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叶小秋百里允泽第16章 免费阅读

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叶小秋百里允泽第16章 免费阅读

独家新书《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是来自沐阿飘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小秋百里允泽,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百里允泽…走开!我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就像突然在睡梦中醒来一样。百里允泽蹙眉,瞥了一眼身边的雷念,伸手想从我手中取下定尸针。雷念拦住了他,却被他一掌击倒。

《鬼王霸棺:夫人你有喜了》 第3章 陌生的杨慧 免费试读

“喵——”

猫的身影一蹿,消失在了窗外。我刚松了口气准备躺下,楼下的大门便被人重重敲响,声声刺耳。

“谁啊!”我不耐的冲着楼下大喊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别过头看了一下床柜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十二点了。这大晚上的,老爸不在家,老妈又是睡在楼下的,如果有人敲门,她应该听得到啊。

只是门被敲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人开门,难道杨慧出去了?

抬眸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耳边听着楼下阵阵敲门声,一面是扰得我心烦意乱,另一面是害怕。我身体一抖,缩在了床的角落。

伸手抓起被子的一角盖住自己的头,我用手捂住耳朵。可这声音似乎有穿透力,尽管我用力的捂住了耳朵,却还是能清楚的听到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又一声的朝我的耳膜袭来。我终于受不了,下床穿好鞋拿起门后的棒球棍轻轻的走下了楼。

走在楼梯间时,我看到了楼梯间的上方突然有黄纸飘下,好像有人在上面撒一样。可是抬头往上看,除了无尽落下的黄纸外,什么也没有。

我伸手去抓黄纸,可抓到的却只是空气。

难道我眼睛花了?抬手揉了下眼睛再看,依旧是那样。

“真是见鬼了!”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我气急了,忍不住低吼了一声,快步走下楼。

因为我们家是卖花圈的,所以在大厅里有供一座佛像。佛人是钟馗,我老妈特别迷他,而我却总是不相信鬼怪之说,平时看到钟馗的香燃完了也不会去给他续上。

可是现在——

我走到钟馗佛像的面前,把棒球棍夹在腿中间,双手合十诚心的向他鞠了一躬,然后紧紧握着棒球棍,一步步走近大门。

我在走到门身后时,刚刚供佛的地方突然闪现出一道佛光,只是一下便又熄灭了。我回头看了一眼钟馗,蜡烛还在燃烧,香烟还依旧是那么长。见此,我便收回了注意力,紧盯着大门。

“谁……谁啊!”问完这句话之后,我咽了咽口水,把棒球棍举在耳朵旁,随时准备给闯入者重重一击。

“死丫头!是我,你老妈!”门外传来熟悉的语气,我瞪大了瞳孔,眼睛贴着门从缝隙间往外看,敲门的人果然是杨慧。

我赶紧放下手中的棒球棍,把紧拴好的门拉开。

“你在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下来开门,外面下那么大的雨,你想让我冻死啊。”

门打开后,杨慧骂骂咧咧的从外面走进来。

只见她浑身湿漉漉的,脸色发白,衣服和头发还不停的滴着水。‘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非常刺耳。

她说着拿起木架上的毛巾擦拭着头发。***笑了几声,解释:“这么晚了我不是在睡觉吗,嘿嘿。”把手中的棒球棍放下,我转身去关门。

……

等等。

面朝着大门外,外面虽然黑漆漆的,但是除了冷风刮过几个塑料袋之外,一点下雨的迹象也没有……而且地面上也是清清爽爽的泥土灰,根本就没有一点潮湿!

看到这样的场景,我身体一僵,脑袋慢慢往后转。

只见刚刚还在擦拭头发的杨慧瞪着一双爆红的眼睛盯着我,潮湿的头发突然变得很长很长,直直的拖在了地上。

“你……”我好不容易放下的心又提了上来,“你不是杨慧,你到底是谁……”我被她的模样吓得说不出个所以然,背后未关的大门有阴风阵阵往里吹,冷得我一个劲的颤抖。

女鬼脖子一扭,长发间露出的面庞早已不是杨慧的。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高度腐烂的脸。脸上还有蛆在皮肤表层涌动,看着我胃里一阵翻滚,险些吐了出来。

可是现在紧接时刻,我的恐惧要比恶心占更大的面积。转头余光瞥到右手边杨慧的房间没关门,我撒开腿就往房间跑。就在快要进入房间时,女鬼的长发缴住我的脖子,把我拖到了她面前。

她伸出手掐住我的脖子,把我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唔……放……手……”我双手抓着女鬼的手,双脚使劲的在空中蹬着,一张被涨到通红的脸发出微弱的求救声。

‘叮’

挂在钟馗佛像门前的铃铛突然响了一下,一道金色的佛光袭向女鬼。

“啊……”女鬼被佛光照到的地方燃起了绿幽幽的火,她松开我,抬手凝聚了一道黑色的掌风打向钟馗。

‘嘎’的一声,佛光消失,女鬼身上的火也灭了。

她猛的转过头凶狠的看着我,张开血盆大口。我大叫了一声,连滚带爬的跑进了近在咫尺的房间。在跑进房间后我把门重重关上,还打了小锁。

‘啪嗒啪嗒’

寂静的夜晚,门外的脚步声像是踩在了沼泽地里,一步带着一个重重的黏声朝我这边走来。

我双手捂住了嘴,目光四处寻找着可以防身的东西。

“开门。”

我听到门外有骨头碎裂的嘎嘣声,心惊得停了一拍。顺手打开房间里的灯光,我努力压制着惊恐的情绪,从杨慧的梳妆桌上拿起一把剪刀。

‘砰砰砰’有东西重重的砸在门上。这屋子里的门不比外面的大门,我心想再这样下去的话,她肯定会把门砸碎的。defined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