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神师秦歌白若寒大结局在线阅读

风水神师秦歌白若寒大结局在线阅读

风水神师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秦歌白若寒,是作者爱飙车的蜗牛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在农村,有四大极其缺德的事:踹寡妇门,挖绝户坟,喝月子奶,打哑巴人。但是在我十二岁那年,偏偏让我遇见了其中两件。而这两件事,不仅轰动了全村,也改变了我的一生。

《风水神师》 第7章 光阴似飞箭 免费试读

我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些生活必须用品,在所有村民的监督押送下,带着白若寒离开了村子。

我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唯一的亲戚小叔,显然是不会收留我的,我能去的地方只有葬灵山。

在经过小哑巴住处的时候,我给她留了一张纸条,让她回来后去葬灵山找我,我担心她不认识字,还画了一张画给她,一座山上满是一座座小坟,表示我就在葬灵山上,她应该看的懂。

做完这件事后,我便带着白若寒再次踏入了葬灵山。

我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在大山里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以前跟着爷爷进山打猎,一呆就是一两个月才出来,野外生存的本领可不比普通的猎人差。

我凭着记忆,在山林里走了足足两个小时,终于找到了以前爷爷带我住过的一个山洞,距离山洞几百米的位置还有一条小溪,住处和水源同时得到了解决。

至于食物就更简单了,大山里有许多野菜和动物,就算我们两个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也不愁吃的。

我找了一些干草在山洞里分成两堆,铺上被褥做了两张床,生了一个火堆,一个简易的住处就算形成了。

就这样,我和白若寒就在这个山洞里住了下来。

人一静下来就爱胡思乱想,我坐在山洞里,看着想把野兔扔进火堆里的白若寒,心里的茫然和无助被无限放大。

从今以后,我该何去何从?

越想越难受,越想越迷茫,感觉我的人生也就这样了,到头了。

不行,我得找一点事情来做!

我从包里翻出了秦家秘术翻了起来,可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从我翻开第一本书的那一刻,我就深深地陷了进去,再也无法自拔了。

这一学,竟然是整整五年的时间,就算今天回想起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我先学的是风水,也就是俗称的堪舆之术,仅仅这一门风水,因为没有人指导,全部跟着书上的内容一点一点的学,我足足学了两年的时间,才将书上的内容全部吃透,牢记在心。

然后开始学算卦、符咒,这两门一共花了我三年的时间。

这五年的时间里,只有内功和武术这两门,我是从一开始就练的,五年来没有丝毫的停歇,并且为了提高我的实战能力,我还找了一个非常棒的陪练。

白若寒。

白若寒是一具不知道养了多少年的尸,她的身体不似僵尸那般僵硬,与活人一般无二,但是却力大无穷、速度极快,肉身更是刀枪不入。

刚开始的时候,无论我如何全力攻击,都无法在她身上留下哪怕一道小小的痕迹,反而在我的要求下,她经常把我揍得鼻青脸肿,就算到了现在,我依旧不是白若寒的对手。

“砰!”

一声闷响在山林里响起,我接连倒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拳头说道:“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吃饭。”

白若寒闻言顿时欢呼一声,转身不知道从哪里拎了一只山鸡出来,对着我说道:“烤来吃…”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五年的时间里,白若寒算是将大山里的野味吃了个遍,最夸张的一次竟然抓了一头野猪回来,那天晚上吃的那叫一个欢快,频繁发出猪叫。

不过我发现在这五年里,白若寒的灵智似乎也有所增长,以前她说话都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现在已经可以说些简单的日常用语了。

这也是让我感到奇怪的地方,秦家秘术里说过,人死神光散,白若寒眉心看不见丝毫神光,已经灭得不能再灭了。

而且白若寒体内确实是没有三魂七魄的,也就是说白若寒的肉身根本就是一具躯壳而已,她是如何拥有一定的灵智的呢?

最重要的是,在这五年里白若寒从来没有表现出对精血的渴望,唯一让她心心念念的,就只有各种烤野味了。

除了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之外,白若寒没有一点像僵尸的,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等着,马上就好。”

我笑着接过山鸡开始弄了起来,白若寒则蹲在我身边,托着腮帮子一会儿看我,一会儿看鸡,眉宇间全是笑意。

这五年的山林生活,如果没有白若寒,我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下来。

但是有了白若寒的陪伴,我一点都不觉得孤独,反而过的非常快乐,她在我心里已经不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了,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亲人。

唯一让我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就算我已经学会了秦家所有的风水术数,依旧无法化解我体内的煞气,这让我颇为无奈。

倒不是秦家的风水术数不行,说到底还是我自己把自己给坑了。

如果当初在发现天雷绝户煞的时候我就懂得这么多知识,我有十成的把握可以将天雷绝户煞解掉,甚至让施煞者遭受非常严重的反噬,让施煞者殒命。

可是我主动将天雷绝户煞引到了我的体内,这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想要解我体内的煞只有一种方法,就是施煞之人主动解煞,或者死亡,否则别无他法。

“好了没?”白若寒紧紧捏着拳头,一脸渴望的盯着烤鸡,垂涎若滴。

“马上就好啦!”我有些好笑的说道。

山鸡在火堆里上下翻飞,油光闪闪,这几年在白若寒的督促下,我的烤肉手艺也是突飞猛进,我相信就算到了大城市,凭着烤肉这门手艺,我也饿不死。

“咔嚓!”

身后的树林里忽然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声音,白若寒第一时间站了起来,一脸奶凶奶凶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两颗尖牙隐隐探了出来。

这就好比有起床气的人睡得正香忽然被人吵醒一样,眼看着烤鸡马上就能吃了,此刻有人来打扰,白若寒能不生气吗?

我手里拿着刷子,也缓缓站了起来,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道:“谁在那里?”

树林里顿时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接着我就看见一个中年男人钻了出来,身上的衣服很多地方都被勾破了,鞋子还少了一只,头发也乱糟糟的,显得狼狈至极。

可是当我看清楚他的模样是,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这个狼狈不堪得中年人,竟然是多年未见的小叔!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