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简漾于十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简漾于十安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简漾于十安是作者笙笙余年经典小说中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但她还是说离开了。并且是净身出户。那就是简漾觉得自己最牛逼的地方。那一天,简漾约的于十安,就在于十安医院后面那条带着一些年代感的小巷里。与于十安肩并肩静静地走着,男人的腿很长,她跟得有点吃力,但固执地不想被他甩在后面,不一会儿,她的鼻尖就冒出了汗水。

《离婚后,前妻变得娇又美》 第6章 她居然把他拉黑了 免费试读

薛广兰再打过来,于十安直接拒接。

再打,还是拒接……

直到薛广兰自己泄气不打了,于十安的手机才消停下来。接下来她再怎么上蹿下跳,折腾周莱,那都是于十安看不见的事情了。

还别说,被老太太这么一折腾,于十安的心情没来由地好了些,那点“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情绪没了。

办理了托运手续,一个人就坐在空落落地候机大厅里刷朋友圈。

于十安的私人号上都是一些亲朋好友,还有一些同学同事和医学界的同仁。

有的在吐槽“一罩难求”,有的在吐槽普通一次性口罩都已经买到了六七块一个,有的在转发一些关于冠状病毒的学术性文章,还有全国各地抗疫战线上的感人事迹,再有就是各种搞笑P图和搞笑文宣。看着看着,于十安突然发现,好像好长时间没刷到简漾发的朋友圈了。

简漾其实是个骨子里挺文艺的姑娘,发朋友圈发得不算特别勤,但会隔三差五地随性而发,都是她一些真实的所见所闻所感所想。

简漾还特别会拍照,天上的云,草上的露珠,窗外的街景,经她的手好像随意一拍就像电影镜头画面一样,再配上她自己写的文案,就特有诗情画意了。

所谓文如其人,不浮不躁,淡雅清新,赏心悦目……

于十安找到简漾的微信,点开她的朋友圈。

发现她不但最近没发,就连之前他看到过的内容也都被清空了。

于十安发傻地盯着简漾头像下面的大片空白,像极了在他生命里的留白,越发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半年多,他不知道那个女人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她人在何地,不知道她那里的疫情严重不严重。现在全国都在抢购口罩,也不知道她买的着口罩吗……

于十安感觉脑袋开过光一样,居然找了个主动联系她的好借口。

作为一院之长的他,给自己亲朋好友准备些日常所需的口罩也不算什么难事儿,应该不会显得特别上赶着吧?

于十安忙不迭地返回到跟简漾的微信对话框,他们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大约九个月以前简漾约他出后那天。

简漾问,你出来没?

他回了句,马上下楼。

简漾,嗯,我就在医院大门口等着呢。

其实细想起来,那时候作为他的院长夫人,别说他的院长办公室了,就连他医院的大门她都很少进。

他们之间好像从来不亲密,那时候他却没怎么察觉到这一点,但是因为她主动邀约,还当真激动了一把,怎么又会想到他的第一次约会最终是以分手为结局。

“你最近还好吗?”

删掉,寒暄一向不是他的风格。

“你那边疫情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再删除,她人在哪儿他都不知道,这么问他心里有点虚。

“今年过年回老家了吗?爸和艳姨有没有问起咱们的事儿?”

继续删,用脚趾头想想这个年她肯定不好过,哪壶不开提哪壶更不合适!……

这样反反复复写了删,删了写,大约过了有二十多分钟,于十安才在输入框里才写下了——

“把具体地址给我我让刘钦寄些口罩给你”

他检查了三遍,没有标点符号,说话口气直接而强势,是他于十安一贯的风格,才按了“发送”。

随即他们的对话框内就出现了一个红色叹号,后面还跟着一行灰突突的小字“请添加对方为好友后再开始聊天”。

于十安愣了五秒钟,才反应上来,他被简漾拉黑了!

这个女人可真绝啊!

好得很!

