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青玄天小说阅读 白夜青玄天全文免费无广告

白夜青玄天小说阅读 白夜青玄天全文免费无广告

白夜青玄天是著名作者封小千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可以说既有情节又有风格,非常优秀!内容主要讲述哈哈…觉察到白夜的动作,又微微一笑,并且动作娴熟,给白夜系上了袍带。然后,他又极其温柔地帮她把乱七八糟的头发梳理干净,整理好脖子和耳垂…整个过程,让白夜有种她就是洋娃娃,在随意摆弄的感觉。

《逆天邪医:兽黑王爷废材妃》 第1章 邪医重生! 免费试读

青云州。

宁静的般若村白家小院内。

“啊——不要!求你们不要……”一道尖锐而凄厉的惨求声,刺破了小院的宁静。

顺着声音看下去,可以看到一名被绑着的,身穿朴素青布裙的少女,正在被一名衣着华丽的女子,用一把尖锐的利剑挑断脚筋!

“不——”

血,从少女白皙的肌肤上迸出。

然而不管少女叫得多惨,利剑依然无情的,在断了她的脚筋后,又挑断了她的手筋!废掉了她一身的玄力……

“……”少女绝望的,闭上了一双原本清澈如明珠的眸。

“最后问你一遍,白氏心经在哪里?”华衣女子用利剑,挑起了少女皎如皓月般的俏脸,眸底涌起深深的嫉妒,她恨不得划花这张小妖精脸!所以她就这么做了。

“撕拉!”利剑深深的,划过了少女姣好的脸!

“够了!”一直在旁观着的,一名华服青年倏然开口道。

闻言,绝望到连容貌被毁,都不吭一声的少女,猛然抬头看向了眼前的青年,这是她爱慕的未婚夫啊!

华服青年蹲下身,伸手怜惜的轻抚着,少女布满鲜血的脸道,“夜儿,不想受苦就证明你的力量,证明你获得了传承。只要你继承了白氏心经,你依然是我青玄天挚爱的未婚妻。”

“呵……”少女笑了,充满讥讽的笑了。

见此,青玄天眸光一沉的收了手,充满惋惜的说道,“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不能怪我了。”说罢,他一拍掌。

接着,无数名浑身恶臭的乞丐,就蜂拥进了小院里,并一窝蜂的凑近了毁容的少女。

“你……你们要干什么?”尽管已经彻底绝望,但本能的恐惧,还是让少女感到了惊慌失措。

“啧啧,小妞看起来挺嫩。”

“嘿嘿嘿……真没想到般若村这种山窝窝的地方,还能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小妞。”

“可不是,本来以为要搞的是个肥婆农妇,没想到啊,虽然毁容了,但身体蛮好,哈哈哈……”

“……”

淫言秽语,再加上这帮人的上下起手,彻底让少女明白了,这帮臭乞丐是要干什么,她不可置信的惶恐尖叫道,“青玄天你无耻!我是你未婚妻啊,你怎么能……”

“天哥,你可别再心软,她都骗了你十年了。”华衣少女却在这时候,抱上那青玄天的手臂强调道。

青玄天沉默不语,但他依然死盯着那群乞丐中心看,他倒是希望少女能爆发,证明她继承了白氏心经。

但……

“青玄天!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乞丐群中心,爆发出了最悲厉的惨叫。

紧接着,乞丐群出现了骚乱。

“真他娘的晦气!居然咬舌自尽了!”

“雾艹!什么玩意?老子都有感觉了!”

“……”

“走吧。”青玄天看到这里,就带着华衣女子,转身漠然离去了。

可就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原本已经闭目死去的少女,却陡然张开了,一双幽深冷漠的眼眸。

而这时候。

“受不了了,老子要趁着尸体还热乎,来一发。”

“我也要!不要白瞎了这么好的身体,多***啊哈哈哈……”

“……”

还有四五个控制不住的乞丐,想要对少女的“尸体”乱来,但也有眼尖的乞丐,发现少女睁眼了?!

“不好,诈尸啦!”

“撕拉!”

“撕拉撕拉!”

“……”

几乎是在刹那间,原本连挣扎都勉强的少女,忽然坐了起来,并一口一个的,将欺辱她的四五个臭乞丐,当场咬断咽喉大动脉!

“嗤嗤……”

一股一股的鲜血,从几个乞丐的咽喉,像喷泉一样迸出。原本“活力四射”的乞丐,也在抽了两下后,倒地死去了。

“哗!”

其余五六个乞丐,纷纷吓了一大跳的,撒丫子赶紧跑!

