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相思战廷深是啥小说 聂相思战廷深免费阅读无广告

聂相思战廷深是啥小说 聂相思战廷深免费阅读无广告

聂相思战廷深是作者烟十一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皱了皱眉头,砰地关上门。聂相思看着门板颤抖了两下,羞愧地蒙上了热乎乎的脸。与站在门外关上门的战廷深相比,一双拳被他握紧成了白骨。聂相思在床上换了衣服,坐了一会儿,感到脸上的热气散去了一些,才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岁月不及你长情》 第4章 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啊 免费试读

聂相思换好衣服在床上坐了会儿,感觉脸上热度散了些,才起身走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站在门口朝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战廷深。

聂相思从房间出来,朝左手边的房间走了过去。

聂相思去战廷深的房间,向来没有敲门的习惯,而战廷深到聂相思房间同样也没有这个习惯。

不过今天,聂相思却难得“礼貌”了回,抬起小手轻叩了两下房门。

“进。”

房间里传来男人沉沉的嗓音。

聂相思吐了口气,才握住房门把手,将房门拧开,小脑袋亦随之往门缝里探了进去,嬉皮笑脸的看着站在落地窗前抽烟的男人,“三叔,我可以进来吗?”

战廷深嘴角几不可见的抽搐了下,冷哼,“你什么时候进我房间问过我意见?”

“嘿嘿。”聂相思摸着鼻子不好意思的笑,纤细的身子也从门里挤了进去,蹦跳着朝战廷深靠近。

战廷深看到她过来,不动声色将香烟碾息,冷眸半眯盯着她。

聂相思穿着宽松的白色T恤,T恤是长版的设计,堪堪遮住她的屁屁。

而她下身则只穿了一条同色的超短裤,露出的两条腿,纤长笔直,十分晃眼睛。

聂相思走过去习惯性的挽他的胳膊,小脑袋往他胳膊上靠,两只晶莹水润的大眼小鹿斑比似的瞅着他,那模样,像极了想讨主人欢心的小猫。

菲薄的唇弧度很小的扯动了下,战廷深抬手抚了抚聂相思的长发,垂眸凝着聂相思的冷眸晕过柔软,“不耍性子了?”

聂相思开启选择性失忆模式,歪着,一双小猫似的大眼迷蒙无辜的望着战廷深,“我耍性子了吗?我自己怎么不记得?”

战廷深低哼,屈指弹了下她的脑门。

“痛。”聂相思蒙住额头,看着战廷深的小眼神别提多委屈了。

战廷深嘴角嚼着若有似无的浅笑,静静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眼不停的眨,硬撑了不到十秒,投降了。

泄气的抓起战廷深的大掌,把脸往他掌心里拱,“三叔,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个小姑娘计较了呗。”

掌心里,她比豆腐还嫩上几分的小脸不停的蹭着,直蹭得战廷深一颗冷硬的心都化成了柔软的水。

掌心在她小脸上轻拍了下,战廷深拖着她的脸抬起,面对他。

总是带着一丝冷的双眸唯有在聂相思面前才会淡出丝丝暖溶。

聂相思看着他软化的容颜,大眼溜溜转了转,小脸花儿似的对他笑,“三叔,我能不能求你个事。”

“不能!”战廷深果断道。

“……”聂相思眼角直抽,又泄气又愤懑的盯着他,“我还没说呢。”

“不必说。”战廷深收回手,将双手冷酷的插在质地精良的西装裤里。

聂相思小脸绿了绿。

能想象么?

话都到嘴边了,却连说都不让人说是什么样的感受么?

万念俱灰!

这就是聂相思现在的心情!

……

自从战廷深拒绝聂相思的诉求开始,聂相思便有意无意的在他面前演”生无可恋“,整个人软踏踏的,没精打采。

战廷深也不知道看出聂相思的小不满没,反正那张万年冰山脸上没什么表情。

第二天吃完早餐,聂相思从餐桌下来,对战廷深来个九十度鞠躬,说,“三叔,我去上学了。”

战廷深也从位置上起身,看着聂相思,“我送你。”

聂相思一顿,一双漂亮的猫眼微微亮了亮。

毕竟离某人最近一次亲自送她去学校,还是这学期开学的时候。

聂相思忽然之间就忘了那点小不快,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越是亮泽***。

战廷深冷眸快速掠过一道暗纹,自然的牵起聂相思的小手,朝门口走。

走到门口时,张惠将聂相思的书包送了过来。

战廷深伸手接过,对傻乎乎盯着他看的聂相思说,“换鞋。”

“……噢。”聂相思吐吐舌头,换鞋的动作都欢快起来。

战廷深看见,薄唇轻撩。

……

车子停在蔚然高中门口,聂相思看着战廷深道,“三叔,我走了。”

战廷深颔首,将书包递给她。

聂相思笑着接过,推开车门就要下车。

可手臂却蓦地被从后拽住。

聂相思愣了愣,疑惑的回头看战廷深,“三叔。”

战廷深柔和看着她,“下午直接去老宅。”

“去老宅干什么?”聂相思有些排斥去那边,轻皱着两道秀气的眉毛,小声说。

“瑾玟回来了。”他说。

小姑?

