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宠婚么么哒全文目录 宁夏盛淮霆小说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霸总宠婚么么哒全文目录 宁夏盛淮霆小说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霸总宠婚么么哒》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宁夏盛淮霆,是作者非黑即白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现代言情小说,已上架微阅云。全书主要讲述内娱当红花旦宁夏在离奇死亡后魂穿到了一个龙套小演员身上,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谁杀的,但她很怀疑那个从不喜欢她的未婚夫盛淮霆,尤其当她看见盛淮霆偷偷上了她小堂妹的车之后,她就更觉得这狗男人有问题,于是写了一首歌骂他——“我有一头小毛驴我从来也不骑,有一天它心血来潮载人去赶集……”某人听到后,沉着脸把她堵到墙角,“说说你写那歌是什么意思?”宁夏捂着鼻子嫌弃道:“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一闻就没我的贵。”男人瞬间被她气得咬牙切齿,“宁夏,用你的狗鼻子好好闻闻,这他妈是你的香水味!”

《霸总宠婚么么哒》 第012章:你这种人 免费试读

  傅司辰这一路走来都是众星捧月的,乍一看见如此平静的秦桑,冷不丁愣了一下。

  叶明清却对她的表现十分满意。

  “很好很好,就是这个状态!小桑桑,我还一直担心你是傅司辰的粉丝,到时候会把戏给我演砸了呢!”

  秦桑抿唇笑道:“我不追星的。”

  傅司辰从她的话里回过神,温笑一声,随后与她握了下手,算是打过招呼了。

  剧组的时间很紧张,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利用起来,所以叶明清介绍男女主互相认识之后就出去了。

  等秦桑和傅司辰相继化好妆走进摄影棚,场景早已搭好了。

  今天的第一场戏就很难,因为要拍摄的是男女主反目的剧情,对于从未磨合过的两个演员来说是很有难度的。

  尤其对秦桑而言,因为这场戏最大的看点就在女主身上,若是演不好,整出戏就毁了。

  叶明清坐在摄影机后面,见秦桑和傅司辰已经就位,拿起对讲机准备开拍。

  “一,二,三,action!”

  秦桑迅速进入状态,一袭红衣翩翩,手里拿着一坛酒,虽是慵懒地坐在凳子上,可看向对面男人的眼神却充斥着讥讽、冷笑。

  “你先前骗我嫁给你的时候,曾送过我一坛酒,叫醉生梦死,你说一个人会不开心,就是因为记性太好了,喝了这坛酒,便什么都忘了。”

  说到这儿,她苦笑一声,仰头饮下一口烈酒,脸上的神色又渐渐变为失望。

  “可如今我才知道,何为醉生梦死,不过是自欺欺人的玩意儿罢了。”

  她像是醉了一般,拎着酒坛缓缓起身,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傅司辰面前,嘴角带笑,身体却在轻颤。

  “赵澈,我自幼修行,并不爱这人世,可因为你的出现,我才喜欢上人间,盛世烟火,山河远阔,无一不是你!可我竟没想到,终我一生,自以为倾心相爱的人却害我最深,你过去既然从未对我说过喜欢二字,如今再说,只会让我觉得恶心!你记住,从今往后,你我二人恩断义绝,今生今世,再不相见!”

  傅司辰面对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脑子突然空白了。

  台词明明在开拍前还记得清清楚楚,可是现在看见秦桑薄凉狠绝的眼神,他竟然有一种想逃跑的冲动!

  叶明清见他接不上戏,索性喊了一声“咔”。

  众人都以为叶导要开骂了,毕竟傅司辰刚刚那样子明显是不在状态,可没想到叶明清面上竟然不见半点怒意,反而让傅司辰下去休息。

  傅司辰点点头,转眸瞥了秦桑一眼,旋即走了。

  秦桑也没说什么,她对自己的演技有信心,问题没出在她身上,她有什么可担心的。

  正想着,棚外突然传来了工作人员的叫声。

  “秦桑,外面有人找!”