简漾终于鼓起勇气给于十安打电话,于十安正被他妈缠着,电话被占线,后来小9就醒了,她喂了一会儿奶。然后刘姐把小9接过去抱,她就又给于十安打了个电话,对方已经关机了,应该是已经上了飞机吧。

一直到晚上许彤彤下班过来看她,她都有点儿神不守舍。

第二天,简漾抽空又给于十安打过两次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就算再忙,回电话的时间不会没有吧。所以是对方压根儿就不想接。

产后第三天,是简漾母子出院的日子,她的心情一直算不上美丽。

知道秦凯出差回来了,许彤彤就没再跟台里请假,让秦凯过去给简漾办理出院手续,送他们母子俩回家。

秦凯是简漾除了许彤彤之外,唯二的好朋友。也是不是亲哥胜似亲哥的存在。

小时候秦凯家跟简漾奶奶家一墙之隔,简漾在上高中住到她姑简志红家去以前,他们几乎天天混一起,那是一起下河摸鱼一起上树摸鸟窝的革命友谊。只是后来简漾上了大学,秦凯只读了个职专。他们的联系少了些,但是关系从没感觉到疏远。

再后来。简漾在上海交大毕业后给一家互联网文化公司做文案,秦凯就开始跑长途运输了。

简漾离婚后从上海挪窝到了北京,因为许彤彤就是北京人,到了北京也不至于孤单,好巧不巧跟秦凯遇上了。才知道秦凯现在自己做了一家快递公司,也算是事业有成了。

因为跟简漾的关系,秦凯和许彤彤也很快熟悉起来。简漾肚子大了,行动越来越不便,秦凯跟许彤彤俩人就轮班照顾简漾一个孕妇。

秦凯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回去的时候简漾坐副驾驶,刘姐抱着小9坐在后座。

“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志鑫叔说?”秦凯一边开车,一边斜了一眼简漾。

“跟他们说不说有什么关系。”简漾垂下眼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再怎么样志鑫叔都是你亲爸,这么大的事儿,你瞒着他不太合适。再说,小9是一大活人,见天儿长,你也瞒不住呀,迟早不都得知道,你瞒得时间越长,他心里越有疙瘩。”

其实,简漾压根儿也没想瞒谁。真觉得跟他们没多大关系。

“你想多了,”简漾抿唇笑了笑,“人一家三口过得好好的,我老瞎掺和什么,再说了,你觉得他们稀罕知道我过得好不好吗,这么多年了,除了管我要钱,他们什么时候当我是一家人?”

毕竟是自己亲生父亲,心里没有怨是不可能的。

简漾转头看着秦凯,“就算跟他们说了,又能怎么样!一个离了婚自己带孩子的姑娘,人心里不定怎么膈应呢,除了觉得我给他们丢人现眼,还能怎样。”

秦凯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一下,有些后悔跟她提她爸了,“那志红姑呢?”

简漾不说话了,她姑对她是真好,不说是因为她心虚。

秦凯吁出一口气,极力地忍着暴走的情绪,“那孙子呢?打算一直瞒着?凭白才给他养儿子?”

简漾知道“那孙子”指的是于十安,撇撇嘴,“什么叫给他养儿子,离婚也是我自己提出来的,孩子也是我自己要生的,小9是我一个人的。”

“你说你傻不傻!跟小时候一样,特么又傻又倔。”秦凯愤愤然地说。

简漾打趣他,“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白捡一大外甥,还不偷着乐?”

“呵!谁特么稀罕。”

“凯哥哥……”她还是像小时候那么叫他。

秦凯立马闭嘴了。

简漾租的房子在鹿鸣花园的高层,是个两居室,统共不到七十平。在城市大学附近,虽说算不上多新的房子,装修得蛮有格调的,因为紧挨着学校,小区和周边配套环境也还可以。

秦凯直接把车子停到单元门口正对着的地上停车场,刘姐抱着孩子下车,打算等简漾下车。

秦凯连忙指了指大户门,说刘姐,“你先抱着进去,别给孩子吹感冒了。”

看到刘姐抱着孩子,紧走两步,进了入户大堂,才转过去给简漾开了车门,硬把简漾的卫衣帽子扣到她脑袋上从让开地方让她下车。

简漾眯了眯眼,对着秦凯傻乐。

秦凯顿时有点飘了,“是不是觉得你凯哥特别帅!”

“那倒没……”

秦凯刚想爆粗,就听简漾说“就是觉得我凯哥特别暖。”

秦凯僵了一下,抬手敲了下她卫衣帽子下将将露出来的脑门儿,“傻样儿,走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