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章节目录by水月月结局在线阅读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章节目录by水月月结局在线阅读

大家应该都在找一本叫《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的小说,是作者水月月创作的灵异风格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小说的免费章节内容:“难道你就这么不想看见为夫?”“我……我不是你娘子,你找错人了。”我颤抖着声音,想把他的手握在我手腕上。

《阴婚诡嫁:妖孽鬼夫缠上身》 第4章 公然调戏 免费试读

就这样我在那间办公室里整整被关了两个小时,没有警察问口供,也没有村民敢靠近,我由昨天晚上扮新娘时是婶子们最想要抢到手装扮的姑娘,到一夜之后变得像瘟疫似的大家都能躲侧躲,生怕惹祸上身。

真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无奈。

只到乔诚给我送吃的喝的来,透露jing察现在很忙,因为全村的人都得做口供,所以才会把我给凉到一边,并让我别担心,疯子说的话别当真。

就这样一直熬到太阳落山,一直到我恨不得用蛮力一脚踹开门出去的时候,终于有jing察来录口供了。

是先前那个领头的,面相最严肃的jing察。

但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我又恨不得他没有进来,那怕让我再继续这样煎熬下去也成,因为就在这位严肃的jing官身后,像是有一团烟雾似的,恍恍忽忽的黑影,就那样像个巨大的寄生虫似的吸附在他的背上。

当然他是看不到的,但感觉是有,jing官坐到我对面之后,扭着脖子松了松肩膀,这才先公式化的问了我的名字,性别和年龄,然后才问我:“当时祭拜仪式开始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和其他女孩一样被装在箱子里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后来呢?”

“后来就一直等待,等着他们来找到我。”

“一直没有从箱子里出来?”

“没有。”

正当我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冷不丁脖子上一凉,耳轮上便有一股凉凉的风轻抚着:“娘子,为何不告诉他那时你正在跟为夫颠鸾倒凤呢?”

淡淡的檀香气息在鼻子前飘浮,而我的脖子正被对方往前环绕过来的手臂禁固住,一大片黑色的流云广袖盖在我胸口上,而另一只修长白暂的手里,那把如玉脂一般的白色折扇头端正轻轻地摩挲着我的额头,脸颊,最后停在唇瓣上。

眼前往斜里露出一半看着我的脸,说是精雕细琢也不为过,的的确确是一个长得异常好看而且矜冷高贵的男人,只不过绝色之下那眉眼和唇角上勾着的,却是那样一抹瘆人的邪笑。

同时我看到他那桃花粉一样的上唇瓣像是红痣似的冒着一个小小的血泡,这血泡到是一点也不恶心,到更加多了几分诡异妖艳的美。

“记得吗,这可是被你咬过的证据。”他冷冷地笑。

我立刻难堪而无措的动了动身子,当然,对面坐着的jing察同志是看不到这一切的,在他的眼里,我只是不安份的坐不住,然后就是一张通红的脸……

“咳。”顿时这警官有些恼了,大喝一声:“严肃点。”

我去,我也想严肃,可谁来帮帮我把我身边这只给弄走?

就在这时候,正想要接着问我的jing官背上那团黑色的东西像是雾似的正在渐渐扩散,有一部份已经从他的脖子处往前飘浮,过不了两秒钟,警官的下巴到鼻子的部份已经变成了黑灰色,可他依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抬起手来抓了抓脖子。

而我这边,那把冰凉剌骨的折扇正从我的唇上滑下去,一点点伸进他的另一只手流云广袖里,当然,也伸到了我的胸上,耳边却又轻声地问:“要不要我帮他,嗯?”

这种时候真想骂娘,我即跑不掉,也无法帮帮这警官,人家来断个案子,要是被那东西给弄死了岂不冤枉,转眼间黑雾已经浸了他三分之二张脸,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觉得对面坐着的人异常的可怖狰狞。

那把折扇再往里探,就真的碰到我的肉了,无论对面的警官能不能看见我这边的情况,可当着他的面让另一个男人调.戏,不管怎么着也真是让我难堪和羞耻。

只好脱口而出:“好,帮我。”

这一声莫名其妙的话弄得jing官一愣,随即我脖子上的手臂不见了,男人低低的声音飘浮着:“记住了娘子,白骨扇,可斩万鬼魂,有事唤夫君,别忘了本尊名号南宫烈。”随着这一声,他手里的那把白折扇像旋风一样脱手而出,只是在警官头顶上轻轻环了一圈,他背上那黑雾便一下子化成丝丝缕缕消失不见了,再然后……

我万万也没想到,这个叫做南宫烈的收回白骨扇之时,朝着我绽唇一笑,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就那样轻轻地挥指尖,紧接着我便看到jing官身后的一条木凳子临空飘了起来,嘭的一下砸到了jing官的后脑勺上。

顿时连哼都没有哼一下,jing察同志便一头晕厥扑到了桌子上。

我懵了。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南宫烈飘浮到半空中,长袍烈烈,广袖挥抑,就那样丢给我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然后蓦地一下消失不见了。

而这时候好巧不巧的,一个jing察推开门进来,打眼就看到这样一幕,不得了,***了,当下两眼一瞪立刻就掏出配枪指着我:“不许动,举起双手趴在桌子上。”

想撞墙的心都有了。

……

“小念,你说你,多大点事情,现在多数证据都直指廖疯子,可你……怎么能袭jing呢?”

面对苏妙的质问,我真是有口难言,只能说:“明早天一亮你就带着小姐妹们走吧,快点离开乔家寨,这里不干净。”

“不行,我可不能丢下你在这里。”

“袭jing最多也就是拘留几天而已,那几个jing察也不会把我给困在这里的,明早你们就走,不过你记住了,见到宽爷可别说我被jing察给抓了,勉得他老人家又担心。”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搞不清楚,你为什么偏要袭jing呢?”

“我真没有,是他……是他自己不小心撞到了墙上。”

苏妙一脸吃惊:“靠,什么世道,这样也能栽赃陷害?”

“别说那么多了,总之你记住明早一定得离开。”

苏妙走后,屋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能唯自给我安排了一间乔诚家的卧室,还得感谢那位jing官醒来后说了一句:“算了。”

什么叫算了,显得多大量的样子,其实我估摸着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怎么晕的,如果专业点他就能想到,当时我坐在他的对面,而他被砸的地方是后脑勺,所以就算真有人袭jing那也是从后面而来,并不是迎面而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