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初薄晏卿全文阅读 云初薄晏卿小说最新章节

云初薄晏卿全文阅读 云初薄晏卿小说最新章节

云初薄晏卿是著名作者寒汀晚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寒汀晚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咱们接着往下看十月怀胎,云初被逼着交出孩子,谁知一场车祸,阴阳两隔。薄晏卿以爱妻名义立碑,守了她五年。殊不知,某一天,心爱的女人死而复生,身边多了个娇软可爱的小公主。一夜之间,京城变了天。 贵胄巨子的薄爷,屈尊降贵成了她的裙下之臣。 爱她,疼她,宠她,将她宠上了云端。“总裁,夫人说想要看彩虹。”翌日,别墅后花园多了一座彩虹喷泉。“总裁,夫人想看流星。”夜晚,京城出现了壮观的人造流星雨。“总裁,夫人又离家出走了。”第二天,全国封锁!云初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老公赌气,一不小心搅得全城不宁……

《总裁,夫人又离家出走了》 第12章 免费试读

云初咬牙,说不出话来。

她恨不得他早点滚蛋!

薄晏卿俯首,俊颜近在咫尺,鼻尖与她相抵,如此间距,以至于她全然能感受到他鼻尖传递来的温热唇息。

“说。你要。”

“我不要!”

云初狠狠推了他一下,“你最好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她便回了卧室。

云初将门反锁,坐在床上,隔了许久,她听到大门关上的声音。

他走了。

云初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似乎,只有这个男人走了,她才得以喘气的机会。

他去找他的云蔓吧!

最好两个人相亲相爱,不要再来纠缠她了。

这个男人,她不要了!

……

医院里。

云蔓刚醒过来,便看到云政业和林淑。

“爸,妈……我这是怎么了……”她一边捂着心口一边坐了起来。

“蔓蔓,你终于醒了。”薄老爷子也激动地站起身来。

他坐在床边,拉过她的手,心疼地道,“医生说你心脏病发作,晕倒在路边,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爷爷……”

云蔓乖巧地一笑,摇了摇头道,“我没事了,是我不好,又让爷爷担心了。”

林淑走过来,轻轻地拥住云蔓的肩膀,对着薄老爷子笑道,“傻丫头,她都这样了,还怕您老爷子担心她呢。”

云蔓道:“爷爷,你别担心,我好多了。”

“蔓蔓就是太懂事了,懂事得让人心疼,也不枉费我这么多年白疼。”

薄老爷子感慨万千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笨丫头,你可要养好身子啊,我还等着你养好了身体,嫁给晏卿,当我的孙媳妇呢。”

“嗯。”

云政业拧了拧眉道,“怎么无端端的,犯了心疾?”

云蔓怔了怔,看向云政业,几番欲言又止,“我不知道我该不该说。”

“怎么了?”

云政业见她满腹心事,也紧张了起来,“你有什么就说,这儿没外人。”

云蔓道,“我好像看到了云初。”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薄老爷子看向林淑,林淑则看向云政业。

云政业嗔了一句,“你说什么胡话?云初都去世五年了,你这是认错人了吧?”

“不可能认错的……或许五年前那件意外,另有蹊跷,当时弄错了也不一定,或许云初没死呢?”

“怎么可能呀?”林淑笑了笑,“我们都亲眼看着她下葬的,如今还葬在薄氏陵园,怎么可能出错呢?”

“我真的看见了。”云蔓自嘲地笑了笑,“可能,云初真的没死,当时是弄错了……爸,妈,如果云初还活着,回到云家了,你们会不会不要我了?”

云政业道,“荒唐!蔓蔓,你是我女儿,一辈子都是我女儿。云初……只能说云家和她,是有缘无分!可怜她命薄,这辈子,云家欠她的,只能来世再还了。”

“可我真的看到她了嘛……”

云蔓委屈得嘀咕了一句。

薄老爷子听不下去了,“好好好,就当她还活着!可即便她还活着,这么多年,她回来又能怎么样呢?”

“毕竟,她才是爸爸妈妈亲生的,她和晏卿哥哥还有婚约在身……”

“胡说!”

林淑紧张了一下,“蔓蔓,什么亲生不亲生的,即便你不是我和你爸亲生的,我们不也一样疼了这么多年?就算云初回来了,我们也不会不认你这个女儿。”

云政业点点头。

他们自是不信云蔓的话的,云初死了五年,怎么可能无端端的死而复生。

那五年前那场葬礼,岂不是闹了大乌龙?

“是呀。就算你爸你妈不要你,爷爷还要你呢!他们不要你正好,你直接嫁过来,和爷爷是一家人。”薄老爷子故意逗她开心。

云蔓被逗得乐了,“爷爷,你对我真好!要不是我这辈子没福分,不然,当你外孙女,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当不成外孙女,当我孙媳妇不好吗?”

“哈哈哈哈!”

病房门突然被推开。

众人循声望去,便见薄晏卿走进了病房。

他换了一套西装,整个人英姿勃发。

薄老爷子见他才来,脸色怪不好看的,猛地一沉。

“怎么到现在才来?蔓蔓要是出什么好歹,我非拿你是问。”

云蔓轻轻地按住他的手,小声撒娇道,“爷爷,我没事了……晏卿哥哥工作忙,不要紧的。”

薄晏卿朝着云政业和林淑点头致意。

他到来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局促。

尽管云蔓是薄家未来的儿媳,但对于薄晏卿这个后生,两个人着实打心眼里敬畏。

如今,薄氏的实权,悉数在他手中。

薄氏大过天,而薄晏卿,是柏岳的天。

薄晏卿目光落在云蔓身上,他突然道:“我有事,要和云蔓单独聊聊。”

说完,他意味深长地扫了一眼云政业和林淑。

薄老爷子嘀咕了一句,“你说你的,还要我们回避吗?”

“爷爷,回避一下。”

“你这小子……”

云政业立刻哄道,“哎呀,没准人家两个人要商议订婚的事呢。老爷子,我陪你去花园走走,散散步。”

“是呀,一直坐着,怪闷的,让两个人先聊着。”

林淑和云政业一左一右,搀扶着老爷子出了门。

门关合。

薄晏卿走到窗边,修长的手指轻轻撩开百叶窗,看了看窗外的夜幕。

“晏卿哥哥……”

云蔓在身后率先打破沉默,“你这两天怎么那么忙……”

薄晏卿面无表情地转过身,望着石化在床上的云蔓,眉锋冰冷。

“云蔓,我们解除婚约。”

寥寥一句话,并不是商量的口吻,而是命令的句式。

“解、解除婚约……?”

云蔓勉力地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地说:“晏卿哥哥,今天不是愚人节啊,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你觉得,我是开玩笑?”

“……”云蔓的脸色彻底凝固,“为……为什么?”

“没为什么。”

薄晏卿一副例行公事的口吻,“这件事,我会择日宣布。”

“是因为云初吗!?”云蔓突然激动地道,“因为她回来了,所以你急着要撇开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