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君凤浅欧阳南华免费阅读第5章

(抖音小说)君凤浅欧阳南华免费阅读第5章

君凤浅欧阳南华是作者非妖孽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咱们接着往下看在这里为大家带来神医七小姐妖孽邪王追妻忙小说结局。君凤浅的废物之名,以前从来没有造假过,她来丰城时,他也曾探望过她的情况。身体底子极差,先天极不足,根本没有条件唤醒职业生涯。凤浅出乎意料地成了魔师,他也出乎意料,但当时在家庭会议上,他没有时间想别的。

《神医七小姐:妖孽邪王追妻忙》 第5章 擂台比试 免费试读

擂台比试,是战士相互切磋所用的一种再正常不过的方式,不过它比普通的切磋要正式一点,普通比试随地便可,而擂台比试自是要上擂台的。

当然,上了擂台,也分两种,一种是签下生死状的生死比试,另一种就是未签生死状,不得伤其性命的比试。

这两种无论是哪一种,输家都不能找赢家麻烦,不然就会被天下人所不齿。

雷云当时二十二岁,实力比君澈少两段,原本,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赢过君澈的,可就在君澈将他打伤,然后伸手去拉他时,他暗算了君澈。

雷云所用之毒相当霸道,君澈虽然性命无忧,但却是修为尽废!

君家因此事还上门找了雷家麻烦,可雷家那些个不要脸的,竟然说下毒也是一种实力!

到了最后,雷家也没对君澈的事负责,甚至连一句道歉都没有。

从天之骄子变成废人,君澈颓废过一阵,不过自从一年前入君家教场职教后,他情绪便好了不少。

君家人也没有因为他修为废掉而鄙夷他,相反的,还对他尊重异常,君澈毕竟天赋在那里,招式领悟比常人更胜一筹,他的执教,让不少人都受益匪浅。

君澈并么有被其他人的情绪所影响,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凤浅:“凤浅,你怎么说?”

凤浅微微扬起了头。

她没有说话,但是在她的脚下,却亮起了代表她职业的魔纹!

红色的魔纹炙热而耀眼,但是那光,和少女眼里的亮光比起来,却逊色了不少!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一星初阶魔师?”

“天呐,这怎么可能?凤浅这个废物,竟然成为了一名魔师?”

“我不是在做梦吧?”

……

凤浅嘴角的笑容扩大,她死死盯着君铃:“现在,向我,道歉!”

君铃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

但她的脸红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屈辱。

君凤浅她怎么配让她道歉?

僵持里,君澈的眉头不由得轻轻蹙了起来:“君铃,愿赌服输。”

“小叔,可我……”君玲瘪嘴,一副要哭的模样,她要是今天给凤浅道了这个歉,她肯定这辈子都在君家抬不起头来了。

“凤浅,我看这事就算了吧?”君铃旁边的一个少女开口了,她叫君梅,平时和君铃的关系不错。

君梅话一处,现场的少年少女们都跟着附和了起来。

“是啊凤浅,大家都是丰城君家的人,这都是小事,你就不要纠缠这件事了。”

“君铃她可从来都没有受过这种委屈,凤浅你不要太较真了。”

……

凤浅定定地看着眼前的这群人,她漆黑的眸子里有愤怒的火星涌动。

“不,此事,不能算!”

“君铃,你必须,向我道歉!”

这件事,关乎的可不是她的尊严,而是那个为了此事,豁出性命的少女的尊严!

这个道歉,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拿到!

“凤浅,你不要太过分了啊!”

“就是凤浅,你得理不饶人了啊你?”

……

君澈的眉头越皱越紧,他正要开口说话,便听到身后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女声。

“诸位,这是在做什么?”

随声看去,两男一女正并肩走来。

这三人看上去差不多大,十九二十的样子,两个男子穿着一身银色铠甲,而女子则是身着淡紫长裙,数着流云髻,身姿修长,面容娇美。

“是燕姐姐!强哥哥和勇哥哥!”

虽然是三人,不过小辈们显然在喊这位‘燕姐姐’的时候,情绪更加激动。

毕竟,君燕乃是丰城君家年轻一辈里,天赋最强的魔师。

她年仅十九岁,乃是一名九星中级魔师,如果不出意外,明年的君家选拔,君燕一定能顺利入驻主家。

而君强和君勇,则都是战士。

魔师的近身战斗能力大多不如战士,所以一般而言,只要家族里出了魔师,那么这位魔师身边都会跟有战士保护。

君强和君勇担任的便是这个职位。

当然了,君燕的人气之所以这么高,不仅仅因为她是魔师,还因为她是一名颇有天赋的魔师。

“燕姐姐,这次去历城,带回来了什么好东西?”

一提到这事,君燕三人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

君强愤愤道:“雷家那些混账东西,他们买断了灵宝楼所有的血灵丹和灵药,我们这次去,什么都没捞着!”

历城是雷家的地盘,因为君澈的事,君雷两家已经有了无法化解的仇怨,平时君家的人也并不怎么前往雷城。

但是这次不一样,这次雷城的宝灵楼大量售卖血灵丹和灵药,他们前去,就是想买点东西回来。

可是没想到,所有东西都被雷家给垄断了。

听到君强的话,君家小辈们脸色也变了。

“什么?他们把血灵丹都买了?血灵丹可是促进伤口恢复的灵丹!我们丰城没有售卖血灵丹的店铺,君家的存货早就快用完了。过几日我们就要去落之森林狩猎了,没有血灵丹,大家受伤了怎么办?”

去落之森林狩猎,用灵兽的毛皮、骨骼、内丹去换取银两,是丰城君家生存的主要方式,当然了,偶尔他们也会接一些类似镖局送镖的任务,只不过这一类任务对象,都是就近的商贩们。

“哎,别提了。”君燕显然也感到很头疼,她摆了摆手,“走吧,这些事情,家主自有定夺。”

君燕一边说罢一边转身。

君铃眼睛一亮,赶紧抬步跟上。

脚才迈出一步,手腕就被人握住了。

“君铃,道歉!”

转头,君浅的表情很平静,但是眼神却很坚定。

君铃没有说话,旁边的一个少年倒是有些不耐烦了。

“君浅,你有完没完啊?”

“君卓,怎么回事?”

君卓,就是说话的少年立刻看向君燕:“燕姐姐,君铃和君凤浅开玩笑打了个赌,说要是君凤浅可以捕捉到一星魔兽,就让君铃向她道歉。这本来就是个玩笑而已,君凤浅却当真了,现在不依不挠的非要君铃道歉。”

“就是燕姐姐,君凤浅仗着自己成为了一名一星初阶魔师,就得理不饶人了,怎么都不让君铃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