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嫣蝶元纵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木嫣蝶元纵全文阅读

木嫣蝶元纵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木嫣蝶元纵全文阅读

木嫣蝶元纵是著名作者颜绾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到达殿内后,木嫣蝶就让今天下午请来的女太医去检查柳烟的手,看是否有剩下的毒药,女太医领了命,看了左手后又看了右手,终于在右手是食指指甲上发现了没有洗干净的毒药。

《爆宠王妃:邪王,速接嫁!》 第2章 立威 免费试读

溺宠的轻抚柳烟的长发,元纵勾起嘴角:“既然爱妃不高兴了,那本王便随了爱妃的意思。”

随即又将目光转向了木嫣蝶,对着身边的侍卫们吩咐着:“王妃出手伤人还有意顶撞本王,带王妃去柴房好生反省一番。”吩咐完毕,不等木嫣蝶有何反应,便搂着柳烟踏出了她的院子。

柴房。

“王妃……王妃……”

木嫣蝶正饿的前胸贴后背,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呼唤。

细细一听,正是小竹的声音,她心中一喜,隔着柴房的门问道:“小竹?”

“放肆!”小竹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到一声呼斥。

是柳烟带了家丁,此刻正气势汹汹的站在不远处。

“也不知是姐姐太会笼络人心,还是有的人从未把王爷的吩咐放在眼里,竟敢暗地里给王妃送饭!好大的胆子!”柳烟走上去夺过小竹手中的饭篮,嘴角噙着一丝得意。

确定来人正是柳烟,木嫣蝶便知道今日之事恐怕会没完没了。只是小竹对自己忠心一片,切不可让她受了委屈:“妹妹来得正是时候,是想和本宫一起享用饭食吗?”

话音未落,柴房的门便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木嫣蝶还没能反应得过来,便被两个侍卫狠狠的抓住了双臂,动弹不得。

柳烟扭着腰肢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贱婢小竹,罔顾王爷命令,其罪当诛,给我打!”

小竹大惊,猛地被人按在地上,还没来得及呼救便感受到一阵又一阵杖落在身上的剧痛:“啊……”

“不要……奴婢知……知错……王妃……救救……”小竹求救的声音带着哭腔和颤抖,木嫣蝶心急如焚,欲去救小竹,那几个下人竟是死死的将她按住动弹不得。

柳烟悠哉悠哉对行刑之人吩咐:“用力打!都没吃饭么?!”

行刑之人被柳烟训斥后,对视了几眼,最终也毫不怜香惜玉,下手狠辣。小

竹呼救的声音越发微弱,不过片刻便昏迷了过去。

木嫣蝶终于爆发,大喝一声一脚将那禁锢自己的侍卫踹到在地。

笑话!她这般身手怎会真的任人宰割?不过是不愿意将事情闹大罢了,可眼前这女人真是欺人太甚!

木嫣蝶冷笑着一把夺过罚杖看着柳烟:“侧妃既然喜欢用刑,那本宫就让侧妃也尝尝这罚杖的滋味。”说罢便猛地将罚杖向柳烟打去。

“啊!”

罚杖落在身上的一瞬间,柳烟发出一阵痛呼。

木嫣蝶嘴角噙着森冷的笑,下手越发的狠。

“木嫣蝶!你个***,本妃不会放过你的!”柳烟此刻看上去狼狈至极,而方才被打倒的侍卫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见自家主子被打便纷纷上前维护。

木嫣蝶下起手来毫不留情,连着那些来帮柳烟的侍卫也一块儿打了。虽说身形娇小,可对付起这些人来竟也毫不费力。

开什么玩笑,她的身手说第二谁敢说第一?

而此刻,不远处的一抹墨绿的身影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女子嘴角扬起一丝弧度,便敛了敛长裙靠近:“哟,妹妹方才还当是府里不懂事的奴才在打疯狗呢!原是王妃和柳姐姐在玩闹……”

顿了顿手里的动作,木嫣蝶眯起双眼。听这女子自称,应该也是侧妃。

还是个嘴皮子厉害的主儿,一句话骂了两个人。

奴才?疯狗?这原主也真是怯懦啊,竟是谁都能踩到她头上撒野!

木嫣蝶眼神更冷,来的正好,她便一道让这几人吃吃苦头,省的一个个的都得寸进尺!

“这游戏有趣的紧,妹妹可要和本宫一起玩?”说罢,还不等那女子反应过来,木嫣蝶竟是直接挥杖打了过去。

被打了一杖,董雪怒火中烧,本以为看了出热闹的好戏,谁知竟被这女人打了!

“王妃怕是太过猖狂!臣妾自问无过,为何要受此委屈!”没了看戏的心思,董霞便换了语气,质问木嫣蝶。

“你们一个个的这般挑衅我,这叫无过?”木嫣蝶走到柳烟和董雪面前,冷冷的看着两人,随即又扬起手中的罚杖……

“住手!”

罚杖还没能落下便听到一声怒斥。木嫣蝶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敢在王府之中用这般语气说话的,只有元纵。

“王妃真是愈发让本王震惊啊。”元纵的语气有些意味深长:“算着这次,王妃已经是第二次无故殴打嫔妃了吧?”

听到无故两字,木嫣蝶心底的怒火愈发熊熊燃烧,莫非他元纵只看得到两位侧妃受了伤,却没能看到小竹现如今已经昏迷:“王爷只怕是眼神不好,臣妾的确是殴打了两位侧妃,但却并非无故。”

“王府之中各嫔妃向来和睦相处,可自从这个叫小竹的丫鬟在王妃身边伺候开始,便惹得王府之中各嫔妃争端不断。想来这小竹也是个不能留的人,杀!”元纵声音冰冷。

“我看谁敢!”木嫣蝶挡在小竹面前,目光中是凛然的寒光:“今日,谁敢动小竹一根寒毛,我便让谁千倍万倍的还回来!”

很显然,她的警告是有作用的。侍卫们虽然畏惧自家王爷,可是方才木嫣蝶的立威很是让他们恐惧。

“还不动手!”元纵皱起眉头,他是万万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竟然让这些侍卫如此畏惧。即便是他依然屡次催促,那些侍卫仍旧是停滞在原地,虽纷纷跃跃欲试,却终究不敢向前。

可是那些侍卫越不敢上前,元纵对木嫣蝶的兴趣就愈发浓厚。

他竟亲自运起掌风向木嫣蝶袭去。

木嫣蝶眼神一凛,抬手便狠狠反击了回去。

躲闪不及,元纵生生的挨了一拳。原以为花拳绣腿,没有多大的伤害,可谁知,那一拳竟然生生震得他五脏好一阵隐痛。

“这是王爷自己技不如人,莫不是又要怪臣妾胡乱伤人了吧?”望着眼前败于自己手下的元纵,木嫣蝶嘲讽一笑。

柳烟和董雪赶紧上前,一左一右扶住元纵,叽叽喳喳的一阵嘘寒问暖。元纵本就拧着的眉头更加深锁:“滚。”

冷不伶仃的一个字,倒让柳烟和董雪浑身一颤,可碍于此刻元纵的怒火,她们不敢多言,只能狼狈的退到一边。

“王妃果然武艺高超,此般武艺只怕是当今许多将军也只能甘拜下风。”在他的印象里,木嫣蝶是根本不会武功的,更没有像现在这般强势的性格。||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