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女苏夭夭涂山颜清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狐女苏夭夭涂山颜清大结局全文免费阅读

苏夭夭涂山颜清是《狐女》的主角,这本书的作者是苏二喵,下面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儿时不懂事,偷吃了供奉狐仙的祭品,差点殒命。身为仙婆的外婆为了保住我,将我许配给了一只公狐狸。成完亲我的身体便逐渐好了起来,家门口更是每天都放着一只野味。有时是野鸡,有时是野兔,偶尔还有一些大家伙,例如野猪野牛等。我满心欢喜,嫁给狐狸做名义上的妻子,貌似也不错。但外婆却自此忧心忡忡,在我一番询问下,才得知了外婆的心思。那狐狸野仙,若是对我不管不顾,等时间久了,他自会离开。如今偏偏待我极好,以后怕是一桩祸事,会纠缠我一辈子。因为野仙感情单一,看中了,便是一生。

《狐女》 第五章 送你一程 免费试读

蒋孟杰说着,将水果刀的刀尖沿着我的脸畔,脖子缓缓下移,轻轻挑开我外套的扣子,我顿时感觉身前一片冰凉。他带过来的那几个手下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眼神里面既羡慕又心动,好像恨不能取代蒋孟杰,亲自上手一般。

蒋孟杰嘿嘿一笑,将水果刀扔给其中一个手下,一边脱外套一边道:“兄弟们,你们放心,这么水嫩的妞,老子也不会一个人独享,等老子玩够了,就让大家伙也开开荤,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往死里弄!”

他这番话,说得手下的那几个保镖热血澎湃起来,齐声道:“谢谢大哥!”

看来蒋孟杰这帮人今天真的是要把我弄死在这个鬼地方……

我害怕得浑身都在微微发抖,嘴里不断的喊着“救命”但是这里荒无人烟,显然是个龟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我喊破了喉咙恐怕也不会有人来救我。

“喊啊,继续喊!老子就喜欢听女人叫唤,越叫老子兴致越高!”蒋孟杰按住我的腰部,银笑着,迫不及待的在我的脖子上肩膀上留下印记,他的手不安分的在我的身上来回抚摸,一种屈辱的感觉涌上心头,泪水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

不……不要……不要这样……不要碰我……

愤怒和不甘在我的心里面激烈的交织,那股莫名的燥热渐渐渗透到我的血液和四肢百骸,我的脑海里面突然冒出一种想杀人的冲动。

隐约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怂恿着我:杀了他……他该死……杀了他……杀了他……

这种感觉那么的陌生又那么的熟悉,让我想起了高中时候在数学老师的办公室。突然间,我的脑海里面闪过当时在玻璃上看到的那个狐狸脸的画面,恐惧从我的心底蔓延出来。

我不知道那张脸是不是真的跟我有关系,但是我本能的排斥着身体里面那股躁动和不安,我感觉此刻的我就像同时存在着两个灵魂,他们在我的身体里面撕扯争执,不眠不休。

脑袋撕裂一般的疼痛,像是要被硬生生的炸裂开一样。

蒋孟杰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变化,他本身力气就大,我的双手被控制住以后更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他的脸上挂着猥琐令人作呕的笑,让我一下子如噩梦惊醒一般,拼命的摇头,扭动着身体抵抗:“不要!放开我!不要碰我!放开我……”

“放了你?想得美!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不可!”蒋孟杰目露贪婪的凶光。

我死死的揣紧拳头,绝望的闭上眼睛,心里安慰自己,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

可是下一秒,想象中的羞辱并没有到来,一阵阴森森的冷风从我的身边拂过,耳边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仓库周围十多个玻璃窗在一瞬间全都分崩离析,化成无数的碎片飞溅出来,朝着蒋孟杰和他的几个手下,但是奇怪的是,那些玻璃碴子就像长了眼睛一眼,一到我的身边就错开,没有伤到我分毫。

“啊——”蒋孟杰双手捂着裤裆,发出一阵杀猪一般的惨叫,有血从他的手指头缝里面缓缓流出来。他的身上,脸上还有很多处擦伤,虽然看起来伤口不是很深,但是因为流着血,所以显得特别的触目惊心。

他身后的几个手下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到一秒种的时间全都倒在了地上各种鬼哭狼嚎。

“谁?什么人?谁在这里?”蒋孟杰额头上全都是冷汗,强忍着疼痛,紧张的看着周围。可是仓库里面空荡荡的,除了我们几个,连个鬼影都没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好像感觉到身边有一股熟悉的气息。

蒋孟杰盯着四周看了好一会儿,发现没了什么动静,壮着胆子捡起地上的那把水果刀,艰难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瞪着我道:“苏夭夭,你别在这里跟老子装神弄鬼!老子现在就送你上路!”