“诈尸了!诈尸了——”

“吃人了吃人了——”

“……”

白家小院瞬间恢复了宁静,带着浓郁血腥味的宁静。

“啊呸,真臭。”咬死人的少女,在此时连吐了好几口唾液。然后她就有些虚弱的,瘫倒回血泊里。

“浑身多处经脉被断呢,真是惨。”在对身体进行了简单检查后,少女就轻叹了一声的闭上眼,开始消化忽然多出来的,一些陌生记忆。

白夜,十五岁。

桐梓县般若村的一个普通小姑娘,从小和爷爷白战相依为命。五岁那年在后山修炼时,遇到一头魔兽差点被吃掉,当时十二岁的青玄天救了她,后来两人又定下娃娃亲。

在翻了翻白眼的,重点理顺早期的关键记忆后,少女就模糊的轻叹了一声道,“被世界政府的特遣军炸成肉渣,却能借尸还魂,还巧了,都叫白夜。”

不错,她也是白夜。现代某特工组邪医,因为能力太逆天,最终被世界政府列入必除名单。

而在白夜获得的记忆里,这具身体在昨天以前的回忆,都是单纯而美好的。

救了她的青玄天,原来是白战的故友之孙,两老还年轻时就有说过,将来子孙要结亲的口头约定,所以一切顺理成章。

可惜……

“爷爷死了,一切就变了。”白夜微喃了一声,就看向小院正屋上的白幡。

从昨天开始,青玄天就带着那个叫柳茗烟的女人,一直在用各种古怪的方式,在试探着她。

到了今天早上,他们没耐心了,就有了之前的那一幕幕。他们都说,她应该从她爷爷那里,继承了什么鬼的《白氏心经》,似乎应该有什么能力,可她并没有。

“十年都是局,为了得到这《白氏心经》设计的局。”白夜肯定的下了定论。

然后,她就以寻常人无法理解的姿势,朝着白战的灵堂,快速的“挪移”过去,仿佛一团动作矫健的虫茧。

因为她清楚的记得,白战未死前最后一次出门时,曾跟她说过,“小夜儿,今后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见到爷爷,可都要先抱一抱爷爷这个糟老头,不能嫌弃哦。”

“好。”那时候的白夜以为,这只是老人家单纯的宠逗玩笑。

但当白夜“蠕动”着身体,爬进白战的棺材里,靠上那已经僵硬的尸体时,她就知道真的并不是玩笑。

“嗡!”因为有一团白芒,就在她抱住白战时,从白战的体内涌出,并在瞬间进驻她体内。 这一瞬间,白夜只觉得,好像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在鱼贯入她的体内,让她有种吃太饱的感觉。

而这时候的白夜,完全不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被别人看在了眼里。

“主……主子……这这女女的,好好恐怖!她她被挑断了手脚筋,居居然还‘跑’得那么快!而且她刚才明明窒息死了!”

“主主子!咱快走吧,这真是诈尸!”一名侍卫模样的小哥,在看完全程后,就战战兢兢的,对身前一名身穿低奢黑袍,浑身散发着矜贵王者气势的男子建议道。

但侍卫小哥很快就沮丧的发现,他家主子半点理会他的意思都没有,人家正在“兴致勃勃”的,继续盯着那“怪物”呢!

与此同时。

“嗡嗡……”

随着奇异力量的不断涌入,棺材中的白夜,也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她被挑断的手脚筋,在快速的修复;她脸上那条狰狞的伤口,被修复如初……她浑身上下从内到外,都在发生着不寻常的异变。

而随着她的变化发生……

“嗡!”

白夜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但还不等她仔细打量清楚,她就敏锐的察觉到,有一道白芒冲她“射”了过来!?

白夜下意识一躲!但没有成功,因为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脖子的大动脉处,被某种生物粘附住了!

“窣窣……”这生物还在她脖子上摩擦了一下。

“!”白夜完全不敢动了,因为她非常清楚,如果她轻举妄动,被一口咬出大动脉,那她的下场,就跟之前那些被她咬死的人一样。

这个位置,是可以瞬间致命的!

但……

就在白夜全神贯注的,绷紧了神经,准备抓到机会立即反击,让自己脱离危险时,她听到了一声声奶娃娃般的哭声?!

“哇……”

“哇哇——”

“……”

这哭声就从她脖子上发出,她还清晰的感应到,有某种动物的小嫩爪,也在哭声响起时,紧紧的抱在她脖子上?

“……”白夜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了,但她却能奇异的感知到,在她颈上的小生物,似乎对她有种很依恋的感情?