聂相思脑海里闪过战瑾玟的脸,脑袋发疼,郁闷的看着战廷深道,“三叔,我可以不去么?”

战廷深看着她,大掌顺着她纤细的胳膊下滑,轻捏了捏她的小手,“乖。”

聂相思,“……”

知道这件事已然没了商量的余地,聂相思饶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过去。

下车后,聂相思站在路边,看着战廷深的车子驶远,直至再也看不见,方转身朝校门口走。

“聂相思。”清朗干净的男性声音从后拂来。

聂相思往前的步伐微停,转头看去。

便见陆兆年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拖着一只篮球朝她小跑而来。

聂相思贝齿轻轻咬了口下唇。

陆兆年站定在聂相思面前,俊朗的面庞扬着腼腆的笑,星眸濯亮看着相思,“又见面了。”

聂相思收拾心情,对他笑笑,“陆兆年。”

聂相思声线本就偏软,再加之性子被战廷深养得有些刁,说话时难免带了点大咧咧的豪气和不拘一格的洒脱。

陆兆年听到聂相思叫他的名字,耳根便是通红,下意识伸手想挠耳朵,却发现双手被书包和篮球占据了。

有些窘迫,陆兆年对聂相思憨笑,“快迟到了,我们进去吧。”

“好啊。”聂相思说着,和陆兆年一同朝学校里走。

陆兆年在蔚然高中,绝对算得上风云人物。

他俊逸非凡的外表和运动全能是他受欢迎的其中两个原因。

而有世代从政的家世背景,则为他更添了一层闪耀的光环。

聂相思就更不必说了。

战廷深宠她宠得潼市人尽皆知,聂相思就是在潼市横着走都没人敢有半点非议。

所以两人一同走在校园,那吸睛程度可想而知了。

不过两人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目光洗礼,倒没表现出多不自在。

一班和四班不在一层楼。

一班在一楼,四班在二楼。

在教室门口,聂相思停下脚步,对陆兆年道,“拜拜。”

“我,我看着你进去。”陆兆年脸又红了,看着聂相思结巴道。

聂相思盯着陆兆年脸上的红晕,只觉好笑,嘴角不自觉扬起,对他挥挥手,走进了教室。

看着聂相思走进教室,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陆兆年傻笑了两声,少年矫健的身姿带着丝丝兴奋朝二楼跑了去。

……

“什么情况啊?”夏云舒看到陆兆年跟吃了***似的往楼上跑的样子,回头好笑的看着聂相思道。

“什么什么情况?”聂相思没看到陆兆年跑上楼的样子,所以夏云舒这么问,令她有些奇怪。

夏云舒啧了下,“你跟陆兆年,你们俩怎么回事?”

聂相思从书包里拿试卷的手停顿,偏头看向夏云舒,“在学校门口碰到,就一起走了。”

“就这样?”夏云舒抽抽嘴角。

“嗯。”聂相思点头。

“……”夏云舒额头冒出三根黑线,不就顺路一块走了一走,陆兆年至于兴奋成这样?

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啊,她也是看不懂了。

……

下午放学,夏云舒站在教室门口等聂相思等得不耐烦了,看着磨磨蹭蹭坐在位置上也不知道在干么的聂相思道,“聂相思,你丫走不走啊?”

聂相思回头看夏云舒,一张小脸写满了拒绝。

夏云舒走回去,将书包放到课桌上,神情不甚严肃的看着她,”几个意思?“

聂相思摇头叹息,“要命啊。”

要命?

夏云舒愣了愣,“为什么我听不懂?”

聂相思又是长长一声叹息,抓着书包起身,一脸悲壮的看着夏云舒说,“云舒,我今晚要去渡劫,你祝我顺利吧。”

渡劫?

夏云舒愣是被她逗乐了,“你丫要上天啊?“

聂相思耸耸肩膀,不置可否。

跟夏云舒走出校门口,聂相思一眼便看见了停在路边的君威车。

而专程来接她的徐长洋靠在车身旁,正看着她。

夏云舒认识徐长洋,因为见过他来学校接过聂相思几次。

“云舒,我先让徐叔送你回去,然后我再去老宅那边。”聂相思说。

“不了。我还有点事。”夏云舒道。

聂相思皱眉,“又要去打工?””嗯。“夏云舒说着,拍了拍她的肩,掉头走了。

聂相思眉头皱得更紧,看着夏云舒走远,才朝徐长洋走了去。

“徐叔。”聂相思道。

徐长洋似是朝夏云舒的方向看了眼,温雅的勾唇,对聂相思说,“上车。”

聂相思亦对他笑笑,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

车子停在老宅外,徐长洋从后视镜看向坐在后车座,秀眉轻皱着的聂相思,温声道,“不下车?”

聂相思软绵绵的看了眼徐长洋,说话的声音像是饿了几天似的没有力气,“徐叔,我三叔什么时候到?”

