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烨芸娘小说章节目录 唐烨芸娘免费阅读第5章

唐烨芸娘小说章节目录 唐烨芸娘免费阅读第5章

唐烨芸娘是作者封狼居胥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重生大汉王朝,竟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还因为反对汉武帝讨伐匈奴,被发配边陲,半月之后死在匈奴马蹄之下。唐烨表示这剧情不对,重生一世,自当厉兵秣马,封狼居胥,反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我在大汉当都护》 第5章 免费试读

哗啦……哗啦……

脚步声碎,一队披坚执锐的卫士小跑而来。

紧接着八名光着膀子的壮汉,扛着一只巨大的乌木卧榻,脚步沉重缓缓而来。

那卧榻之上,半躺着一名大腹便便的胖子。

这胖子一身精致的鱼鳞甲,镶嵌金线玉片,熠熠生辉,头戴稚鸡翎羽,大红披风迎风招展,好不威风。

可惜他肚子太过臃肿,铠甲都无法合实,露着白花花的肚皮,反倒显得滑稽可笑。

“窦都尉……是窦都尉!”

“太好了,我们有救了!”

“小子,你他嘛死定了……”

看到来人,陈龙众人一脸狂喜。

“都尉窦青?”

唐烨眉头轻挑。

北郡都尉,薪俸从两千旦,统领北郡军权,从大汉官吏等级来说,此人同自己是平级,更重要的是,他掌管军权。

“北郡都尉就这副德性,怪不得匈奴将这北郡当成了后花园一般,来去自如!”

唐烨摇摇头,身为一郡都尉,检阅校场不骑战马,反而坐着卧榻。

吃的连盔甲都无法闭合,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北郡有这种主兵,郡兵孱弱的原因可见一斑。

“砰!”

卧榻重重的砸落在地上,荡起一阵尘沙。

“都尉……窦都尉,您终于来了,您可要替我们做主啊!”

陈龙涕涕泗横流的爬了过去。

他一脸阴森的瞪着唐烨咬牙切齿吼道:“这混蛋疯了,他不光杀了我舅舅,还要将我们全部斩首,此人简直丧心病狂,都尉一定要为我舅舅报仇啊!”

“此事我已知晓,起来吧!”

窦青摆摆手,目光居高临下的看向唐烨。

“放人!”

他轻吐两字,言语中带着颐使气指的傲慢。

“我不放又如何?”

唐烨淡淡看着窦青。

“哈哈哈哈!”

窦青仰头大笑起来,那笑容冰寒至极。

“唐烨小儿,你可知道这是何地?”

“这是北郡边关,此地匈奴常年进犯,三年来,死过的郡守不下十余,也不差多你一个!”

“你在威胁我?”

唐烨目光微寒。

“不,我在命令你!”

窦青冷脸一拍卧榻。

“喝喝喝……”

顷刻之间,那一队甲士齐齐持枪对准了唐烨。

“唐烨,你敢跟都尉大人这么说话,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唐烨小儿,你他嘛不是很嚣张嘛,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

陈龙一群人阴翳的冷笑连连。

“窦青,你想造反吗?”

唐烨脸上不悲不喜。

“小子,虚张声势这一套对本都没用!”

窦青缓缓起身,目光如刀:“本都便是反了你,又如何?”

“窦都尉,你想清楚了,大汉律,聚众造反,株连九族,枭首当斩!”

“哈哈哈哈,斩我?”

窦青讥讽的大笑起来。

“这北郡之中……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谁敢杀我?”

窦青狼顾鹰盼,扬天大吼三声。

整个校场死寂一片,无数兵吏低着头,无一人敢应答。

“我敢杀你!”

就在此时,校场之外,一匹赤红色烈马狂奔而来。

关羽暴呵一声,踏马而来。

长刀拖刀,划出道道火星。

尘沙飞溅,犹如神魔,顷刻之间已经冲到近前。

“杀!”

关羽丹凤眼一瞪,大刀斩破沙尘,横扫而来。

窦青脸色狂变,慌忙拔刀。

噗嗤……

他的手刚扣住刀柄,陡然感觉眼前天旋地转一般,似乎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

眼前,一具身着铠甲的无头尸体重重的瘫倒在地上。

窦青眨了眨眼,只觉得这尸体有些熟悉。

“原来,是我自己!”

咕噜……

鲜血飞溅的头颅,滚落在陈龙脚下。

顷刻之间,全场死寂一片。

“主公,逆贼服诛,属下复命!”

关羽踏马上前,朝着唐烨拱手一拜。

“很好!”

唐烨大手一挥:“窦青犯上作乱,取死之道尔!”

“咔啪……咔啪……”

看着身前的尸体,陈龙牙齿打颤。

他根本不敢相信,北郡都尉窦青竟然就这么死在了自己面前。

反应过来,陈龙却是差点笑出声来。

“唐烨,你这是作死啊!”

都尉乃是从两千旦的官员,唯有陛下亲自下令才能斩杀,更重要的是,他手握兵权,在校场斩杀主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唐烨疯了,唐烨疯了!”

陈龙跑进那一队卫士之中,扯着嗓子吼了起来:“他杀了窦都尉,杀了他,替都尉报仇啊!”

“都尉……”

看到那无头尸体,窦青亲信双目冒火。

“为都尉报仇!”

“杀啊……”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瞬间无数甲士持枪疯狂的朝着唐烨冲了过去。

“唐烨,你死定了,你他嘛死定了,哈哈哈哈!”

陈龙一脸狂笑。

“保护郡守!”

李典大吼一声,拔剑护在唐烨身前。

然而刚才宣布效命的士卒看到这一幕,瞬间就跑了大半。

“该死的!”

李典脸色难看:“郡守大人,兵变在即,请您速速离去!”

唐烨面色淡然,将一切收于眼中。

“兵变?有本郡在,他们变不了!”

“踏踏……踏踏……”

唐烨话音未落,一阵厚重的马蹄声响起。

校场之外,黄沙滔天,两百重装铁浮屠结成方阵,动作整齐划一,犹如一堵钢铁城墙一般奔袭而来。

厚重的双层扎甲覆盖全身,只留两只眼睛,鳞片碰撞沙沙作响,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这光泽,这两百骑兵,犹如地狱之中走出的黑色恶魔一般,带着恐惧横扫而来。

羸弱不堪的北郡兵卒直接被吓懵了。

“匈奴来了,匈奴来了!”

“快跑啊……救命啊……”

一时间整个校场哀嚎遍野,纷乱如麻。

无数士卒官吏丢盔卸甲,惊恐的四处乱跑。

看到这一幕,唐烨连连摇头。

北郡郡兵加起来也将近有千人,竟然被两百铁浮屠吓的抱头鼠窜,甚至连反抗的想法都没有,他们早就被匈奴吓破了胆啊!

“御……”

那领头骑士抬手一握拳。

飒飒……

顷刻之间两百匹骏马齐齐止住脚步。

“下马!”

“呼啦……”

鳞甲铮鸣。

两百骑士齐齐下马,朝着唐烨单膝跪拜。

“拜见主公!”

“拜见主公!”

那呼呵之声犹如雷鸣,在整个校场之中回荡不止,震的众人耳膜铮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