聂相思乖得不得了,哪儿也没去,就在家待着。

经过三天的沉淀,那晚的激烈,已然被聂相思选择性失忆,再也没有想起过。

毕竟,在她看来,那真的只是一个意外,以及误会。

下午约莫五点,战廷深从公司回来,聂相思正站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弄什么。

战廷深将外套递给迎上来的张惠,“相思呢?”

张惠接过衣服挂在衣架上,回头对战廷深笑,“小姐说是要给您准备爱心晚餐,这会儿正在厨房忙活呢。”

爱心晚餐?

战廷深挑了挑眉,迈步朝厨房走去。

“张阿姨,您别进来,我自己可以搞定。”

战廷深双腿一顿,停在了厨房门口。

聂相思笨拙的拿着菜刀,一下一下小心切着砧板上的生姜。

她打算给战廷深煲个营养汤,再弄一个凉拌菜。

战廷深斜靠在厨房门板上,寡淡的薄唇此刻扬着明显的弧度,看着聂相思小心翼翼又十分认真的动作,“做什么?”

“啊……”

“该死!”

战廷深脸庞蓦地一沉,两步上前,将聂相思手里的刀截过,往流理台上一扔,大掌握住她嫩白的手,冷眸扫过她纤白的食指指腹上不断涌出的血沫时迅速沉了下来。

聂相思缩着肩小心的看着战廷深。

她刚才也是被他突然的出声惊到了,拿着菜刀的手一抖,就切到了她摁着生姜的手指……

战廷深眉头皱得能夹断苍蝇腿。

沉盯了眼聂相思,扣紧她的手腕,转身走出厨房。

张惠看到战廷深一副黑面阎罗的模样牵着聂相思出来,惊了惊。

“医药箱。”

战廷深冷声道。

医药箱?

受伤了?

张惠倒吸口冷气,不敢怠慢,忙转身去取医药箱。

聂相思看着张惠着急忙慌的去取医药箱,眼角瞥到某人阴沉沉的侧脸,偷偷咽了咽喉咙。

聂相思看着张惠着急忙慌的去取医药箱,眼角瞥到某人阴沉沉的侧脸,偷偷咽了咽喉咙。

让聂相思坐在沙发上,战廷深回头看了眼张惠。

张惠赶紧拿着医药箱走了过来。

将医药箱打开,递给战廷深。

战廷深从里取出棉棒,用柔软的棉球摁在相思受伤出血的指腹。

聂相思看了眼张惠,张惠也看了她一眼,两人皆是大气不敢出。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

但战廷深处理得极为细致,清洗消毒,抹上药膏,再用创口贴贴上。

一切就绪,张惠将他从医药箱里取出来的棉棒等放回医药箱里,拿着医药箱离开了客厅。

张惠走远,聂相思动了动嘴皮子,看着战廷深仍旧黑沉俊颜,小声说,“三叔,我没事。”

“以后不准进厨房!”战廷深严肃的盯着她,冷声道。

“……”聂相思嘴角一抽,“我还要给你煲汤呢。”

“混着你血的汤?”战廷深低哼。

这就尴尬了!

聂相思讪讪,声音越发小了,“我是因为,因为第一次做,多做几次不,不就不这样了么。”

战廷深皱眉,凉薄的唇威严的抿直,就那么无声无息的盯着聂相思。

盯得聂相思后颈的寒毛都立了起来,抽着嘴角道,“我不进厨房了还不行么。”

聂相思最怕他不说话就这么冷飕飕的盯着她的时候。

他要喝她几句,瞪她两眼,她还能接受点。

听到她这么说,战廷深沉沉绷着的脸庞才微微缓和了些,薄唇松动,看了眼她包着创口贴的手指,“疼不疼?”

聂相思赶紧摇头,不敢疼啊!

战廷深看了她一眼,抿唇。

……

餐厅,张惠将聂相思原本想亲自给战廷深煲的汤端上了桌。

战廷深扫了眼,英俊的脸庞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

这小丫头竟然准备给他炖的是……生蚝海参鲍鱼汤么?

这不东北乱炖么?

而且,大补!

聂相思年纪小不懂,之所以这么炖,单纯只是觉得这些比较贵,贵的有营养,而且还能看出她的诚意。

但聂相思不懂,张惠和战廷深却明白。

张惠将汤上桌时,特意看了眼战廷深。

不过战廷深脸上一贯没什么表情,所以张惠也没看出个什么异样来,勾着唇,转身离开了餐厅。

张惠一走。

聂相思抓紧时间献殷勤,起身,拿着小碗给战廷深舀了一碗汤,“三叔,虽然这汤最终不是我炖的,但里面的食材是我洗的,我第一次给你炖汤,所以你一定要多喝点。”

战廷深表情很隐晦,伸手接过聂相思递过来的汤碗时也很淡定。

聂相思看着他接过,笑着坐回位置上,睁着一双清水般的眸子期待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眉骨轻耸,喝了一口。

正当他准备放下汤碗时,却扫见聂相思仍旧巴巴的看着他。

战廷深眉头拧了下,到底没舍得让她失望,仰头,将一碗汤喝个干净。

聂相思见状,这才心满意足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战廷深薄唇轻启,微舒了口气。

已是深夜。

“三叔,三叔……”

软腻轻颤的嗓音拂入战廷深耳里,就像一把火,直撩进了他心窝。

战廷深越是用力的封住娇娇柔柔躺在他身下女人的小嘴儿,深入攻占。

“唔……”

战廷深掐着她的软腰,“思思,给我……”

“三叔,啊……”

战廷深没等她说完,便从后捧起她的腰豚,硬闯了进去。

一整夜的肆意,畅快淋漓。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缝隙洒入,战廷深蓦地睁开了冷邃的寒眸,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身边的床位,空空如也。

这意味着,昨晚,也不过是一场梦。

拧紧眉,战廷深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犀利的眼眸在扫过睡裤上的黏湿时,猛地深陷了下去。

……

战廷深去浴室冲了个澡出来,便去了衣帽间换衣服。

扣着衬衣纽扣从衣帽间出来时,就见聂相思穿着纯白校服乖乖的坐在他的床上。

战廷深冷寒的双眸掠过一抹轻柔。

“三叔。”聂相思看着战廷深,弯着眉眼笑。

“恩。”战廷深朝她招了招手。

聂相思起身,朝他走了过去,双手握住他的胳膊。

战廷深摸了摸她的脑袋,“今天不是不必去学校么?怎么穿着校服?”

今天是聂相思的班级去秋游的日子,聂相思不去秋游,自然也就不用去学校了。

聂相思长睫猛地闪了闪,微微镇定后,提气看着他快速说,“班主任说,不去参加秋游的同学,得去学校上自习。”

“嗯。”战廷深点头。

就“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