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业凡宗灵小说叫什么 单业凡宗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单业凡宗灵小说叫什么 单业凡宗灵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单业凡宗灵是作者哈哈一笑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悬疑小说。下面看精彩试读!老一辈常说,八字太重,命就轻了。自外公去世,灵诅浮现,还有记忆中并不存在的妹妹,冥冥之中仿佛一双无形的手,将我拉进了无尽的深渊……苏家倩影,棺中婴灵,云纹坛尸,在校园一角夜半无人之时,总是发出奇怪的私语声……而为了寻找所谓真相与揭开阳光之下的重重黑暗,我和师兄宗灵踏上一条再难回头之路,当师父之死,旧事揭开帷幕之时,我才知道,有些局一旦踏入了,便再也无法独善其身。嘘……夜半人不语,谓语恐非人。

《探灵追凶录》 第一十四章 思绪杂乱 免费试读

不过很快,宗先生又拿碗扣住它:“小凡,用符。”

我急忙在腰包里掏了半天,这才掏出了一个之前画过的符,慌乱的盖在碗上面。

宗先生看了我一眼,忽然落下一句话:“怕什么,我门弟子都应该抛生死置之度外。”

将生死置之度外,那到底图什么?不过这句话我不敢说出口,应了下来:“知道了师父。”

碗终于不动了,我的视线紧紧地落在了上面,生怕又掀起来。

不过好在这下是真的没有动静了,宗灵从这间屋子里面找了两根蜡烛过来,点燃以后不会引人注目,还能看得清楚。

接下来我看得极为神奇的一幕,以前外公做法的时候不喜欢我在场,所以我也很少看到。但是在宗先生这里,他不仅要我看,还要我学会。

宗先生剑指着碗,再次将小绿站立了起来,那一双红彤彤的腮红还是我画上去的,此刻显得又搞笑又诡异,还是正对着我,我仿佛在里面看到了真的瞳孔,有了生命,就连忙挪开眼睛,不敢和它对视。

“何氏之人?”宗先生突然问道。

原本空旷的房间竟是安静了一瞬,随即碗里传来了沉闷的女声:“陈,单名婉。”

“为何在此?”

“他们害我,他们害我!”碗又开始剧烈的动了起来,似乎是情绪太过于激动,就要往地上摔去。

我眼疾手快的按在上面,不知所措的看了宗先生一眼:“师父……”

他朝着我摆摆手:“有冤说冤。”

隔了好一会儿,里面都没有要回答的打算。我正要再贴一张罚灵咒符上去,好好教训一下里面的不配合的灵,碗忽然就碎了。

我第一时间的反应竟然是抬头,看到头顶的吊灯,直直的往下砸了下来。

这吊灯很大,我看要落在我和宗灵之间,想也没想就朝着宗灵扑了过去,两个人双双的撞在了门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吊灯的一半砸在桌上,玻璃碎渣落了一满地,像是炸开的碎花,我们再怎么跑,由于离得也近,撞门的同时还是被碎玻璃划到,锐利的疼。

第二日,苏启堂的脸都是黑的,比那些受了灵诅的人脸还要臭。

苏海在哪里骂骂咧咧的,我掏了掏耳朵,偷偷对宗灵说:“师兄,他这么不积口德,为什么不受灵诅。”

宗灵看了我一眼,没有搭理我。

宗先生不知道在和苏启堂说着什么,我亲眼见着苏启堂的脸由黑转红,最后归于正常,挥了挥手带着人走了。

我上前去说道:“师父,我不怕灵诅,不受这个气了。”

宗先生瞪了我一眼:“哪个管你怕不怕,我的弟子岂能说败就败。”

我赶紧噤声,觉得再说下去宗先生就要往我身上念咒了,但是骨子里还是很不服气:“明明是那苏海言语侮辱,为什么我们还要忍,况且昨晚吊灯掉下来,分明就是因为那房子的东西太久没有修过,无意间掉下来的,为什么要怪在我们的头上。”

宗先生是赔了价钱的,这一点我心里很清楚。

“不要忘记了我们来的目的。”宗先生淡淡说道:“灵煞比人难缠,但是人心比那些东西要复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要记住。”

或许这一点我永远都记不住,但是既然宗先生都这么说了,我也只能应下来。

宗先生似乎是知道我心中所想,无奈的叹气:“罢了,你这个性子倔得跟你外公一模一样,今晚我们招灵过来,做好准备。”

我和宗灵相视一眼:“好。”

宗先生回房休息的时候,我叫住宗灵:“昨晚师兄你也听见了对不对?”

当吊灯掉下来之后,有东西直接破门而出,不见了。

紧接着就是竹竿敲地的声音,虽然只传来了两声,但是尤为清晰。我当即想要追出去的时候,被宗先生拦住了:“是有东西靠近了,陈婉被吓跑了。”

“什么东西靠近了?”

“目前还不清楚。”宗先生走过来,看了看我和宗灵:“你们两个没事吧?”

我两同时摇头,我还是不解,但是隐隐约约想到了,就询问道:“所以这个苏宅的品级灵,不止一个,这个吊灯不会也是……”

“感觉不像,先睡,明天再议。”

我觉得哽得很,每次事情一知半解的,又神神秘秘,我这个人好奇之心很大,着实难受的慌。

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在他们这里,我就是还在成长的小白,不过确实也是。

所以事情不告诉我,我自己也难以捉摸出来。

宗灵听到我的话,回答道:“嗯,听到了。”

听到了,我也跟宗先生提了一句,不过他觉得很有可能无关紧要,因为品级灵能弄出来的幻觉幻听不少。

但是我听得很真切,觉得一点都不假,况且也有些没必要。

“是吧,那你说这竹竿是干什么用的,眼盲,还是……”我说完,又立马摇头否认:“不对,这声音不一定是表面听到的那样,不过我特别疑惑。”

“什么?”

我把这两天看到的一点一点说道:“根据那个大小姐的日记本可以看出来,这个故事的主人公是有三个,苏怜,还有昨晚被师父抓住的陈婉,和另外一个女人。”

“现在就是不知道陈婉到底是不是写日记的那个,如果是的话,那她恨的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又和苏怜他们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如果日记不是她写的,那她又做了什么,让写日记的人这么恨她。”

我自知说的乱七八糟,还想着要解释一遍,宗灵却听懂了:“我知道你的意思,陈婉不管是不是写日记的人,总而言之都是跟苏怜脱不了干系。另一个女人也至关重要,在整个故事里肯定起了很大的作用。”

“是这个意思。”

宗灵懒散的打了个哈欠:“不说了,补觉了。”

我还要说什么,见他转身就走,还挥了挥手:“昨晚谢了。”

于是我的话只能都咽进肚子里,撇嘴说道:“不用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