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林沐希白瑾睿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林沐希白瑾睿完整版小说全文章节app内免费阅读

精选热书《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是来自作者花楚楚最新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沐希白瑾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五年前,她被狠心抛弃,孩子被偷。她什么都没有,连乞丐都不如。五年后,她华丽转身。有宠爱她的家人,有一份让人羡慕的工作,和几个同样替她着想的朋友。她是人生赢家。直到遇见他,五年前的往事涌上心头。她这才发现,原来从不曾忘记。她发誓要拿回她的所有,一样不少!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第007章领证 免费试读

空气像凝结了似的,两个人就那么坐在沙发上不说一句话。

最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瑾睿忽然开口说着:“有问题,当然有问题。”

“你,你不答应?”

林沐希弱弱地问着,白瑾睿自己开口说着:“当然……不是,不过我还有补充。”

“哦,你说。”林沐希终于放心,其实要是白瑾睿不答应,那她也完全没办法。

“很简单,在其他人面前,我们得装作一对恩爱夫妻。”

白瑾睿风轻云淡地说着,原本林沐希还觉得她欺人太甚,可是现在看来到自作多情了。

白瑾睿说罢,便拿起笔有力地签上自己的名字,他的侧脸刚好落进林沐希的眼里。

林沐希偷偷地看着签名的白瑾睿,她心想这男人还真是妖孽,这么多年过了去,岁月竟没在他的脸上留下一点点痕迹,反而他更加的稳重成熟。

就在女人看的入神时,白瑾睿却忽然开口问着“看够了没?”

林沐希顿时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如果此时有个地洞,她一定会钻进去,太丢脸,所以只好否认:“看什么?我才没有,你,你别自作多情!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是吗?既然你不知道我的意思,那又为什么说自作多情!”白瑾睿一字一句地问着,林沐希闹了个大红脸,干脆继续否认:“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再见!”

林沐希说完便转身迈开步子,看着满桌子的美味,白瑾睿摇摇头,迈开步子跟上去。

林家大宅。

林沐希前脚刚进来坐在沙发上跟着林爷爷聊天,白瑾睿就跟进来。

女人傻眼了,惊地从沙发上站起来,看着白瑾睿忙开口问着:“你,你怎么来了?”

“希希,刚才你忘记拿手机了。”

白瑾睿把手机递过去,林沐希一怔,没错,这就是在自己的手机。

可为什么会在白瑾睿的身上?她记得明明是装在包包里的啊!

白瑾睿当然不会告诉林沐希,其实是趁着主人不注意,故意从她包里拿出来的。

此时此刻,他仍旧是一副相当无辜的样子,看着林沐希。

林爷爷听着白瑾睿和林沐希的对话,他大概也是明白过来,便道:“希希,你还不跟阿睿道谢?”

“爷爷,谢什么谢?我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白瑾睿谦恭有理地说着,林沐希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看着白瑾睿这个样子,她心里就特别不爽,她记得听清楚手机是放在包里的,明明是白瑾睿搞的鬼。

可是现在的情形倒像是她欠白瑾睿的一样,这种感觉林沐希十分不喜欢。

不过林爷爷倒是很开心:“不错,阿睿,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登记结婚?”

“希希说明天,我都听她的。”白瑾睿绅士地说着。

林沐希心头一跳,虽然她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可当白瑾睿如此光明正大说出来的时候,她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希希,你看看阿睿多懂事?你以后要跟阿睿好好过日子,听到了吗?”

林爷爷语重心长地说着,看着林爷爷笑容满面的样子,她自然也是开心的。

白瑾睿待到很晚才回去,林沐希也迫不得已陪着。

送白瑾睿出去的时候,林爷爷忽然说要不人就让白瑾睿住在家里好了,林沐希吓的直接摔在地上。

林爷爷噗嗤一声笑了,示意地看着白瑾睿,白瑾睿心下了然,忙扶起林沐希。

林沐希趁着林爷爷转过身去,这才甩开白瑾睿,低声质问:“白瑾睿,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没有啊!”白瑾睿摇摇头,看着林沐希警惕的样子,心里想着他到底怎么才能让她卸下坚硬的外壳?

“阿睿,我的提议怎么样?”林爷爷又继续说着,林沐希忙扑过去:“爷爷,你这算什么啊,人家还是个女孩子!”

“哈哈,哦,我知道了,害羞了,既然如此,阿睿,明天你再过来吧!”

林爷爷忽然几步上前,贴近白瑾睿低语:“阿睿,你不会怪我吧?”

“怪?为什么?爷爷,您多心了,我怎么会怪您?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

林爷爷欣慰地笑了,白瑾睿离开后,林沐希便问:“爷爷,你们说什么了?”

“这是个秘密!”

