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淼刘荣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张淼刘荣全文阅读

张淼刘荣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张淼刘荣全文阅读

张淼刘荣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张淼刘荣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风水逆转终究有命,天道轮回,道法不同,万物归一,负阴而抱阳。

《命途》 第八章 我灭妖,你吃心 免费试读

“儿子啊,叫你娘呢,叫一遍就够了,还有,你挑的这个时间真心不对啊,我正吃饭呢。”

那白狐狸貌似心情不好,打我后脑勺也用了几分力气,要不是因为有降龙木护体,我早就命丧黄泉了。

我也没打算和她计较,毕竟有求于人,姿态当然要放轻一些了。

“干娘,我看你和我年纪一般大,叫你干娘生怕把你叫老了,不如你告诉我名字,我直接唤你名字怎么样?”

我实在不想别人叫我儿子,也不想叫一个还没成 人形的狐狸干娘。

很明显,我的这句话让那白狐狸心情变好了,她娇滴滴的捂嘴轻笑了一下,说道:“淼,我可比你大多了,别说是你了,你爷爷出生的那会儿,我都修炼五百年了。”

她闲不下来,就连说话都要左晃右晃的展示她曼妙的身体。

“不过呢,我确实是显年轻,也不乐意平白无故多个儿子,要不是因为答应了你爷爷,我还不乐意呢,这样吧,各路妖精都唤我白媚,你也随他们一样叫吧。”

白媚…白媚……

我在心里重复着,确实和她挺适合的。

只不过,我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那么大了,竟然比我爷爷还大。

但是现在不是纠结年龄的时候,有正经事缠身,还是那件事情比较重要。

我想了一下,问道白媚:“白媚,你知道有什么妖精,是生活在水里,靠吸食人的精血修炼度日的吗?”

白媚想了想,收起了刚才谈笑风生的样子。

“在水里的妖怪很多,靠吸食人的精血度日的妖怪也很多,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种啊?”

我倒是没想到这水里还有这么多妖怪。

“就是…不管男女,只要是人就会吸食他的精血,被她吸食的人呈现溺水状,浑身淤青,有的人死前还表现出悲伤沮丧的样子。”

白媚不知为何轻笑了一下,继而说道:“不管男女,这妖怪可真是不挑,不像我,只吃男人的黑心,这样算起来,我还算是只好妖精了。”

我没空和白媚打趣,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才告诉我,在水里吸食人精血的妖怪很多,但吸食前还要让人回想伤心往事的妖怪却只有一个——水殇怪。

白媚说,这个妖怪不似其他妖精,其他妖精吃人就吃人,将就快准狠,了了完事,但是水殇却还要让人记起心中的伤心往事,让人在痛苦中死去。

“话说水殇也是命苦,一辈子困在死水中,前世也是受尽了侮辱和背叛,一说到水殇的前世,我就生气,你知道吗,水殇……”

我没空听妖怪的前生今世,既然已经知道了是水殇,只要知道她的弱点是什么,根据弱点贴个符咒过去,就可以让她灰飞烟灭。

这是我爷爷交给我的,但是我却还没有亲身实践过,这一次,有白媚在身边,就当是练手了。

“那个什么水殇有什么致命点吗?我应该用什么方法才能让她灰飞烟灭?”

我看了一下窗外,发现已经是傍晚的时候了。

“每个人都有缺点,妖怪也有她的致命点。”

白媚皱了皱眉,眼睛放出光亮,对着我说:“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水殇的心得归我,你灭妖,我吃心,你不同意也得同意,你爷爷就是这样和我做交易的!”

我早就应该想到了,白媚也是妖精,但凡做妖精的,哪有什么好坏之分,只是……我只知道人有心,难道妖精也有心吗?

算了,这些都是不重要的了,只要能灭掉她,怎么找都行,至于这个白媚……她是我爷爷派过来的,就算是只妖,短时间内也应该不会伤害我吧。

“好,我灭妖,你吃心。”

这个交易,对我来说,不算坏事。

白媚听到我准确的答复之后才告诉了我水殇最怕什么。

自古以来,水火不相容,水怪自然害怕火,再加上水殇终生被困在那一汪死水中无法出来,灭掉她,最保险的方法就是念个催火咒,那水烧完了,水殇自然就随着蒸汽飘散了。

只是…

“要是为了除妖,把唯一一条河水给烧干了,未免有些太可惜了…”

刘荣是和我说过的,这里缺水,要是把水烧干了,这个厂子怎么办,这里的居民怎么办?

我看着白媚:“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啊?除了念催火咒。”

白媚撇了我一眼,好像嫌我事多,我知道,保护环境这种事情,一个妖精是不会懂的。

“除了念催火咒,倒也有一个办法。万物都有根,妖也有,只要找出水殇的根,取出那一碗水,再烧干就可以了。”

白媚坐在我的床上,打着哈欠,看起来无聊的很。

“但是,妖的根可不是那么好找的,你得付出点代价。”

白媚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让我有点毛骨悚然。

“你得把她引出来。”

“引出来?怎么引?用什么引?”

“当然是用你自己引了,你的血……甜的很。”

白媚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不由自主的向后站了站,要是她现在迫不及待想吃了我的心,我可没招。

“干娘!”

我吼了一声,想要告诉她,你儿子也吃,也是真够没良心的!

她似乎是猜到了我的意图,放声大笑了起来:“你放心,我虽然是妖,但也重情义,我答应你爷爷的事,是不会忘记的。”

我不知道她和我爷爷之间到底有什么约定,但是现在问这些事情肯定时机不对,我和她,今后有的是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那个水怪的事情。

至于我的血,虽然我不知道我的血到底甜不甜,但是,看着白媚那个直勾勾的眼神,我就知道,水殇肯定也是会喜欢的。

用我的一点血去除掉一个妖怪,这笔账,我觉得值。

看着窗外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我在吃饭的时候特意叮嘱过刘荣,让他守在刘若若的屋里,非必要不要出去,以免万一。

盯着桌子上的那个银碗,中午的时候,它盛的是那水怪的妖水,现在,这个银碗要盛的,是我的鲜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