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卿傅绍煜免费阅读无弹窗 时卿傅绍煜最新章节

时卿傅绍煜免费阅读无弹窗 时卿傅绍煜最新章节

这里为大家提供了时卿傅绍煜的小说免费章节试读,伏饮冰运用回忆的叙事手法,引人入胜,让人不仅随着文字越陷越深,更想亲自一探究竟。快来看看第1章内容吧!

《倾城暖婚:傅少宠妻无下限》 第1章 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免费试读

略有几分醉意的时卿眼神迷离地望着高脚杯中“情人的眼泪”,轻轻抿了口,唇齿间立即充斥着咸中夹杂着一丝苦涩的味道。

酒吧服务员向她推荐的“情人的眼泪”果然名副其实,就如她现在的心情一样,酸涩中又满含苦楚,她无奈的摇摇头垂眸苦笑。

透过如大海般澄蓝的酒***体,时卿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昨晚未婚夫江锐出轨的那一幕。

新郎婚礼前夜,还有比她更可悲更可笑的准新娘吗?

去他妈.的婚礼,去他妈.的爱情!

时卿猛地端起高脚杯一饮而尽,此刻的她根本不是在喝酒,而是灌酒!

平日滴酒不沾的时卿根本不知她的酒量深浅,才几杯酒下肚就已醉得一塌糊涂,毫无意识地趴在桌上。

一直在远处观察着的三人交换眼神,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便走上前准备带走时卿。

睡得正香的时卿感觉自己就像一片叶子,在大海中自由自在的漂浮,突然有人抬起她的胳膊,一种难受的被束缚感令她艰难地睁开惺忪的眼睛。

目睹江锐的事后,为了逃婚,时卿特意躲到没人认识她的B市,就是防止有人找到她。

看着眼前莫名其妙架住她胳膊的三个陌生男人,即使醉了可时卿还是觉得奇怪,“你们是谁?”

对着肤白貌美的时卿,男人下流的说道:“小宝贝,跟哥哥们走,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

“我不去!我不认识你们!”对方猥琐龌龊的笑容令时卿瞬间清醒,想要推开他们却发现浑身无力。

“救命!救命!”尽管用尽全身力气大喊救命,然而呼叫声还是淹没在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

“救命?小宝贝,你刚才喝的酒里被我们放了东西,说来我们哥几个是该好好伺候伺候你来救你的命,要不然你还不,嗯?哈哈哈……”

男人无所畏惧的大笑令时卿乱了心神,这时她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可是呼救却没有用。

电石火光中时卿突然想起偶然一次看到的危险自救方式,那就是把路人的利益牵扯进自己的安全中!比如故意抢走路人的手机钱包以使自己获得关注从而脱离危险。

手机!手机!

快速的扫了一圈,发现旁边有个人正在用手机,时卿卯足了全身的力气,猛地冲向正在使用手机的那个人,一把抢走他的手机。

手机突然被人抢走,傅绍煜眉心轻蹙,不悦的斜睨了一眼始作俑者。

注意到手机的主人看向自己,时卿如获至宝般大声求救,“救命!求求你救救我,我不认识他们!”

“这是我老婆,我们小夫妻闹了点小矛盾吵了一架,她赌气才说不认识我的。”

男人颠倒黑白的说法令时卿都快急哭了,“他胡说!我真的不认识他们!他们是坏人,要强行掳走我!”

没心思理会几人的七嘴八舌,傅绍煜不耐烦地看向眼前头发凌乱不堪的女人,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顿道:“手机还我。”

这人怎么这样?只顾他的手机,难道没听到她在喊救命吗,一时情急时卿不小心摔了手中的手机,“救命!”

生怕在酒吧纠缠太久引来人,抓着时卿胳膊的男人面色不善的推了一把傅绍煜,“有多远滚多远,少多管闲事!”

呵!

傅绍煜不禁在心里冷笑,但是面上却依然保持着无懈可击的笑容。

了解傅绍煜的人一定知道现在他的心情很不好,有人就要倒大霉了!可是那三人还以为傅绍煜怕了,捂着时卿的嘴巴便要强行带她离开。

“慢着,我允许你们离开了吗?”傅绍煜冷冽的嗓音如冰山上呼啸而过的冷风突然响起。

没等三人回答,傅绍煜便一个左勾拳,一脚飞踹,三下五除二便轻松利落地打得三人满地找牙。

中了药浑身无力的时卿刚才被三人强行架着才勉强站立,此时突然失去支撑力,一个踉跄便不小心摔在傅绍煜身上。

突然的摔落令时卿感觉胃里一阵翻云倒海,下一秒就控制不住的呕吐,吐完还舒服的蹭了蹭嘴巴,擦拭嘴角的污秽。

傅绍煜铁青着脸凌厉地扫向时卿,这个女人好大胆!居然敢用他的裤腿擦!

刚才一直处于惊吓状态,此时危险警报解除,紧绷的神经骤然放松下来,时卿才发觉浑身发烫像个火球般烈火焚身,触到男人清凉的体温,喉咙舒服的低低喘了声。

傅绍煜好看的眉头紧紧拢在一起,嫌弃地推开身上散发难闻气味的时卿。

可是时卿却紧紧抱着不肯撒手,更是用力的圈住对方精壮的腰身防止他再次推开,“别动!”

斜睨了眼几乎挂在他身上的人,傅绍煜周身气势陡然冷厉,这个人先是摔了他的手机,再而当着他的面呕吐,现在居然还敢命令他?!

厌恶地推开满身酒气的女人,甚至更加不安分的在他身上到处乱蹭!

对上这人迷离的眼眸,绯红似水蜜桃的双颊,还有闪着剔透光泽充满诱惑的红唇,傅绍煜立时眼神变了。

该死的,他居然对一个当他面呕吐的醉酒女人有了感觉!

他才不会饥不择食的随便找个陌生人,精壮有力的胳膊微使了几分力道便轻易推开时卿,“滚开!”

体内涌出的一阵阵热意占据了理智,如火烧般的难受令时卿只想快点结束这烧遍五脏六腑的火热,可是傅绍煜的突然推开却让她愈加难受。

胡乱中抓住男人清凉的手掌,她仍然好热!

傅绍煜咬牙切齿的低吼,“你属狗的吗?”

略显吵闹的低吼令时卿难受地掀开重如千斤的眼皮,看着眼前比男人多了一丝干净气质、比女人多了几分俊朗帅气的俊逸面庞,时卿神志不清的问道,“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秒,顿时傅绍煜的脸色如同千年寒冰,眉宇间冰冻着山雨欲来的雷霆怒气。

他的拒绝居然令这个人质疑他的性别?看来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她是不知道男人两个字怎么写!

傅绍煜一贯的稳重大气,一贯的冷静自持,一贯的淡然风度都因女人的这句“你是男人还是女人”而全然消失,深潭如墨的双眸迸发一簇簇怒火,誓要把眼前的人活活吞噬。

“呵!”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