白夜因此微微低头的,看向自己的颈。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团白色的毛茸茸小东西,正紧紧的粘附着她。

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小东西也动了,它把头从白夜颈间挪开,并看向了白夜。

“!”白夜顿时瞪大了瞳孔,因为这小东西……好萌!它有一双大大的,灵动如大海波浪的圆眼睛,一团毛茸茸的,好似肥嘟嘟的小球。

“呜呜……小夜儿好坏,这么久才来找人家,呜呜……你再不来,我都要死了,呜呜……这里好冷好冷,呜呜……”小东西哭诉谴责着,好像白夜对它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坏事。

白夜懵了好一会,正准备开口问这突然出现,还会说话的小东西一些问题,可小东西却忽然瞪大双眼!眸放凶光的叫道,“小夜儿你快出去,那个人渣青玄天来了!快去打死他!” “嗡!”

不等白夜搞清楚情况,她就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奇怪的地方。她依然置身在棺材中,而在她的眼前,是白战枯瘦死灰,布满褶子的老脸。

“小夜儿,快来看爷爷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小夜儿,爷爷有好吃的桂花糕。”

“……”

记忆中关于白战的画面,不由自主的重现在白夜脑海中,她能清晰的体会到,这个老人很疼爱自己的孙女。

可就是这样一个,被老人捧在手心,呵护着长大的小姑娘,却被活生生的逼死了。而逼死她的主凶,是她从五岁开始,就下意识去依恋,又慢慢的,深入骨髓去爱慕的未婚夫。

“呵……”也许因为已容为一体的缘故,白夜能清晰的体会到,在她的内心深处,有着一种又酸,又恨的绝望情绪,在不断的扩大激化。

从前那些青涩美好的画面,最终演化成了,原本的白夜临咬舌自尽前的,那些丑恶的乞丐脸,而这些脸又在瞬间,全部变成了——青玄天的脸。

恨!

恨……

有无穷无尽的恨意,似乎要从白夜的心房里撕裂出来,以至于她不得不下意识的,去轻按着自己的心口。

“小夜儿,他会死的,我总会手刃他。”白夜平静的,在心中对“自己”说道,那股滔天的恨意,才因此缓缓的潜散。

“人在哪里?”青玄天的声音,也恰此时撞入了灵堂里。

原本已经带着柳茗烟走了的青玄天,忽然听到这方位有骚动,那些乞丐更是发了疯的跑出去,他细问之下,就知道了白夜“诈尸”的事。

难道……

“夜儿,你在哪?”青玄天想到了,关于白家传承的一些细节,他觉得白夜应该不是诈尸!而是在绝境之下,觉醒了白氏的传承。如果真的是这样……

青玄天越想就越激动,声音更是下意识的,放得非常轻柔道,“夜儿,我是你天哥哥,你在哪?”

“呵……”棺材中的白夜,听到这些声音就嘲弄的笑了。她那双冷漠的眸,在这一瞬间缓缓的幽暗了下去。

“哒。”白夜伸手扶住棺材板,徐徐从棺材中爬起身。

“天哥,……”匆匆跟着青玄天赶到的柳茗烟,刚想劝青玄天说这里没人,还是快点回去吧,她就看见一身血的白夜,从棺材中爬了出来。

接着,柳茗烟看到一双邪恶的,幽深瞳孔盯向了她!她瞬间有种被地狱恶鬼盯上,就要被索魂的感觉。

“鬼啊——”柳茗烟吓得当场尖叫出声。

而此时的青玄天,也已看到从棺材中爬出的白夜。

因为被毁过容,又咬死过人,所以尽管白夜的伤口已恢复,但她浑身上下依然血淋淋的,再配上她幽深冷漠的眼神,还真有种恶鬼来索命的即视感。

“夜儿……”青玄天也被这样的白夜吓了一跳,但他很快缓过神来,并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棺材边的白夜。

“夜儿,都过去了,跟我回去吧。”青玄天的声音很轻很柔,看着白夜的眼神更是温柔至极,就像是一位非常呵护未婚妻的深情未婚夫。

如果白夜失忆了,她大概真要以为,这是个很喜欢她的男人。但……她没有失忆!她清楚的记得,发生在这具身体上的所有事情。

“天哥,别过去!她会吃人的!”灵堂门口的柳茗烟,眼看青玄天就要靠近“鬼”了,她立即惊恐的叫道。

而就在她话音落定时。

“唰!”白夜身形一动,顿如豹子突袭猎物般,一下子撕向了青玄天这个人渣。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