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漾于十安全文阅读 简漾于十安小说最新章节

简漾于十安全文阅读 简漾于十安小说最新章节

简漾于十安是著名作者笙笙余年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下面看精彩试读!但她还是说离开了。并且是净身出户。那就是简漾觉得自己最牛逼的地方。那一天,简漾约的于十安,就在于十安医院后面那条带着一些年代感的小巷里。与于十安肩并肩静静地走着,男人的腿很长,她跟得有点吃力,但固执地不想被他甩在后面,不一会儿,她的鼻尖就冒出了汗水。

《离婚后,前妻变得娇又美》 第5章 前夫的现任打来的电话 免费试读

简漾从一开始就知道,选择单亲妈妈这条路,会很难。

她自己就是单亲家庭长大、从小缺爱,可她从来都不怕苦。

她要的不是那种看起来的体面,因为再艰辛的生活都好过每天面对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那么狼狈。

离婚,她是心痛了一下。

却不后悔。

手里的电话突然震动一下,随即电话铃声就响了起来。

简漾生怕吵醒小9,看都没看来电号码,手忙脚乱地按了接听键,压着嗓子轻声说,“喂?你好?”

“简漾,是你吗?”电话那端是一个女人有些急躁躁的声音。

简漾一时半会儿没听出是谁,“我是简漾,请问您是哪位?”

“我,周莱!”简漾握着电话的手一颤,心跳漏了一拍。

于十安未必知道,为了让她离开于十安周莱明里暗里下了多少功夫,可她知道。

难不成他们离了,还没能让周莱放心,所以是周莱知道她有了孩子?

那么她卡里那些钱的来路就能想得通了。

简漾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周小姐,该说你是太自信呢,还是太不自信呢,我已经离婚大半年了,你还能找上我?”

周莱自知简漾对她不满,甚至说怀恨在心很正常。简漾嘲讽她不自信,她很不想认,却不得不认。

周莱从心里鄙夷简漾没学历没背景,什么都不是,可人家却曾是于十安明媒正娶的女人,她没有办法不介意。

特别是见证过离婚之后的于十安如何狼狈的,周莱不得不防备于十安真就爱上了这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了。

她这会儿根本没多时间听简漾胡扯,“十安要去武汉了,你快给他打个电话,不能让他去!”

“你说什么……”简漾突然觉得最近脑瓜儿都有些不够用。

“你现在还在上海吗?离虹桥机场有多远,要是离得近,你能不能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也只有你能劝得动他了。”周莱急吼吼地,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东方航空,T3航站楼,你快去啊!”

简漾懵逼了大约有十余秒,总算反应过来了,“你是说于十安要去武汉了?”

也对,这个新冠肺炎,好像跟他的专业正好对口。

他居然去援鄂了!

她有点热血沸腾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儿!

“你不知道,现在武汉那边的局势有多严峻,我以前一个同学,一直跟着谢清运老师身边的,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说老师已经感染了,还是重度感染,很有可能挺不过去死在那。你和十安不管怎么说,也算夫妻一场,你不会眼睁睁看着他也去送死对不对……”

送死,两个字让简漾的心跟着揪了一下。

她昨天还在朋友圈刷到一张被网友恶搞的图片,叫“全国人民眼中的湖北人”,把人都P成了满口獠牙的僵尸。新冠病毒有多可怕,她一普通人并没有一个具象的认知,但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有时候天灾人祸不可抗,而且她妈就是因为非典疫情死在了北京。

这个冠状病毒可能比非典更可怕,要不然,武汉也不会封城了吧。

于十安作为专科医生,应该比一般人更清楚这个病毒的威力,他肯定知道去武汉多凶险。

这就是所谓医者仁心,她懂的。

这就是一个血性男儿的理想抱负,这是他的热情热血,她懂的。

别说她现在是前妻,就算他们还没离婚,于十安做这样的决定,她又有什么理由阻止他呢。

“简漾,你在听吗?不快点儿就来不及了!”……

耳畔周莱絮絮叨叨的声音还在,简漾却神游出好远,将将回过神来,还没想好怎么回复,听筒里又传来了薛广兰的声音:“你劝都劝不住,她就算去了见到十安,能留得下人?小莱你是不是急糊涂了?”

她们这是在于十安家里?也对,他们就算没结婚,也早就同居了吧。

“对了,你那个朋友靠谱吗?明天咱就能飞美国?十安这个死孩子,关键时候怎么好赖不分呢,你有这功夫跟那个女的废话,还不如电话给十安,告诉他要是再不回来,我、我就从楼上跳下去!”

“那个女的”,指的是她?

从她叫了一年“妈”的薛广兰嘴里说出来的?简漾说不心寒是假的。

“阿姨,这都什么时候,你能不能别闹!……简漾,你还在听吗?算我求你了,帮我把十安拦住行不行?”

周莱出现在她面前次数并不多,每一次都像是开屏的孔雀,姿态端得很高。这是简漾第一次听她这么卑微的跟自己说话。她是真的爱惨了于十安吧。

简漾苦涩地一笑,“对不起周小姐,我现在真没资格去管于十安的事,而且,我也早就不在上海了。那些钱,我不能要,等你忙完,发个账号过来,我给你退回去吧。”

因为知道薛广兰在旁边,她也没具体说什么钱,以为周莱能懂。

“什么钱?”周莱随口回了句。

简漾愣了一下,她又想错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搞错了吧。”

简漾把电话挂了,敲着手机的黑屏,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出了神。不是周莱的钱,那就是于十安给的了。

可他为什么突然给她这么多钱呢?难不成是因为他要去武汉了,怕万一回不来……

呸!

听说敲木头避厄运,简漾赶紧拍了拍床边的桌子,

问声好总可以吧,嘱咐他一下给人看病的时候注意这点个人防护,也不算过分吧。

还有这笔钱不是小数目,她不能收到了一声不吭,揣着明白装糊涂。

找到于十安的通讯录给他拨了过去,听到的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占线正忙,请稍后再拨……”

此时此刻于十安刚到达机场,正在接他妈的电话。

“十安啊,你在忙没有啊?”薛广兰还装出一副全然不知道于十安要走的样子,极其稀松平常地说。

“没,有什么事儿,你说。”于十安语气淡淡的。

“今天早上起来,我摸着我额头好像有点儿烧,就刚才吧,我还觉得呼吸有点不顺畅,你说我是不是感染了那个病毒?你要是有空,能不能现在回来给我看看。”薛广兰一边对电话说着,一边看周莱。

听老太太在这儿胡吹八扯,周莱在一旁急的抠指甲。这老太太可真是个人才,也不想想她要是真感染,还能这语气跟这儿聊天儿,于十安能信才怪。

于十安成功地给他妈气笑了,“那不能,您可是有个把月没下楼了,病毒找上你都费劲。”

“你这个死孩子,巴不得你妈被传染上是不是!”

“妈,我这边有正事儿。”

“什么正事儿,去武汉是不是,你要是敢去,咱们就断绝母子关系。”

于十安开始脑仁儿疼,老太太又开始胡搅蛮缠了,直接把电话按断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