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金生林雪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朱金生林雪雅最新章节

朱金生林雪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朱金生林雪雅最新章节

朱金生林雪雅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咱们接着往下看我叫朱四,一出生就尸巾裹身,这辈子与鬼结缘,注定要吃阴人饭。我这辈子见过的,都是你想不到的诡闻密事,不知多少次在恐怖中迷失。你觉得我的生活惊险刺激,我觉得的你的生活平和安康,我们换换可好,晚上我来找你呀。

《民间异闻实录》 第11章 阴钉破煞 免费试读

我先将五帝钱按在张坚毅尸体的眉心,借用五帝的帝气,镇压他的灵识,免得动手的时候,因为他乱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我拿着棺材钉,来到张坚毅尸体头顶的位置,在头顶心画了个十字,接着将棺材钉顶上,挥动锤子向里砸。

这家伙这颗脑袋,跟花岗岩一样硬,棺材钉砸的直冒火星,却一点都不往里走。

我把棺材钉放在一旁,捏了一个法诀,将剑直顶在十字上。

我在心中默念:“吾此剑非凡剑,斗星灿烂指天罡,指天天清,指地地灵,指人人长生,指鬼鬼灭亡,剑煞灭邪灵。”

从指尖逼出一滴血,滋润张坚毅的头顶皮,十字慢慢变红,用手指点了点,头顶皮已经发软了。

我再次拿起棺材钉,用力向里扎,尖终于进去了,随后抡起锤子,铛铛的敲了起来。

棺材钉一点一点的深入,和他的头盖骨相摩擦,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人听了之后,身上全都是鸡皮疙瘩。

小妹飘到我身边,用手指堵住我的耳朵,让我不被声音所扰,只是挥动锤子,不断的向里砸。

张坚毅尸体抖动的越发厉害,同时嘴唇颤抖,嘴慢慢的张开。

我一声大喝,集中全身力气,一锤子砸在棺材钉上,棺材钉齐根而没,他的嘴也猛然张开。

我双手撑着停尸台,向前一个翻滚,在空中一转身,正好骑在他的身上。

我接过小妹递过来的青瓷瓶,这些东西都是特制的,里面掺杂了老尸的骨灰,可以盛接最肮脏的东西。

我把青瓷瓶扣在张坚毅尸体的嘴上,手在瓶底画了一下,口中念念有词,将他的煞气吸出来。

张坚毅尸体变得干瘪,皮肤出现溃烂,溃烂的地方有脓流出来,这才像一具真正的尸体。

我向胖子招呼一声,他把之前的棺材打开,将青瓷瓶扔在里面,再次将棺材盖盖上,青瓷瓶里的煞气,会被米里的煞气吸收。

等到这些米全都变黑,这件事情才算彻底了结,不过地下车库的回阴养鬼地,倒是让我给破了。

说句心里话,把这块地破了,多少有些不忍心,如果这块地在荒郊野外,将来给自己做坟地,比任何的风水宝地都舒坦。

我从停台上跳下来,身上沾了不少的脓,散发着一股臭味。

秦人颙从外面走进来,看了一眼尸体说:“怪不得这么年轻,就能吃阴人饭,果然有两下子啊。”

我嘿嘿一笑说:“如果没两下子,就不是吃阴人饭,而是变成阴人吃饭了,没事我就先走了,一身的臭气,得找个地方洗洗才行。”

秦人颙笑着点了点头,随手拿起镊子,向着尸体走过去,这份爱好也没谁了。

我从停尸房走出来,看到吴金海带着人,紧张兮兮的站在门口,显然谢芷馨已经把事情都说了。

吴金海看到我,连忙迎上来,焦急的问:“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我摸了摸鼻子说:“看我这个样子,当然没事了,早知道你们的法医这么厉害,就不用兴师动众了。

张坚毅不是让人杀的,是受了伤***的,至于伤他的人,你们可惹不起,还是少管闲事吧。”

吴金海点头答应,作为一个聪明人,很多事情应该怎么处理,心里一清二楚。

我看了一眼谢芷馨说:“我现在要去洗澡,有没有兴趣一起啊。”

谢芷馨像一只暴躁的小母猫,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

我一阵翻江倒海,晚上吃的都吐在她腿上了,想不和我去洗澡都不行。

我们来到附近最大的洗浴中心,我对前台小姐说:“给我拿四个手牌,要两男两女,你看什么看,我给你四个人的钱就是了。”

我对谢芷馨说:“我小妹和你一起进去,你把旁边的衣柜打开,手牌放进里面就行。”

谢芷馨听到我这么说,贼兮兮的四处张望,哪里还像是女刑侦,让人觉得好笑。

我笑着说:“你放心好了,我小妹很乖的,不会对你怎么样。”

我向着保安招了招手,拿出几张老头票交给他说:“去给我买身运动装回来,剩下的给你当小费。”

谢芷馨惊讶的看着我说:“你这套业务挺熟啊,不像是从山里来的。”

我摊着手说:“这都什么年代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电视上都是这么演的,学也学会了。

干我们这行的有三缺五失,总能占上一两样,我就是留不住钱,有钱就得花出去,如果想攒钱,必然得出事。

与其把钱送给医院,还不如我在外面享受了,说不定哪天碰到治不了的,这条命就给人家了,死了也不亏啊。”

谢芷馨看到我的脸上虽然挂着笑,但是眼神中却充满了苦涩,不由得心头一颤,觉得有些东西被触动了。

这些都是她后来告诉我的,我在这方面就是个白痴,指望我去领悟,真是山无棱,天地合了。

我和胖子进了浴池,在大澡堂子里泡着,突然间我觉得水冰凉刺骨,将眼睛睁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这里也破败不堪。

我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完全没当回事,把头靠在池子边上,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张坚毅走进水池,坐在我的对面,两只惨白色的眼睛,露着冰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

我把水一撩,打在张坚毅的脸上,指了指身上的裹尸布,挑衅的看着他。

张坚毅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重重地哼了一声,随后沉入水里,接着就不见了。

我再次感受到水温,缓缓的睁开眼睛,一切和进来的时候一样,嘴角挂上一丝嘲讽的笑。

我对胖子说:“不知道你占的哪样?”

胖子嘿嘿一笑说:“我是煞气命,除了你这个鬼孩子,谁敢和我在一起,我又敢和谁在一起,你说我站在哪样。

你有钱及时行乐,我有钱就逢场作戏,之前和你说攒个老婆本,就是想找个女人,干这活没钱不行啊。”

我的脸上露出笑容,我们去休息厅的时候,意外的碰到了一个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