“我来接你时,你三叔正在开会。不过现在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徐长洋说。

知道战廷深已经在来的路上,聂相思微微吐了口气。

“瑾玟啊,你看你都瘦了,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聂相思刚走到老宅堂屋门口,就听到盛秀竹疼惜的声音从里传了出来。

盛秀竹是战廷深的母亲,育有两儿两女。

大儿子战廷脩,二女儿战瑾瑶,老三战廷深,以及老四战瑾玟。

其中战瑾玟是盛秀竹和战廷深的父亲战津快五十岁才生下的女儿,算是老来女。

所以盛秀竹和战津对战瑾玟格外的宠爱。

两人对战瑾玟几乎是有求必应。

最不妙的事,战瑾玟仅仅只比聂相思年长了两岁。

所以当初战廷深执意留下聂相思,遭到了盛秀竹和战津的一致反对。

还有更更不妙的。

战瑾玟从她第一天到战家就莫名其妙的讨厌她,针对她。

导致盛秀竹和战津对聂相思越发喜欢不起来。

前两年战瑾玟高中毕业,被战廷深安排出国留学去了,盛秀竹和战津对聂相思的成见倒也跟着少了些。

可是现在战瑾玟回来了……

聂相思摇摇头,抬头看了看天,觉得天气都变差了。

没有选择进去,聂相思双脚一转,朝老宅的后花园走了去,打算等某人来了,再进去。

……

快六点,战廷深才抵达老宅。

他人一出现在堂屋客厅,战瑾玟立刻从沙发里站起身,牵着裙摆,欢快的朝他扑了过去,“三哥,你终于来了。“

战廷深不动声色扫了眼客厅,没有看到某个小丫头。

冷眸轻沉,战廷深握着战瑾玟的肩,将她从他怀里轻推开,看向坐在主位沙发的战曜,“爷爷,思思呢?”

“一来就思思,思思的,到底谁才是你的亲妹妹!”

战瑾玟拉着小脸走回沙发坐下,不高兴的嘀咕。

战廷深看了眼战瑾玟,但也就看了一眼,随后便又转向战曜。

“相思那丫头没跟你一起?”战曜惊道。

战廷深皱眉,什么都没说,转身朝堂屋外走了去。

“三哥……”战瑾玟捏着拳头忿忿的叫,见他理都不理她,咬咬牙,起身追了出去。

“瑾玟,你去哪儿?”

盛秀竹着急从沙发里起来,看着追着战廷深跑的战瑾玟道。

“别管了,那丫头从小就黏廷深。估计是怕阿深走了,所以跟着跑出去了。”战津说。

闻言,盛秀竹又才坐了下来。

看了眼战曜,盛秀竹抿了抿唇,道,“我就怕瑾玟跟相思一碰面就闹得不可开交。这两丫头估计天生八字就不合,见面就掐。”

顿了顿,盛秀竹说,“我现在都不太明白,廷深当初为什么要收养……“”行了,我不是说过么,不准再提这件事。相思虽然不姓战,但她是我战家的人,在我心里,她跟这个家每个人都是一样的。“

没等盛秀竹说完,战曜威严的拧着眉,声音肃穆道。

盛秀竹嘴角轻抽,“知道了。”

坐在一张沙发上的战廷脩和战瑾瑶兄妹两默默看了眼对面嘴上说“知道了”,脸色却有些委屈的盛秀竹。

……

后花园,战廷深冷眸精准的扫到了靠坐在秋千椅上的聂相思。

只不过聂相思此刻闭着双眼,似是睡着了。

“三哥,你等等我,三……”

战廷深皱紧眉,回头盯了眼朝他这边急急忙忙跑来的战瑾玟。

那一眼,凌厉犀利,成功让战瑾玟噤了声,并且猛地停在原地,不敢靠近他。”三叔。“

虽然战廷深及时制止了战瑾玟说话,但还是吵醒了浅眠的聂相思。

聂相思揉了揉眼睛,回头就看见战廷深站在她身后不远,嘴角便向上翘了起来,甜糯道。

战廷深听到声音,转眸朝她看去,“过来。”

聂相思点点头,从秋千上起来,朝他走了过去。

走到他面前,聂相思仰头看着他,弯唇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到。”战廷深说,伸手握住她一只手,往回走。

路过战瑾玟时,战廷深淡声道,“回去。”

“……噢。”战瑾玟嘟嘟嘴,伸手就要去挽他,却扑了个空。

战瑾玟磨牙,呕得要死。

瞪着战廷深牵着聂相思那只手,狠狠跺了跺脚,又提起裙摆风风火火的追了上去,强制的挽住了战廷深的胳膊,顺便还扔给聂相思一个挑衅的眼神。

聂相思从一开始对战瑾玟就采用了无视战术。

所以对于战瑾玟投来的挑衅目光,聂相思选择继续无视。

战瑾玟愤愤眯眼,想伸手掐死聂相思的欲望特别强烈。

但她偏偏还不能掐死她!

因为她若是把她掐死了,她自己也就离死期不远了,谁让她有个“吃里扒外”的哥呢!

走了一会儿,战瑾玟双眼忽的一亮,猛地抬头看向聂相思,突兀且嗓门尤其洪亮说,“聂相思,叫一声小姑我听听。”

聂相思,“……”无语!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