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灵靳司御小说在线阅读 南灵靳司御最新章节目录

南灵靳司御小说在线阅读 南灵靳司御最新章节目录

南灵靳司御是著名作者叮咚了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初次,她被渣姐算计,误把暗夜中的男人当作了心爱之人。一夜疯狂……再次,“救我!”被渣男当打包送人之际,她扑向他的怀里,乞求帮助!最后,他和她手指勾勾,“我帮你虐渣渣,你帮我生继承人。”“好!没问题!”一拍即合,从此南灵在越城横着走,被宠上了天。

《靳少心尖宠:萌妻有点甜》 第002章 把她打包送人 免费试读

“分手?现在你劈了腿,想分手就分手?南灵,你把我蒋子义当什么呢?”蒋子义一脸狰狞的看着她。

南灵一脸的茫然,完全不知道蒋子义到底要做什么,“子义,那你要怎样?”

蒋子义缓缓地起身,目光冰冷的看着她,“婚期已定,如果这个时候取消婚约,我们俩家的损失极其 严重。”

“是,不能取消。蒋家丢不起这个人,我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南灵无力的点头。

“所以你帮我……你只要帮帮我, 我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你愿意吗?”蒋子义慢慢凑到她的跟前, 轻嗅着她身上的清香,慢幽幽说道。

南灵为什么感觉到蒋子义的话里有话,“帮你?我帮你什么?”

“你愿意帮我吗?”

蒋子义而是重复的问。

南灵知道自己犯了不可原谅的错,在蒋子义说要原谅她的时候,她的心里更不是滋味,因为她不配他对她那么好。

她无力的摇头,“子义哥哥,我不想这件事成为你一辈子的阴影,我……我们分手吧。”

“不许再提‘分手’这两个字!我在你的身上付出那么多年,现在众所周知,我要和你结婚了!你现在说走就走,可能吗?”

蒋子义面部微微的扭曲,抓着她的手很是用力,低声警告。

南灵被他捏得有些发疼,下意识的想要抽了抽手, “子义,你弄痛我了!”

蒋子义低头看着被自己捏红的手腕,他有些心疼的轻抚过,像是抚着自己心爱的宝贝,满目的喜欢,又透着丝丝的怨恨。

他将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里疼。

甚至尊重她,等到洞房花烛的那天,可没有想到……转天,她却在这里把自己的第一次玩掉了!

看着那床单上的血渍,他胸膛里的愤怒就不停的翻滚,恨不得将她撕成碎片!

可他又那么爱她,舍不得伤害她。

蒋子义猛地一把将她搂入怀里,“灵灵,我是那么爱你,我在尽力说服自己原谅你,所以你要帮帮我……帮我,好吗?”

听着他嘶哑的声音,南灵悔不当初,恨透了自己,绝望的哭泣在他的怀里,“好,我答应你!我都答应你!”

蒋子义欣喜的捧着她的脸蛋,“好,明天我来接你。”

说罢,他欲起身离开之时,南灵突然抱着她,低低的乞求,“子义哥哥,我帮完你,所有的一切都一笔勾销吗?”

“是,一笔勾销。”

蒋子义看着她,努力的扯开嘴角,笑。

南灵的眼里充满了感激,泪水盈盈的点头,“谢谢你,子义哥哥。”

能被爱人如此的包容,她心暖暖的。

做下这样的错事,她心如刀绞般的难受。

蒋子义走了。

南灵洗了一个脸,就准备出去迎接秦兰,她的好小妈。

打开门,却未见一人,只有蒋子义的司机在,他微倾身,“南小姐,少爷命我送你回家。”

“谢谢。”

在回家的路上,南灵一脸的忐忑,秦兰知道这件事,怕是回到家,也不可能安宁。

最后她对司机说,“回学校吧。”

“好的,南小姐。”

回到学校,南灵也没有什么心思学习,发生这么大件事,她的脑子里乱成一团。那夜凌乱的画面,总在脑海里来回的播放,怎么也挥散不去。

……

御园。

靳司御盯着手里的资料,尹东在一旁念出声,“南灵,南家大小姐。南城医学院的大三学生。学习成绩优异,性格安静。与蒋家三少有婚约,婚期就在下个月。她昨晚应该是被人下药,才会走错房间,碰上您。”

靳司御来回的抚过那张一寸的大头照,那张精致的小脸真是吸引人。

那美好的滋味更是让他此生难忘。

他对女人过敏。

碰到女人,就恶心,厌恶。

可偏偏这个女人,他不反感,甚至带着强大的吸引力。

凉薄的唇微翘,“挺好。”

“那……”

尹东不知道靳司御的意思,等待着他的命令。

“盯着她。”

“是!”

