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丽芳周允石什么小说 孙丽芳周允石全文免费阅读

孙丽芳周允石什么小说 孙丽芳周允石全文免费阅读

孙丽芳周允石是著名作者靓野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咱们接着往下看孙丽芳癌症晚期在医院回想自己这拼搏的一生,妻凭夫贵风光无两,儿女双全人人称羡,怎么就沦落到无人看管死在手术台的下场?是信了“我养你”这句情话?是儿女恨她偏心?还是各路亲戚道德绑架却不管她的处境?要是能重来,她绝不会辞掉工作辛苦备孕,不会省吃俭用贴补白眼狼娘家,更不会给“闺蜜”拉关系助她平步青云….. 她也不会忍气吞声演好一个“完美太太”。就在她奇迹重生那天,却意外发现智能手表跟自己一块穿过来了。作为交换,源源不断的未来订单找上门来:—请你转告我妈,千万不要跟看起里和善的继父结婚!—请你帮我告诉过去的自己,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千万不要逃学打工!—-我后悔了,对不起父母,请你告诉他们不要卖房借钱给我,如果可以的话,拦住要未婚生子裸嫁的我!……孙丽芳靠着“手表”发家,混得风生水起。直到有一天,她接到一个男人的订单,男人声音压迫感十足,沉稳肃穆。没人比孙丽芳更熟悉这个男人,她的丈夫用全副身家下了系统顶配订单。看着巨额财富,孙丽芳冷笑接单。也就这那一天,周允石站在泼满红漆的门前,女人在前厉声呵斥看笑话的…

《暴发户的原配重生了》 第5章 免费试读

孙丽芳在腕表上细看【置愿】的条例。

——随着科技的进步,人类渐渐失去了愿望,或者说愿望变得难以实现。

——我们是来自未来的科技公司,通过时光漏洞挑选磁场接近的用户,构建平等交换的玩家体系,将梦想照进现实。

玩家规则:

——以执行者为媒介,未来与现在的人物间不能有任何对话,一旦发现视为作弊,扣除所有积分,重生者以及子女将永远消失。(备注:从所有人记忆里消失。)

——双方采用匿名拟音沟通,交易结束后用户将失去相关核心记忆,产品最终解释权归【置愿】科技未来所有。

耳边传来刘畅歉意的声音:“姐,实在不好意思,我还有事,你看能不能。。”

刘畅自知理亏,话还没说完耳朵就先红了大半,“算了,我还是给你送上去吧。”

孙丽芳带她绕了几个个圈,走得小姑娘上气不接下气,其中几个转弯更是引得女儿频频看向她。

虽然有点不道德,可是想到小燕描述里刘畅悲惨的未来。。。

今天务必要拖住她。

在绕到不知道第几个圈时,女儿看了眼卡通手表,催她,“妈妈,林老师快到了~”

咦?林珍珍?

看着“老好人”刘畅,孙丽芳突然有了个主意——

嫁给丈夫之前,孙丽芳买了套老破小自住方便上班,婚后这套房就闲置了。

后来,城市改造拆迁赔款。

然而,“一夜暴富”的好事没能落在孙丽芳头上。

因为就在今天,她的好闺蜜林珍珍,用给孩子介绍学校为交换,忽悠求学心切的自己帮她申请城市户口,在房产证上加她的名。

。。。

刚到家,已经有人在门口等了。

孙丽芳看下表,距离上课还有十五分钟。

听见动静的女人往这里看。

女人穿着水洗牛仔裤,白衬衫外罩个棒球服,越走越近,弯腰笑问:“小公主,去哪玩了啊?”

“我们去——”周心雅开口便答。

突然,她似乎恍然想起什么,小手背在后头小大人似的摇头,“这是秘密。”

听到这话,林珍珍是懵的,什么秘密?

不过,她今天有正事要办。

“姐,你可算回来了,东西我带来了,你赶紧签字吧!”