林爷爷说完便回自己的卧室,林沐希无奈地摇摇头,真不知道爷爷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以前他们可是无话不说呢!

窗外月光皎洁。

林沐希无一例外的失眠,尤其是想到明天要跟白瑾睿去领结婚证,她心里就忐忑不安。

五年前,她还没怀孕的时候,白瑾睿就说要和她领结婚证,可是直到后来她连孩子都生了,结婚证还是没领,再到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可是如今,他们却要再这种情况下领结婚证,想想还真是有些可笑。

翌日晨起。

林沐希还没起来,林爷爷已经在门口喊了,林沐希心里那叫一个郁闷,这大清早的,难道就不能让她好好休息吗?

可是林沐希有什么办法,她还是着急地穿好衣服出门。

“爷爷,早啊!”

“早,怎么了?昨晚激动的没睡好吗?”

林沐希一头冷汗,激动?他老人家到底是从那里看出来,她激动的?

“哎呦,爷爷……”

林沐希撒娇,林爷爷呵呵地笑了:“阿睿,他已经在楼底下等着了。”

“什么?爷爷,你,你说什么?白,白瑾睿在楼下?”林沐希瞪大双眼盯着楼下,林爷爷点点头。

林沐希只觉得冷汗连连,又跑回房间照了照镜子,这才下楼去。

她刚到客厅,一眼就看到白瑾睿那高大的身影,他穿着蓝黑色西装,笔直地站在客厅。

“希希?”

白瑾睿那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响起,林沐希微微怔神,那年也是这么唤着她的。

只是这一声,那时候情窦初开的林沐希,便跌入情网。

林沐希没有回答,径直走到白瑾睿身边,她怕才白瑾睿又和林爷爷胡说,所以干脆开口道:“阿睿,我们走吧!”

阿睿?她有多久没这么喊他了?白瑾睿有些失神,不过很快便回过神来,跟着林沐希出去。

车子上,白瑾睿迫不及待的问着:“希希,你刚才喊我阿睿?”

“白总,别自作多情,我只是顺口一说罢了,而且刚才爷爷在旁边,我不希望他担心而已。”

林沐希说着,白瑾睿怔怔地看着一旁的女人,他的神色有些伤感,许久才抬起头来,问:“希希,你就这么恨我?”

“恨?有爱才有恨,我们有吗?”

白瑾睿不在说话,只是启动车子。

民政局,领证过程很快,仅仅只用了十分钟不到的时间,林沐希从大厅出来觉得感慨万千,别人领证都是一副欢欢喜喜的样子,可她呢?

“我送你上班。”白瑾睿打开车门,林沐希却直接拒绝:“不用,我自己可以。”

五年来,她做什么事都是一个人,所以习惯了。

白瑾睿僵在原地,最后干脆一把打横抱起林沐希放进车子,自己坐在驾驶位置,忽然他整个身体都贴过来。

林沐希惊地瞪大双眼,零距离解除,让女人的脸颊迅速爆红,她的嗓音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一样,颤抖着:“白瑾睿,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听到没有?”

“安全带。”白瑾睿丢下三个字,仔细而又认真地替林沐希系好安全带,忽然抬起双眸,凝望着视他如豺狼虎豹的女人,不禁失笑:“放心,我不喜欢你!”

林沐希知道的,五年前,这个男人就说过不喜欢她,厌烦她,可是为什么当他如此直白地说出来时,她的心却还是那么难受?

不过很快,林沐希便调整过来,灿烂地笑了,回敬:“最好是,不过我倒想问问,你为什么要跟我领证?”

“林氏。”白瑾睿吐出几个字,林沐希讽刺地笑笑,心想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看来她真真是自作多情了,就在这之前她还以为,还以为……

林沐希,你简直就是个笑话,还多此一举的签什么协议,其实根本不用,这个男人只是为了得到林氏财团的庇佑,仅此而已!

“怎么,你以为我喜欢你?”白瑾睿试探地问着,林沐希听了这话,便伪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耸耸肩:“怎么可能?我们结婚,不只是各取所需吗?”

各取所需?

白瑾睿脑袋周围一直晕晕乎乎的回荡着这几个字,好一会儿才稍稍恢复如常。

车子开动,没多长时间就停在清风杂志社门口。

白瑾睿打开车门,林沐希疏离而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白瑾睿听到谢谢这两个字,浑身触电,他们已经是夫妻,可为什么却愈发疏远?

白瑾睿就那么看着林沐希的背影消失在路的尽头,他才驱车离开。

林沐希一到办公室,黎静就颠颠地奔过来,问着:“希姐,你这是干什么去了?我可什么都看到了啊!”

黎静刚才站在门口,把林沐希和白瑾睿在一起的画面看的清清楚楚。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