……

次日傍晚。

南灵看了看手腕上的时间,慢慢地走进酒店大厅,“你好,蒋子义预留的房间。”

“好的,稍等。”

“是南小姐吧。3303,这是房卡。蒋先生说,你先过去,他马上就来。”

“好,谢谢。”

南灵拿了房卡就直接上楼。

3303是商务套房,里面有一个小小的会议室,还有一间卧室。蒋子义是让她来帮忙谈什么生意吗?

南灵环视过四周,找到一台咖啡机,还有一些咖啡豆,想着谈事儿,就煮了几杯咖啡。

蒋子义推门进来,就闻到香浓扑鼻的咖啡味,是他熟悉的味道,也是他喜欢的味道。他慢步走到南灵的身后……

看着倩丽曼妙的身影,他的喉结滚动,手慢慢地落到她的香肩上,“灵灵……”

南灵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转身,笑盈盈的看着他,“咖啡好了,尝尝。你今天有几个客人?”

“一个。”

蒋子义看着那张姣好的脸,他真的是舍不得,可有什么办法,她已经脏了,他想到她与人辗转,就恶心!

可他却又放不下她……

所以他决定包容她。

只要她帮他一个大忙,把这件大事解决,他在蒋家彻底的站稳脚跟,这一切就够了。

南灵点点头,“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蒋子义抿唇笑,“你不需要做什么。陪着我就好。”

“好。”

蒋子义把手提袋递给她,“去洗手间里换上。”

南灵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长裙,“怎么呢?我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问题,这是我亲手给你挑的,我想你穿给我看看。”蒋子义说着,扳过她的身体,把她往洗手间里推。

南灵拿了手提袋去洗手间。

打开袋子,一股似有似无的香气飘来,特别的好闻。

她情不自禁的拿着衣服多闻了一下,是她喜欢的汉服风格。

她长相小家碧玉,穿汉服非常的韵味,蒋子义也曾说过,“灵灵,你简直就像是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美人,真美。”

他喜欢她穿汉服,她自己也偏爱。

换上红色的束胸襦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想到那夜的凌乱,她脸上的光彩慢慢消失。她脏了……即使蒋子义原谅自己,她的心里却怎么也过不去。

可南灵怎么也放不下蒋子义,数年的感情,他和她惺惺相惜,她想和他一直走下去。

南灵从洗手间里出来,裙角翻飞,美艳不可方物,不禁让蒋子义看入了迷,他手轻轻地落在她的脸颊上,唇微启,“灵灵,帮我一回,就帮我最后一回……”

“嗯,我帮你。”

蒋子义慢慢地松手,“我出去一趟,等会儿回来。等我。”

“好,我等你。”

南灵一脸满足的看着蒋子义挥挥手,这世上最在意他的人,只有他了!包容她,宠着她,原谅她……

任了家里的小妈怎么算计她。

他都把她宠在手心里。

子义哥哥,南灵此生只属于你。

蒋子义走了好久,一直没有回来, 南灵看了看时间,有些坐不住,拿了手机准备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传来刷卡声。

她以为是他回来了,欢喜的走上前,“子义哥哥……你……”

她的声音嘎然而止,满目仓皇的看着进来的男人,大概五十左右,肥头大耳,一脸的猥琐,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写满了震惊,“哇,小宝贝,你可真是别致,真像古代来的美人。”

南灵手心里渗了汗,慌张的抓着裙角,退后一大步,“你……你是不是走错了?”

“走错?我没走错,你是蒋子义的人吧??”男人搓了搓手,有些兴奋的笑。

南灵见他准确的说出蒋子义的名字,无力的点了点头,“你是他的客人吗?”

“是,我是他的客人,也是你的客人。小宝贝。”男人一脸的迫不及待,仿佛下一秒就要扑过来。

南灵惊慌的节节后退,拉开会议室的椅子,“咖啡凉了,您先坐,我去给您重新煮一杯。子义出去办事儿了,很快就回来。”

拿了咖啡杯,就欲跑。

却不想男人猛地伸手过来抓住她的手腕,“喝什么咖啡,我们先办正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小宝贝。”

“啊……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南灵惊恐的抽着手,“我是蒋子义的人,请你放尊重。”

“现在你是我的人了,小宝贝。放尊重那怎么玩?乖,爷好好伺候你,包你爽。”男人满脸肥肉都写着“猥琐”两个字。

南灵听着那些污垢言词,激动的推开他的身体,“你在说什么?”

“哎呦,蒋子义没和你说清楚吗?他为了和我合作,已经把你打包送给我了!”男人一脸不耐烦的扑过去。

南灵的大脑根本来不及运转和悲伤,全身发软的躲开男人的攻击,颤声恐吓,“你走开!你敢碰我一下,我就报警!”

“报警?这场你情我愿的游戏,警察管得着?”男人脱了身上的外套,双眼微眯的冷笑。

南灵无力的摇头,“不……不是这样的……子义哥哥不会把我送给你。我劝你理智一点,走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