一进屋,林珍珍从包里拿出【转让合同】,侧身靠在沙发上,递笔急切的说:“快签吧!现在名额不好弄,光送礼我就花了几万块,不过谁让你是我姐呢?”

孙丽芳没搭腔,倒是刚放下大包小包的刘畅皱了下眉。

这是别人的家事,她不好过问。

突然。

孙丽芳唤她过去,让她帮忙看合同。

“姐你这是在怀疑我吗?”林珍珍不可置信的说:“为了让心雅读好书,我忙前忙后,你现在竟然让个外人来抹我的面子!得得得,我算看错人了,上赶着给你找关系,热脸贴你的冷屁股,是我犯贱!”

“既然这样,心雅的学校你找她帮你!”林珍珍气愤地站起身,收好合同,作势要走。

刘畅莫名其妙身上多了个担子,正要开口解释—

她只是个送货的。

然而,孙丽芳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拉着她坐下。

“不急,我再考虑考虑。”

周心雅年尾出生,晚一年读书根本不用找学校,前世她就是太急迫给人钻了空子。

林珍珍她本来笃定孙丽芳是从山沟沟考出来,重视教育的她为了孩子上学,啥条件都能答应,故意吊她一段时间,眼瞅着今天就要收网,可直到她都要走到玄关还没来拦她。

难道,被她察觉了?

不一会,林珍珍打消这个念头,她没那么聪明。

孙丽芳淡定的坐在沙发上,竟丝毫没有挽留之意,见状,林珍珍狠狠捏了把大腿,做足戏份,“姐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我钱都帮你垫上去你才反悔,要是你早说舍不得房子,何必坑我呢?我也只是个穷学生啊!”

来之前,林珍珍做了两手准备,就算不签合同,那走关系花的钱总得给,要是她问多少钱?

有外人在,看她不狠狠敲她一笔!

果然,孙丽芳笑眯眯的:“走关系花了多少呀?”她打开皮夹,“快点说,完事我还要煮饭呢。”

林珍珍心下一喜,假意思索了下才回复她:“零零碎碎大概不到四万,姐你看着给。”

故意这么说,算上人工她总不好意思再问吧。

孙丽芳“嗯”了声,伸手,“给我看看。”

“什么?”

“账单啊,你买东西不会没有单子吧?”

这下把林珍珍问懵了,她没想到这出,孙丽芳向来脸皮薄,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再说了,她哪有账单,就算有,现在也拿不出来。

“贵重烟酒都是托人买的,那现金我取出来给人总不能问人要回执吧?”林珍珍表现得委屈至极,看向刘畅,“这个姐姐你来评评理。。。哪有人这么干的,太让我为难了吧!”

突然被点名的刘畅点头附和“的确——”

林珍珍正得意,却听她又道:“公平起见,银行肯定有交易记录,我们去查一下就行。”

作为商场经理,天天跟银行打交道对数字无比敏感。

林珍珍没理她,扭身哭丧着脸,开始诉说她有多么多么辛苦,那个学校多么多么好—

“我把你当亲姐,怎么会骗你呢?”

林珍珍情真意切的打感情牌,说到口干舌燥,依旧没等来孙丽芳的回复。

“姐,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也不相信我,是不是姐?你压根没把我当妹妹!”

以往只要她这么一说,孙丽芳就会立马妥协。

“你就说是不是?”林珍珍逼问道。

一直没说话的孙丽芳突然笑了,“是!”

她面容冷淡,看向她,“我不仅不相信你,我还瞧不起你!”

“可笑!你一个免费师范生上哪弄四万块,还好心帮我垫付?”

“是不是你说一百万我就给你一百万呢?”

看着林珍珍逐渐破裂的面具,孙丽芳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冷笑。

前世的她到底是有多傻,太好面子,任由别人把她当傻子。

刘畅拦着林珍珍,明白大概情况,转头冲她拼命使眼色——不要再激怒她了。

女人眼神浸满了仇恨,死死的瞪着孙丽芳,五官扭曲,在失控的边缘徘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