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完结版颜迦靳司年免费阅读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完结版颜迦靳司年免费阅读

小说角色名是颜迦靳司年的书名叫《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是作者夏之骄阳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颜迦和姐姐的脸,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小时候被不同的家庭收养,分隔一方,再相见时,她只看见了姐姐躺在冰冷的水晶棺里。报仇么?当然要报!于是,短短五天时间,所有人都发现,靳太太性子大变。往日唯唯诺诺小心翼翼,如今怼天怼地又美又飒。靳司年眉眼微冷,把人抵在墙上,森然警告,“我提醒你,别玩火。”颜迦嗤笑一声,“抱歉,这火,我已经玩了。”

《离婚后前妻又美又飒》 第19章 免费试读

“是的是的,我明明看到陈小姐先推的靳太太的!”八卦团中的一个太太答话道。

“我也看到了,陈小姐差点把靳太太推倒在地呢!”

“陈小姐的手推在了靳太太的肩膀上,还弄脏了她的衣服,靳太太才忍不住还手的!”

“对,我们都可以作证的。”

不管外面靳司年对太太态度冷漠的谣传多激烈,现在他本人就站在太太身边,一双眸子冷意十足,旁边那些人岂有不附和靳太太说话的道理?

跟靳司年站在对立面,谁有那个胆子,不想活了吗?

“看到没有?”颜迦抱起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渣男渣女,两个人的脸上阴暗不定,越发难看起来。

这么多人出来作证,陈菁菁百口莫辩,只能干瞪着一双眼睛,气鼓鼓的看着颜迦。

气氛明显不对头,姜海威明知道乔霁月在报复他们,这种情形如果再拖下去,自己和陈菁菁都没什么好果子吃。

他立刻陪着笑脸道,“菁菁可能是没站好不小心打到了靳太太,真的是一场误会!何况靳太太也出了气,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走秀很快就要开始了,我们还要去准备一下,先告辞!告辞!”

“等等。”众人还没动,靳司年却发话了。

“靳总,您还有什么吩咐?”姜海威心里咯噔一下,感觉有点不妙,脸上虽然笑着,额头上的汗珠早已细密的渗了出来。

帝都谁不知道靳司年的厉害,得罪了他就等于得罪了阎王爷,简直是打着灯笼上厕所,找死!

“我太太身上这套衣服是我亲手选的,我太太很喜欢。现在你们弄脏了它,还没有给我道歉。”

靳司年满脸冰霜地挑了挑眉,伸出手臂,一把揽住了颜迦纤细的腰肢,冰冷的话语刀子一般戳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身边的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

没听错吧?靳司年亲手给太太选衣服!

不是传说靳司年早就把太太打入冷宫了吗?

什么冷宫?靳司年还揽着太太的腰呐,你看人家两人多亲密!

靳先生真是实力宠妻啊!

靳太太长得这么美,身材又窈窕,哪个男人不垂涎欲滴?靳司年就算再高傲,毕竟也是一个男人,这样的大美人岂有不爱之理!

狗仔队以前肯定是胡编乱写这下打脸了吧!

……

刚才还在八卦靳太太被靳司年嫌弃的那几个人,现在连气都不敢吭了,脸更是被打的啪啪直响,一个个低了头不敢做声。

“我道歉?明明是……”陈菁菁一听自己还要道歉,立刻不满的叫喊起来。

姜海威在背后用力捏了捏陈菁菁的手臂,示意她安静,上前对靳司年点头哈腰的说,“道歉是应该的!是陈菁菁不对,菁菁,快过来给靳总和靳太太道歉。”

陈菁菁眼皮子刷刷直翻,勉强忍下一口恶气,不情愿地走到颜迦面前道,拉着长调说,“靳总,靳太太,对不起啦,人家又不是故意的。”

靳司年扭头看着颜迦,“太太,满意了吗?”

“不满意!和人道歉是这种样子的吗?”颜迦冷哼一声,不动声色地推开靳司年揽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却又被他一把拉住了手。

颜迦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靳司年这个家伙,竟然借机当众揩油!

“太太的意思呢?”靳司年握住颜迦的手,又将她拉回自己身边。

“这两个人虽然渣了一点,不过想迦的设计还是很有灵气的……”颜迦眼角余光扫到池早早站在不远处,故意漫不经心的夸了起来。

“沈遇,想迦你来处理。”靳司年的眉头都不皱一下,直接吩咐过去。

“是,靳总。”沈遇立刻应道。

“等等!”池早早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很抱歉靳总,想迦和我们的签约意向已经达成,很抱歉让靳太太失望了。”

颜迦的唇边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果然不出所料,靳太太越是在意的东西,池早早便越不会让她得到!

想迦在这八家设计公司里,实力是最弱的一家,全靠姐姐的获奖作品撑着,池氏服饰虽然看中了她的设计,但综合考虑下,选择想迦的机会还是很小的。

但颜迦这一推波助澜,结果就不一样了。

颜迦现在是池早早的眼中钉肉中刺,一旦自己表现出想要想迦的意思,池早早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如愿以偿的。

“没关系,我的衣服被人弄脏了,只不过想要借用一下想迦的衣服而已。”颜迦浅浅笑着,甩开靳司年的手,径自向化妆间走去。

姐姐设计的衣服,凝聚了姐姐所有的心血,颜迦自然会亲自在T台展现,将这件衣服所有的灵气都完美地展现出来。

……

十分钟后,酒会大厅灯光关闭。

一道光芒从T台的尽头亮起,颜迦身穿一件天青色长裙款款走出。

让人意外的是,她与所有T台浓妆模特的不同,她刻意将脸上所有的妆容擦去,露出洁白无瑕,娇嫩欲滴的肌肤,只在一双眉上做了细长的延伸,下唇中间位置点了一抹耦合色唇彩。

颜迦眉眼间看似简单的搭配,竟显露出一种纯净无暇的高级感,她一出场,便让所有人停止了呼吸,那种看似平淡却自带一股仙气的意境美,立刻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音乐声响起,颜迦迈开长腿走向T台,人们才赫然发现,她的脚下并未穿鞋子!

颜迦的脚踝很美,露出的小腿格外细直,天然的美感和身上的衣服浑然天成,恍如一个不沾染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清零绝美超然脱俗。

“哗哗哗……”

不知何时,热烈的掌声响起,一直到颜迦从T台消失,掌声都没有停止。

T台下,沈遇在靳司年的耳边低语几句。

男人的眉头不觉又皱了起来。

这个乔霁月竟然自己先走了,不知道又在玩什么把戏!

靳司年原本以为她在酒会上闹了一通,是为了逼自己把想迦买下,她就可以拿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

他却没想到,乔霁月就是在等池早早买下想迦,在等她上钩!

靳司年的心里再次被这个女人搞得十分不爽!他又被利用了!

之前借机搂住颜迦的腰,又牵住她的手,靳司年一直以为自己在和她的对峙中又胜了大大的一局,如今想来,应该是颜迦在利用自己。

靳司年眉间的寒气越发凝重,他起身离席,吩咐沈遇道,“准备车子,追上她。”

沈遇的眉头不觉皱了起来,为难的说,“太太……不见了。”

靳司年脸色一沉,身上的气息立刻冰冷无比。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摄人的气场,热闹的会场都变得清冷下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让他差点在公开场合失态!

靳司年的拳头不觉握了一握,心中的愤怒似乎又被一丝牵挂代替。

现在是晚上八点钟,乔霁月穿着T台秀的衣服失踪,去了哪里?

她……上次出去了五天才回来,这次还会不会再消失五天……甚至更久?

靳司年莫名有些焦虑,这个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乔霁月,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