他说着,直接一刀子朝着我捅了过来。

可是刀子在离我的胸口还有一公分的距离的时候,突然硬生生的止住了,似乎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牵制住了它。蒋孟杰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他发现自己不但推不动刀子也撤不回来,半个身体像是被钉住了一样。

空气蓦地冷了几分,有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你是什么东西?我的女人也敢染指?”话音落下,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衣男子渐渐出现在我的面前。

那人肤如凝脂,美如冠玉,满头的青丝如瀑布一般披泻在两肩,眉宇间透着一股冷清与孤傲,正是那天晚上我做梦的时候看到的那个陌生男子。

他那双灿金色的眼瞳微微扫过蒋孟杰那张因为恐惧而扭曲的丑陋脸孔,浅色的薄唇微启,虽然是狠厉的语气,嗓音却如清泉漱石般悦耳好听。

“找死的话,我送你一程!”

下一秒,一米八大个头的蒋孟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钳制住脖子,硬生生的拉到了半空中。

“呃……救……救……救命……”蒋孟杰双手拼命的揪着自己的脖子,一双眼睛瞪得像死鱼眼,脸憋得像猪头,两条腿在半空中一阵乱蹬,裤裆不知不觉湿了一片,散发着一股恶心的尿骚味。

我当这蒋孟杰有多硬气,没想到也是个胆小鬼。再看跟着他一起来的那几个大块头,瞧着凶神恶煞的,浑身都是肌肉,可是看到眼前这副情景,一个个吓得都跟怂包蛋一样,哭着喊着“鬼呀!鬼……”然后撇下蒋孟杰一个人一溜烟的跑了。

蒋孟杰还在干蹬腿,脸已经憋成了猪肝色,看样子应该是撑不了多久了。

我哑着嗓子,小声道:“别,别杀人……放了他吧。”

白衣男子闻言,脸上很是不悦,皱着好看的眉头看着我:“你想替他求情?”

“我没有……我只是,不想看到有人死在我的面前。”我咬了咬唇,心里有点忐忑不安。

虽然这个白衣男子是来救我的,但是我跟他并不熟,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人还是鬼,如果不小心惹恼他的话,说不定我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白衣男子默然片刻,看了我两眼,将已经昏死过去蒋孟杰扔到一边,然后帮我松开绳子放我下来。

我的手脚被绑的时间太久了,血液不畅,落地的瞬间一下子瘫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白衣男子皱着眉头,嫌恶的瞪了我一眼,把我打横抱了起来,嘴里冷嘲道:“没用的女人,真是麻烦!”

我紧张又害怕,根本不敢说话,只能任由他抱着我往学校的方向走去。不过,他的身上隐隐有一股似兰非兰,似芷非芷的清新香气,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外婆的村子里面,我好像也闻到过这种类似草木的清香。

或许是太累了,我闻着这股清香,不知不觉竟然在白衣男子的怀里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到了学校的宿舍。

我躺在床上,脑子里面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一种恍然如梦的感觉,不过手腕上被绳子绑过的痕迹还没完全消退,昭示着昨天发生的都是真实的,并非做梦。

既然这样,那个救我的白衣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又为什么要救我?

还有那个蒋孟杰,他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会不会再来找我麻烦?

算了,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该面对的逃避也没有用。我深吸了一口气,振作起来,起床去上课。

因为起得比较早,我去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面还没什么人,只有三五个女生坐在后排的位置小声议论着什么八卦。

我进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们看我的眼神让我很不舒服,不过我已经习惯她们那种目光了,只要她们不上来招惹我,我不搭理她们就行了。

她们压低了声音小声的继续讨论,要是换做别人可能听不见,可我从小听觉和视觉就比较敏锐,所以依稀能听到她们在说503宿舍的事。

原来,我现在住的那个503号宿舍,两年前就有一个女孩子在里面割腕***了,后来听说是闹鬼,里面住着的另外三个女学生也相继搬出了那个宿舍。在我们住进来之前,这个宿舍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学生住过,没想到住进来不到半个月,又出了蒋梦云的事情。所以她们都在猜测,503号宿舍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我本来也是无神论主义者,从来不相信怪力乱神之类的话,可是回想起前天晚上,我一个人在宿舍经历的种种,不禁让我心里有些不安起来。

难道,真的如她们说的那样,503宿舍有问题?

说实话,我现在恨不得马上搬出那个宿舍,可是在外面租房子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学校附近的房子价位高,我的家境并不是很富裕,父母每个月给我的零花钱有限,我实在没办法再跟他们开口要钱,只能暂时忍耐一段时间再想办法。

当天晚上,我睡觉之前特意弄了几个大蒜头和一把剪刀放在枕头边上,据说是可以辟邪,可是我睡着没多久,迷迷糊糊的又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动静……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