  秦桑闻言皱眉,原主在鼎城的朋友少得可怜,平时也很少联系,谁会在这时候找她?

  她纳闷地抿抿唇,同叶明清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她走之后,叶明清却呆呆坐在椅子上***。

  秦桑刚刚那场戏演的很好,虽然是男女主反目的剧情,但女主并不是一上来就歇斯底里地怒骂发火的。

  她的情绪有一个明显的阶梯式的变化,先是平静,接着自嘲,随后由失望一下子过渡到怒气爆发的状态,这样才能极大的调动起观众的情感共鸣。

  所以这场戏难就难在这儿,即便是入行几年的女演员都不一定能体会到这点,哪怕再有灵气和天赋,也不可能完全吃透一个角色。

  这部剧的原女主是宁夏,她曾经专门向他请教过这场戏份,他那个时候就是这么跟宁夏讲的。

  而如今,秦桑演的居然和他当时讲的一模一样!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难不成秦桑真让宁夏鬼上身了?

  可他明明都送过桃木剑了呀,大师说那剑很灵的!

  叶明清越想越心慌,如果秦桑真是鬼上身,那就说明宁夏还有未了的心愿,这事儿光靠他是解决不了了,得找人帮忙!

  想到这儿,他慌不择乱地拿出手机给盛淮霆发微信。

  “我跟你说,我昨天让你看的那段视频里的女孩儿很有可能是被宁夏鬼上身了!”

  盛淮霆那边很快回复,“什么意思?”

  叶明清急道:“一两句话跟你说不清楚,总之我觉得宁夏一定还没走,她一直缠着那丫头呢,你想啊,宁夏突然死了,她肯定也觉得自己死的冤枉,所以她的灵魂飘飘荡荡的不肯走啊,她得留下来搞事情啊!”

  “有病。”

  叶明清看着屏幕上回复过来的两个字,也不知道盛淮霆是在骂他有病还是骂宁夏,总之不管是谁,这事儿一定得查清楚。

  “你相信我,虽然我们活在21世纪,但鬼上身这种事儿不是没可能发生的,我在圈子里混的,什么离奇古怪的事儿没见过,你就帮我查查呗,毕竟宁夏还是你未婚妻呢,要是她真化成厉鬼上了秦桑的身,你就不怕她找你去?”

  盛淮霆这回没再发消息过来,之后很久都没动静。

  叶明清也没在意,他相信盛淮霆一定会帮他查的。

  事关宁夏,他就不信盛淮霆真能保持淡定。

  而彼时的秦桑还不知道自己的马甲快掉了,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到了摄影棚外,只见不远处的八角亭内站着一个年轻女子,年纪和她差不多,穿的光鲜亮丽,从头到脚都是一身名牌,那侧脸怎么看怎么眼熟。

  直到秦桑走近了,才发现那竟然是她本家二叔的女儿宁夕。

  宁夕是她的堂妹,自幼柔弱,性子温吞,看着挺老实一姑娘,但她实在是不喜欢宁夕的个性,所以从小到大和宁夕都没什么来往。

  不过现在的她已经是和宁家毫不沾边的龙套演员“秦桑”了啊,按理说宁夕和原主是不可能认识的,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找到这儿来?

  秦桑边想边走进凉亭,到了宁夕身后,还没启唇,宁夕已率先转过身来,先是打量她一眼,随后启唇。

  “秦桑是吧?我是宁夕,宁家二小姐,你也是混娱乐圈的,应该知道我和宁夏的关系,总之多余的废话我就不跟你说了,我这个人很忙的,实在没什么闲工夫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

  你这种人?

  宁夕什么时候也学会拿腔拿调地跟人说话了?

  秦桑心里一阵不舒服,皱着眉问她。

  “不知宁小姐找我有何贵干?”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