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小说)屈斗凌林青梅免费阅读第一十八章

(抖音小说)屈斗凌林青梅免费阅读第一十八章

屈斗凌林青梅是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寻天地奇珍,倒人间秘宝。这些地方,活人勿近……

《活人禁地》 第一十八章 咬一口 免费试读

林青梅从四五米高的地方,直接摔到了硬邦邦,冰石交杂的地面上。

估计是摔的够呛,她眼神儿都不聚焦了,在地上半晌爬不起来。

而我此时顾不得管她,将手电筒往嘴里一塞,拿嘴叼着,双手握紧了开山刀。

那东西正在往我们这头爬,身形已经完完全全显露出来了,粗略看去,直径少说有两米,长大概三四米,圆滚滚一条,雪白肥硕,蠕动着别提多恶心了。

随着它出现,周围的温度,几乎瞬间就下降了好几度,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万幸,这时林青梅也支撑着站了起来,握着刀哆哆嗦嗦的。

我嘴里塞着手电筒,也没法开口说话,只用眼神询问了她一下。

这几年交手下来,我俩还算有点默契,林青梅和我眼神一接触,便咳嗽着回道:“没、咳咳,没事,挺得住。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以前听外婆讲起过不少倒门奇事 ,在关于护宝兽的传闻中,曾听她提起过,在极寒之地,容易出现的护宝兽之一,就是‘冰蚕’。

那东西长得和‘接吻虫’很像,无眼无鼻无耳,整个头部就是一朵闭合的‘菊 花’状,菊 花张开,就是一张硕大的口器,里面布满倒长的肉刺。

一但被冰蚕的口器含 住,猎物便动弹不得,只能在它的口器里活活憋死。

最可怕的是,这东西的消化道不能直接消化东西,因此那些肉刺里,会分泌一种腐蚀液,进入猎物的皮肉中。如同蜘蛛一样,将猎物液化,再吸食。

若是遇到冰蚕,运气好的,上身被含 住,在口器里窒息而死。

运气不好的,下身被含 住,又挣脱不得,一时死不了,只能被消化液游走全身,活活腐蚀掉。

真落到那种地步,谁能给递把刀***,那都是天大的恩情。

我记得当时,自己问过外婆,遇到冰蚕应该怎么对付,外婆说冰蚕极寒,得用极热又极寒的东西对付,只有大量的冲它撒盐,才能将它给击退。

不是撒一点点盐,得大量的撒。

按外婆的描述来看,至少得是将装备包装满的量。

问题是,来的时候,谁也没预想到,会遇上冰蚕这类的护宝兽,谁会带一整包的盐呢?

眼瞅着那东西越来越近,林青梅受不了,女孩子都怕这些长相丑陋的东西,她嘴里哆哆嗦嗦道:“还不如让山字脉的人,把我一枪打死呢,鬼才拖住它。”说完,拔腿就要跑。

我嘴里叼着手电筒,下意识提醒了一句:“别跑!”一开口,手电筒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原本不紧不慢爬动着的‘冰蚕’,就仿佛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似的,整个身体突然在地上一弹,瞬间跃起,直接跃过我头顶,朝我后方的林青梅直扑而去!

林青梅不知道冰蚕的厉害,我却知道。

这东西没有眼睛,判断猎物全凭触觉和热感。

也就是说,移动越快的物体,它感受的越清楚,热量活动越大的生物,越能刺激它。

遇上冰蚕,原地装死,没准儿还能逃过一劫。

林青梅这么迅速的跑动,刚好犯了对付冰蚕的大忌。

“啊——!”灯光暗淡,我听见身后的林青梅发出一声惨叫。

由于手电筒掉在了地上,光线被压住,因此这会儿,除了我脚下这块地方,周围啥都看不见。

我听见叫声,便连忙去捡手电。

将手电筒再次握在手里,我将灯光打去,前方的情况让我顿时头皮一炸。

林青梅被冰蚕给含 住了!

她被含 住的是下身,腰以下,全在冰蚕嘴里,留在外面的上半身,正不停反抗着。

她被吓的不轻,挺漂亮的一张脸,在极端的恐惧下,脸上的肌肉都完全扭曲了,发疯似的甩着砍刀往后砍,刀刀砍在冰蚕口器的边缘。

然而,冰蚕雪白的那层外皮,却跟防弹衣似的,完全不受力,刀砍下去,便如同陷入橡胶里,迅速被弹开。

林青梅几刀砍下去后,手里的刀反震之下,居然脱手而出。

与此同时,那冰蚕口器一张一收,又将她往里含了一些,瞬间,她的腰也被吞进去了,就剩下胸腔以前的部位还在外面。

“救我、老屈救我!我以身相许啊!”

以身相许?去你大爷的!

我是你配不上的男人!

我嘴里叼着手电筒,不吭声,一个助跑,猛地从后方跃起,然后踩着冰蚕一路到达它头部的位置。

这一连串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其实我心里很怕,我是听着外婆,讲倒门各种传奇长大的,从小就心生向往。

但现实生活中,我大部分时间就是摆摆摊,或者上山下乡收些老货。

这些年走过不少地方,也长了不少见识,但生活都还算安全。

眼下这种险境,却是真真切切,头一次遇见。

在刚才的那一瞬间,我甚至想直接跑路,但林青梅惊恐而扭曲的面孔,让我想起了外婆描述的场景。

如果我就这样自己逃命,那么等待她的,将是被肉刺里的腐蚀液,活活腐蚀。

这个过程可能要持续好几天,简直生不如死。

在利弊还没有权衡出来之时,我的身体已经先于我的大脑,做出了判断。

此时,所有的利弊分析,在我脑子里变为了一个念头:能救就救,不能救,就给她一刀,算是我屈斗凌对得起她了。

跃上冰蚕头顶上方的瞬间,我双腿一张,骑马似的跨坐在它头顶,双腿死死夹着。

这玩意儿的肉太有弹性,很不好着力,我刚一夹着,它若有所感,猛地一甩头。

两侧都是冰川壁,它这一甩,将半个身子在外的林青梅,直接砸到了冰壁上。

便听砰的一声响,也不知有没有把人给砸死,不过林青梅的马尾辫都散开了,一时间气息奄奄,坡头散发,相当狼狈。

我则直接被甩了出去,但我有所准备,落地后一个打滚,就势滚到了它前方三五米开外的位置。

我抬头的瞬间,嘴里的手电光笔直的照向披头散发的林青梅,这时,她艰难的抬起头,头发后面一双眼睛分外明亮。

林青梅朝我抬起了手,仿佛要跟我手拉手,断桥相会似的。我先是一愣,紧接着反应过来,她是让我把她脱手的刀还给她。

那把刀刚好就落在我身旁不远处。

我迅速拿起刀,直接扔给她。

别看林青梅这么狼狈,身手却依旧灵活,直接就接住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