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快给我解药尚初萤齐北桓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王妃,快给我解药尚初萤齐北桓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王妃,快给我解药中主要人物有尚初萤齐北桓,由紫果小竹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小说,已上架网络。全文讲述了王妃,快给我解药讲述了那就休息吧。齐北桓的表情变暗了,拉着尚初萤向榻榻米。尚初萤猛地向后收手,吓了一跳,齐北桓抓得很紧,她逃不掉。感觉自己的动作太突兀了,尚初萤咽下唾液,说:王,王子,妾今天不方便,下次吧。

《王妃,快给我解药》 第2章 重生 免费试读

痛,头痛欲裂。自己应该是已经死了,身体怎么还会有知觉?

“王妃,王妃,你快醒醒吧。”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她清醒了不少。

王妃?谁是王妃?丫鬟们都称她为郡主。

景惜暖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张鼻涕眼泪搅在一起的脸在她眼前放大。再一看,是个粉衣小丫头。

“王妃!你醒啦?王妃你终于醒了!”小丫头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碧珠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王妃……”

景惜暖张了张嘴,但干涩的喉咙说不出话。

碧珠立马给景惜暖喂了几口温水:“王妃,你好些了吗?”

被清水滋润后,她觉得喉咙舒服多了:“你是?”

“王妃,你先别说话,先让楚大夫给你看看”碧珠给她掖了掖被角,靠到床尾去了。

楚大夫?该不会是……景惜暖这才发现房间内还有一个人,身着白衣,背对着自己站在门口。

当他转过身时,景惜暖双眼立马红了,她觉得整个世界春暖花开,两行清泪缓缓滑下。

楚长书,是他。楚家的嫡长子,自己的长书哥哥。

楚家与景家世代交好,自己的大舅母便是楚家的女儿。楚家精通医道,有“起死人肉白骨”的本事。

还记得有一次她被机关城的千毒匣困住了,是楚长书千辛万苦把她背出来,给她上了药,她才幸免于死的。现在,他又救了自己一命吗?

“长……”

“王妃你怎么哭了?”碧珠给她擦了擦眼角,“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王妃身子已无大碍,再休息两日便可恢复正常。在下给王妃熬了药汤,王妃趁热喝了吧。”楚长书说完,便拿着药箱离开了。

王妃?她景惜暖怎么可能是王妃?她是莱安郡主啊!为什么楚长书不认识她?

“…这里是哪里?”景惜暖环视一周问道。

“王妃,这里当然是魏王府啊。”碧珠小口小口吹着烫口的汤药,丝毫没有在意这个奇怪的问题。

不可能!她怎么会在魏王府,她怎么会是魏王妃?

“那我是谁?”景惜暖咽下汤药又问,“我是说,我叫什么名字。”

碧珠一脸疑惑:“王妃您怎么了?您是魏王妃尚初萤,您不记得了吗?”

看着一脸笃定的碧珠,景惜暖不可置信,她久久没回过神来。魏王妃尚初萤,她知道的。

尚初萤,燕国公主,去年和亲嫁给齐国魏王。性情暴戾,经常虐待魏王的其他小妾,最后将她们全部赶走,魏王却还是很宠爱她。大家都猜测是因为尚初萤的美貌将魏王迷得神魂颠倒。

如今,她竟然成了尚初萤!那真正的魏王妃呢?碧珠看了看她喏喏的说到“要不要楚大夫……”

“碧珠,你可知道莱国公府?”景惜突然开口问道。

“哎呀,王妃,”碧珠猛地捂住她的嘴巴,“可不能提这个,莱国公府半年前就被满门抄斩了。”

景惜暖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半年……已经过了半年了啊。曾经赫赫有名的莱国公府竟被虚无的通敌叛国的罪名打垮,真是荒谬啊!想到父亲和哥哥,泪水又不由自主地滑落。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顾恕游和苏婉那一对狗男女所赐!她紧紧地攥着被子,用力得指甲都快要断裂了。既然老天有眼让自己再活一次,自己一定要血刃仇敌!她发誓,一定要让那些人生不如死!世间再无景惜暖,只有复仇心切的尚初萤!

“王妃不用同情他们,莱国公一家通敌叛国,死不足……”

“你说什么!”尚初萤一把捏住碧珠的脖子,“景家世代忠君爱国,怎么就通敌叛国了!”

“王……妃……”碧珠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再这样下去自己会死!

尚初萤一下子松开了手,是她冲动了。她现在的身份是魏王妃,她不能露出破绽。

“王妃,奴婢知错!奴婢知错了!”碧珠一个劲儿地磕头,她是真的怕了,王妃刚刚是真的想要掐死她,和当初的楚大夫一样。

“这是怎么了?”宛如玉石琤琮,这温润的声音中微微隐含着少许怒气。

尚初萤转过头,一个紫衣男子向她缓缓走来。这个男人她认得,大齐魏王齐北桓,她现在的夫君。

“萤儿,你怎么哭了?”齐北桓声音带着些颤抖,他柔情似水的眼眸里漾着满满的关切和心疼,一只手轻轻地抚上她的脸颊,“你受苦了,萤儿,本王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尚初萤就这样呆呆地怔在那里看着他,任由齐北桓细心地给她擦着眼角的泪花。这是她第一次和男子有如此亲密接触,难免有些抗拒,但顶着魏王妃的身份,她却不得不承受。

在尚初萤的记忆里,魏王齐北桓是先帝最小的儿子,很得宠爱。因年龄太小,无法参与权势之争,便成了个闲散王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从不参与朝堂之事,每日和花鸟虫鱼、诗词歌赋作伴。

齐北桓转头看向碧珠,柔情似水的眼睛霎时间冷了下来“碧珠伺候王妃不周,下去领四十鞭。”齐北桓看了一眼匍匐在地上的碧珠,冷冷地说。

四十鞭?碧珠倒吸了一口冷气,血液似乎就要凝固。这四十鞭下去,她估计只剩半条命了吧?想到自己的任务,她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尚初萤。泛着泪眼的大喊“王妃救我”!

“王爷,碧珠很好,况且此事也不是她的错,是妾身自己乱发脾气。”尚初萤瞥了一眼碧珠淡淡道,她对这里一无所知,需要人来解惑,碧珠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齐北桓饶有兴致地看了尚初萤一眼:“哦?萤儿病了一场似乎宽容了许多。”

“难道王爷不想要一个温柔大方的王妃吗?”尚初萤故作冷静地笑了笑,天知道她的手心已经全是汗了。

“本王还是喜欢原来的你,你这么一变…嗯…本王还以为,本王的王妃被掉包了呢。”齐北桓轻轻地说着,仿佛在说一个玩笑话。

尚初萤却已是背后湿透了,魏王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面子上还是平静地笑了笑:“王爷,妾身……”

“开玩笑的,”齐北桓突然凑近,捏了捏尚初萤的脸蛋,“我怎么会认不得你?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