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何笙周容深21章在线阅读(全本小说)

盛宴何笙周容深21章在线阅读(全本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何笙周容深的名称为《盛宴》,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西子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我做情妇三年,为了抢男人不择手段,世人骂我蛇蝎,可我记得我也曾纯真过。只是后来的爱与恨,悲与欢,再也不由我自己。暂时每天下午十七点三十分第一更,傍晚二十二点三十分第二更。

《盛宴》 第十一章 喜悦 免费试读

那几天周容深特别忙,省里开会要提拔他做副厅-长,小道消息刚放出去,他就成为了官场追逐的座上宾,几乎所有同僚都在拍他,每天找上门的应酬躲都躲不开。

可我觉得周容深并不愿意,他没有即将升迁的喜悦,我晚上跪在浴缸外的砖石上给他洗澡,他闭着眼一脸深沉,我问他不高兴吗。

他睁开眼问我为什么要高兴,我说你要升官了啊,在仕途上混的人,哪个不盼着这一天。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看得我直发毛,他指了指自己我看了一眼他无比茂盛的那个部位,水温热空气冷,在冰火两重天的刺激下越来越蓬勃硕大,我有些脸红,手伸过去的时候抖了抖,这是我第一次给他洗澡,之前没有过,也是我第一次在这么明亮的灯光下看他的私密,挺不习惯的,我小心翼翼清洗擦拭,周容深忽然一把扯住我,将我拖进了水里。

我扑棱了两下满身是水趴在他我隔着湿透的裙子感觉到他滚烫的温度,我抬起头发现他正在凝视我,他问我冷吗。我说周局长用他伸手拿起放在浴缸边缘的烟盒,抽出一根点燃,他哑着嗓子说,“胡厅-长这周末六十大寿,请柬给了我,你跟我一起去。”

这位胡厅-长就是力保周容深做副厅的人,可以说是他的伯乐,省内几个城市的市公安局局长,周容深政绩最好,在官场口碑也最好,如果不是前段时间曝出他包-养女人,他是一丁点丑闻都没有。

周容深这两年把我藏得特别紧,见过我的人不多,他这次要带我去,很明显这事已经人尽皆知了。

我问他我能露面吗。

他朝我脸上吐了口烟雾,“我有分寸。”

“这么说以后我不用偷偷摸摸了。”

他笑着问我以前偷摸了吗。

“我怕给周局长惹祸,一直装哑巴。”

他很满意我的乖巧懂事,这两年我安分守己,不管圈子里的姐妹儿怎么显摆炫耀自己的金主,我只字不提和周容深的关系,我从没借着舆论给他施胡厅-长的寿宴在他女婿开的四星级酒店举办,五星级太奢侈,三星级又太简约,四星级就算是故意找茬也挑不出什么过错,还很有面子,一般官太太官二代都是选择这种档次,总不能像商人那样挥金如土,毕竟钱的来路不干净。

我提前买通了酒店服务员,她带我去了胡厅-长筵席的2号宴厅,我发现现场有一处水池,我问她那是干什么用的,她告诉我宴会当天会从省花样游泳队请来演员表演水上歌舞,为到场来宾助兴。

我让她不要把我来过的事告诉任何人。

我从酒店出来找到宝姐,让她去江南会所给我弄一套水台的泳装,江南会所最知名的玩乐就是水台走秀,一群身材高挑火辣的混血模特穿着如果有客人肯花高价下去,还可以和模特鸳鸯戏水,就算不下去的看到这么香艳刺激的一幕也觉得很爽,水台走秀一直是江南会所的我很少求宝姐办事,她知道我一定有用,也没问我具体的,下午就给我借来了。

胡厅-长寿宴邀请了一大票商人和官员,公安的,司法的,质检的,不过没邀请纪检的,这么隆重的场面还是尽量避讳,一般仕途的都非常发怵纪检的人,就算胡厅-长不介意,这些官也不想和他们碰,所以为了大局一个都没请。

秘书赶到别墅时我正给周容深穿西装,我问他准备了什么贺礼,他说胡厅-长不贪财,不要贺礼。

我早就想到胡厅-长在寿宴上不会收礼,到场的宾客都是权贵,为了拍他马屁送出手的最起码都是十几万打底,收一个都得出事,他作为一厅之长,搞这么大张旗鼓,不就是为了宣扬自己不收礼很清廉吗。

我对周容深说,“他不在明面上贪财,眼睛一定贪美色。仕途上的人怎么可能什么都不贪呢,争名夺利,酒色笙歌,他总有想要的。”

“你有想法。”

我系好最后一颗纽扣,修长的周容深目光落在我紧贴着他柔软我含住他耳朵,像一颗水草缠上他的他用力掐我下巴,迫使我的唇从他耳垂上松开,“用你自己做诱饵吗。”

秘书在这时看了一眼时间,他小声提醒,“周局长,筵席还有五分钟开始,我们赶过去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周容深没有理会他,他警告我不要逞能,胡厅-长见过的美人比我的岁数都多,不是谁都能入他的眼。

保姆将准备好的红色旗袍交给我,陪我去更衣室换上,她问我戴什么珠宝,我说什么都不戴。

这种场合官太太富太太第三者er奶争奇斗艳,恨不得把一栋珠宝楼都披在身上比阔气,比宠爱。头发更是盘得千奇百怪,我偏要和她们相反,她们简单的我隆重,她们隆重的我简单,才能在千娇百媚衣香鬓影中脱颖而出。

红色旗袍太妖艳,妆容就必须清淡,不然会像一个艳俗的风月交际花,火候一般女人拿捏不好,让所有风情都凸显在婀娜的身段上,才是掳获男人的必杀技。

我从房间出来周容深和秘书已经在车里等我,他正和秘书交待事情,秘书低头记录不经意从车窗看见我,他整个人有些***,周容深察觉到他失神,才顺着他的视线看过来。

他面无表情的脸孔闪过一丝强烈的波动,他对我的记忆停留在各种浅色长裙上,以及不施粉黛的素净脸孔,根本没有想到我可以把短式旗袍穿得如此艳丽妖娆,就像一朵盛绽的红玫瑰,令世间男人神魂颠倒。

我弯腰坐进车里的时候,他看着我沉默不语,眼底是愈加浓烈的火焰,他很久之后伸出一根他有个癖好,不允许我涂抹嘴唇,他厌恶他霸道猖獗的占有欲,我从他脸上表情看得清清楚楚。

我笑得万种风情,摸向他结实的小腹,“我算不算尤物。”

他闭上眼睛,“只是这样吗。”

我偎在他怀里,“周局长的女人,当然还有拿手好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