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娇妻太会撩免费章节阅读 盛莞莞慕斯全文阅读

总裁娇妻太会撩免费章节阅读 盛莞莞慕斯全文阅读

总裁娇妻太会撩中主要人物有盛莞莞慕斯,是南荨倾心巨作,目前正在阳光书城连载。全书主要讲述“我爱的人一直都是白雪。”一句话,一场逃婚,让海城第一名媛盛莞莞沦为笑话,六年的付出最终只换来一句“对不起”。盛莞莞浅笑,“我知道他一定会回来的,但是这一次,我不想再等了。”父亲车祸昏迷不醒,奸人为上位种种逼迫,为保住父亲辛苦创立的公司,盛莞莞将自己嫁给了海城人人“谈虎色变”的男人。

《总裁娇妻太会撩》 第6章 免费试读

慕斯不自在的别开双眼,平静的说,“你的爸妈是不会同意的,我是个残废。”

身体的残缺,对少年而言是致命的疼痛。

“那又怎样?”

女孩坚定又固执,“慕斯,今晚除了你,我谁都不会选。”

慕斯平静的双眼里,终于有了些波动。

那又怎样?

难道她没发现,当她走向他时,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吗?

跟着他,她可能一辈子也摆脱不了这种目光。

盛莞莞看着眼前自己心心念念了许久的男孩,勇敢的朝他伸出白 皙的小手,“你愿意吗?”

眼前漂亮的小脸,是那么白皙美丽,那双乌黑的眸子如同宝石般璀璨夺目。

她很好,可惜却不是他想要的那个女孩!

他喜欢的女孩叫白雪,她是他要用命来守护的女孩!

他和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那场车祸,是白雪替慕斯挡去了致命的一击,他才得以活下来,而他的父母,则当场死亡。

可现在,白雪被慕斯的叔叔慕成周囚禁了起来,成为了威胁他的筹码,他只能任其摆布。

所以他现在,需要盛家的帮助。

而盛家大小姐的身份,可以为他带来很多便利!

慕斯沉默的盯着眼前的小人儿片刻,然后抬起了手,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

女孩的手,好小,好软!

这一刻,盛莞莞欢喜的展露笑颜,很甜很干净,有些青涩,有些羞涩。

就是这个笑容,后来让慕斯念了一辈子!

十六岁的盛莞莞,并不懂得什么叫人心隔肚皮,站在她面前这个如天使一般美好的少年,他并不是天使。

而那个如恶魔般的少年,也未必就是恶魔。

后来盛莞莞无数次的回想起今天,都会不自觉地想,如果当年她选择的是恶魔,而不是天使,那该有多好!

可惜一念之差,爱恨交错……

那个生日宴后,被盛莞莞选中的慕斯成了盛家的常客,盛灿夫妇并没有因为他的残疾而嫌弃他,而是将他当成自家儿子一样对待。

盛灿是个精明有远见的商人,同时也是一个好老师,而慕斯天资聪颖,往往一点即通。

十八岁的慕斯比同龄人更加内敛沉稳,他脾气好又上进有耐心,对待盛莞莞更是体贴有加。

两年下来,慕斯就得到了盛灿夫妇的认可,替他和刚满十八岁的盛莞莞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订婚宴。

而盛莞莞呢,她终于不用被迫学习她不喜欢的东西,每当她有空,就喜欢拿着画笔,画天画地画慕斯。

慕斯疯狂的爱着极限运动。

这个少年似乎迫切的想向世人正明,自己是个正常人,正常人能做的事,他能做,正常人不敢做的事,他也敢做。

于是盛莞莞就陪着他一起疯。

跳伞、蹦极、潜海、冲浪、骑马、射击、划雪、飙车等等……

盛莞莞一度觉得自己除了学习不怎么样,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当然他们也曾叛逆过……

好在每次慕斯都负责善后,让盛莞莞毫无后顾之忧,这点她对他特别佩服。

认识慕斯之前,盛莞莞觉得他是一个干净美好的三好少年,不染一丝俗尘。

认识慕斯之后,才知道这个三好少年有颗叛逆黑暗的心。

慕斯绝称不上好人,可是他的一切都让盛莞莞深深的着迷。

21岁时慕斯突然收了心,进入慕氏集团。

今年二十四岁的慕斯,用三年时间解决了慕家往日恩怨,成功坐上了总裁之位。

而盛莞莞也到了可以领证的年纪,于是便有了今天这场婚礼。

这个梦继继续续的持续了一整夜,当美丽的恶梦清醒,不知何时枕巾已经被泪水所湿透……

慕斯逃婚的事,很快在海城闹沸沸扬扬,一个星期足以传的人尽皆知,并发展出好几个版本。

一时间,身为海城第一名媛的盛莞莞,沦为了人们茶前饭后津津乐道的笑柄。

盛莞莞留在医院照顾父母和妹妹,对于外界的传言一概置之不理。

这一个星期,慕斯没有来过一个电话,大有想要跟盛家断绝一切往来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盛灿一直昏迷不醒的关系,这两天盛莞莞总觉得盛母的情绪不太对。

这天晚上,盛莞莞刚洗完澡,便听见盛母的惨叫声从外面传来。

她立即冲了出去,便见盛母倒在地上。

“妈,怎么了这是?”

盛莞莞连忙上前想将盛母扶起来,手却被盛母死死攥住,“莞莞,杉杉被人抢走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快去……”

杉杉就是盛莞莞刚出生一个星期的妹妹盛杉杉。

“杉杉被人抢走了?”

什么人这么胆大妄为,居然敢公然跑到医院来抢夺别人的孩子?

可盛莞莞没有时间多想,立即起身想追出去。

就在这时,盛母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死死攥住她的手不放,“阿灿……快,快去看看你爸爸。”

说罢,盛母将盛莞莞往前推去。

盛莞莞才站稳,便见一个头戴带鸭嘴帽的男人,低着头疾步从盛灿病房走了出来。

“你是谁。”

盛莞莞脸色一变,大喊了声,“站住。”

男人立即拔腿就跑,盛莞莞反应过来想追上去,却听见盛母说,“别追了,快去看看你爸爸。”

盛莞莞进去时,盛灿的氧气罩已经被人扯掉了。

她赶紧拿起氧气罩帮盛灿重新戴上,并按下紧急呼叫。

好在发现即时,人没什么大碍。

这两件事连在一起,傻瓜也能看出来有人想搞盛家。

只是盛莞莞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但盛莞莞从刚刚盛母的反应,察觉到她似乎知道些什么。

在盛莞莞的逼问下,盛母说出了实情。

盛灿的表哥陈文兴,也就是公司第二大股东。

三天前,陈文兴得知盛灿的病情,想将他从总裁之位拉下去,自己取而代之。

不仅如此,陈文兴还想以低价收购盛莞莞母女名下的股份,逼盛母签同意书。

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欺负她们孤儿寡母没依靠。

盛母当然不可能同意,于是便有了今天的事。

“今天只是恐吓,如果他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下一次你爸恐怕就没那么好运了,还有你妹妹……”

话说至此,盛母已经泣不成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