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忆厉靳年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姜忆厉靳年全文阅读

姜忆厉靳年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姜忆厉靳年全文阅读

姜忆厉靳年是著名作者初颜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想知道真相,去地狱问阎王吧!”渣男未婚夫的一句话,让她死不瞑目。带着血恨,姜忆重生了。这一世,她不再是被继姐和渣男肆意欺骗玩弄的傻白甜,她翻身为娱乐集团女总裁,玩得渣男绿茶团团转。与此同时,她寻寻觅觅十二年前的真相,并且发誓保护厉家那位废物三少爷,报答他的恩情。却不料——“听说你想养我?”戴着面具的神秘厉三少逮住她,步步紧逼。姜忆脸红红的解释。“不不不,只是给你钱,给你权,不让别人欺负你。”厉三少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得人神共愤的脸,幽幽轻叹,“我这张脸除了吃软饭,难道就不值得你把我带回家?”姜忆揪着小手,又羞又恼。可您也从未告诉我,您是南川神秘大佬啊!

《重生厉少虐渣妻》 第11章 哥哥,赏个面子,喝口酒呗 免费试读

她的心上人正在打台球呢,好帅好帅,脱下的黑色西装丢在一边,白衬衣下手臂肌肉十分流畅。

“小武哥是吧,你说的,我在你们中间找个人陪酒,你就放过我?”

小武有些***,美人长得美,声音也这么甜腻好听,他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是,哥哥我说话算数。”

他就不信,别的人这美人也不熟悉,就他一个人敢抛橄榄枝,美人还那么没眼色的选别人?她若是敢,等聚会一结束,看他怎么收拾她!

厉靳年捏着的台球杆轻不可见的一抖。

这个声音……

他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姜忆轻笑着,缓步往台球桌那边走去。

她路过了不少男人,这些男人,一个个面上不动,实则都在咽着口水,期待着美人会不会选上自己……

虽然都不缺女人,可该死的,怎么突然觉得能被这个女人选上也是荣幸……

直到,他们瞧见姜忆捏着酒杯站在了一个最不可能的男人面前。

姜忆目光灼灼,浅笑嫣然,盯着戴着银白色面具的男人。

厉靳年也盯着她。

他终于相信了,真的是十二年前拒绝了自己的那个姜忆!

作为姜家小姐,她竟然穿成这个该死的样子,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厉靳年露在面具外的黑眸翻腾着薄怒,脊背也僵直了。

因为面前的女人十分不安分。

姜忆朝他笑了笑,又乖巧又妩媚,然后手臂一撑台桌子,娇媚无比的坐上了台球桌,整个人几乎就嵌在厉靳年的胸膛和台桌之间,这还不算,她慢悠悠的摆正高脚杯,往里面倒了点红酒,然后递到了厉靳年的嘴边,“哥哥,赏个面子,喝杯酒呗。”

厉靳年盯着她开合的红唇,很不想赏这个面子。

周围窃窃私语声四起。

“***,她为什么喊这个私生子哥哥?”

“还不是刚才小武嘴贱,说什么陪哥哥我喝杯酒,这小妞照样学样啊。”

“待会儿厉大少回来了,恐怕要气死了,他的女人居然选了他最讨厌的这个私生子……”

“美人有什么错,都是小武给逼的。”

“这个私生子不敢喝吧,喝了可就算碰了厉大少的女人了……”

姜忆听着这些声音,勾唇一笑,烈焰红唇扯出惹火的弧度,露肩的黑色皮衣下遮不住的雪白肌肤似乎在闪光,更别提她皮裙下一双笔直纤细的腿更是晃啊晃,“怎么了,哥哥,不敢喝啊?”

她叹了口气,视线转向刚才那个小武方向,“看来,我只好去找小武哥了。唔…”

她忽然闷哼一声。

因为洁白的手腕忽然被厉靳年攥住了,下一秒男人就着她的手,仰头喝下了一口红酒。

只浅浅一口,随着性感的喉结滚动,吞咽了下去。

可姜忆却觉得,厉靳年这眼神这动作,像是喝自己的血似的。

她幽幽一笑,在周围人眼珠子快掉下的表情中,红唇蹭到了他的脸颊,在他耳边,低语道,“厉靳年,我开始追你了。”

厉靳年眸色席卷晦暗,“姜忆,你太大胆了。”

姜忆微笑,“我走九十九步,你只走一步,这样,你会爱上我的,是吧?”

厉靳年:“不会。”

姜忆眸子睁大。

冷漠!无情!大坏蛋!

姜忆可怜巴巴道,“那我去找小武哥了。”

厉靳年气结,他悄悄摩挲她的手腕,“等你解除婚约再说。”

姜忆一呆,下一秒笑得眉眼弯弯,“好呀,那先把你手机拿出来,”见厉靳年迟疑不动,她笑眯眯,“要不然,我就呆这不走了。你这些厉家的亲戚,可都是一副想吞了我的样子,你想想……”

厉靳年咬牙,“我包里。”

姜忆立刻去摸他的包,摸上他手臂的白衬衣时才想起,他根本没穿西装啊,那就只有……,姜忆伸手探进他的西装裤兜。

没人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悄悄话,从侧面看过去,只是觉得两人十分暧昧,特别是眼下,姜忆这个贴身的动作让众人齐齐抽了口冷气。

厉靳年忍耐的皱着眉头,终于,姜忆拿出了男人的黑色手机,她从自己的铂金包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扫了扫,然后将厉靳年的手机递回给他,“好了。”

事情办完了,姜忆还有点不舍得,她瞧着眼前戴着银色面具的男人,抬头嗅了嗅他身上的中药的味道,挺翘的小鼻子几乎贴在了他的颈窝边。在厉靳年额头青筋跳动得要爆炸的时候,她从台球桌上跳了下来。

“那个,我先走了。”

她挥挥手,利落的从门口那里离去。

众人眼瞧着女人就这么溜走了,几乎十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

小武更是一个激灵,就要往门外追。

就在这时,门从外打开了。

一个穿着西装,面容英俊的男人走了进来。

小武猛地一僵,“大,大表哥?”

厉大少冷瞅着他,有些疑惑,“小武,你去哪?”

小武结巴了,“哪,哪都不去,不不不,我去上个洗手间。”

厉大少让开一个身位。

小武又住了脚,“那个,突然又不想去了。”

有人忍不住开口,“大表哥,你叫来的陪酒的那个女人……”

厉大少挑了挑眉头。

门口忽然走来一个大 波浪的女人,女人嗲嗲的一笑,挽上厉大少的胳膊,“厉大少爷,人家来晚了,您不怪人家吧?”

厉大少笑了笑,勾起她下巴,“本少很生气,要你自罚三杯。”

女人艳俗的一笑,抛了个媚眼,“厉大少想让我怎么自罚三杯呀?”

众人已经目瞪口呆。

方才开口的那个男人和小武对视了一眼,齐齐的闭上了嘴。

厉大少疑惑的扫了眼他们,“怎么了?”

“没没没,没什么。”小武摆手道。

小武都这么说了,自然没人敢多话,得罪厉大少。

一时间,包房内再次热闹起来。

只有厉靳年盯着面前台球桌上的高脚杯,伸手,擦掉脸颊边的口红印。

小骗子,这次是你招惹我,别想轻易跑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