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业凡宗灵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单业凡宗灵第二章

单业凡宗灵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单业凡宗灵第二章

单业凡宗灵是作者哈哈一笑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下面看精彩试读!老一辈常说,八字太重,命就轻了。自外公去世,灵诅浮现,还有记忆中并不存在的妹妹,冥冥之中仿佛一双无形的手,将我拉进了无尽的深渊……苏家倩影,棺中婴灵,云纹坛尸,在校园一角夜半无人之时,总是发出奇怪的私语声……而为了寻找所谓真相与揭开阳光之下的重重黑暗,我和师兄宗灵踏上一条再难回头之路,当师父之死,旧事揭开帷幕之时,我才知道,有些局一旦踏入了,便再也无法独善其身。嘘……夜半人不语,谓语恐非人。

《探灵追凶录》 第二章 夜半敲门 免费试读

话音刚落,屋子外又掀起了轩然大风,门竟被一下子吹开来,肆意的将纸扎人吹得东倒西歪。

外公这会也顾不上他平时爱惜的手作了,将我拉起,推着就往楼上走。

“怎么了外公?”

“别问那么多,你先上去。”

外公的话我向来言听计从,于是我只好站在楼梯口,仔细听着下面的动静,隐约间好像听见外公在诵经,手中还捣鼓着什么,不时传来哒哒哒的声音。

回房之后,外公就上来了。

我盯着下午攥在手里的图纸发呆,抬头见外公无恙,就挥了挥手中图纸:“外公,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啊?我下午真的只是做梦吗?”

外公的视线落在图纸的纸扎人上,似乎一凛,很快就挪开了目光:“假亦真时真亦假。”

我听不惯这老头这么一本正经的讲话,故作玩笑说道:“什么真的假的,外公你新学的绕口令啊?”

“单业凡。”外公忽然叫了我的全名:“今晚你躺在床上,哪里也不能去。”

我这才有些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到底怎么了外公,我真的遇上了脏东西?可是不是我今晚是按照您说的去做的,没有犯忌讳啊。”

虽说都道我的体质容易招脏东西,但是因为有外公在,所以我从小到大只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例如我起夜时,下了个楼梯发现还在房间里,或者是喝水,喝完之后居然发现我坐在窗台上,晃悠着双腿。

没亲眼所见,我只当是梦游。

外公闻言,叹息中带了几分懊悔:“就不应该听你爸妈的,从小就不让你接触这些东西,现在他们倒是清闲,各自组家庭,留你一个苦命的孩子。”

我越听越糊涂:“什么啊外公,这都是哪跟哪,他们都走十几年了,我也没觉得自己命苦。”

外公没说什么,起身要离开:“总之,今晚你将厕所的夜壶拿进屋,无论屋里屋外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要出门。”

说起这个,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畏惧,不放心的嘱咐道:“无论任何人。”

“包括外公你吗?”

“尤其包括我。”

外公说完就要走,我还是一头雾水,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手道:“外公,你倒是先跟我说些,不然我什么都不知道。”

“来不及了,那个东西很快就会找上门来,切记,无论今晚你听到了什么,都不要开门,假装自己睡着了,能做到了小凡?”

总是这样,我嘟囔了一句,看着外公出门后,我锁上门便仰头就睡了下去。

那时的我还是没有将事情放在心上。

而事实证明,很多事情亲眼所见,才会真的相信某些东西的存在。

睡到后半夜,我被冷醒。

迷迷糊糊的想着是不是被子踢到了脚边,我摸索了一会儿,这才睁开眼睛想要找。

我的床头是个窗户,窗户外面是条长廊,我刚坐起来,冷不丁的就看见窗户上印着一个女人的影子。

瞬间我就吓出了一声冷汗,且清醒了不少,慌忙的跳下床想要开灯,可是在关键时刻想到外公告诫我的话,手又停住,最后只是在床尾捞了个被子上来。

家里除了我和外公两个纯爷们,就只剩下纸人了,怎么可能会有女人。

正想着,那个女人的身影,居然慢慢开始动了挪动。

等一下,那个挪开的位置,岂不是我的房间门……

“叩叩叩。”

我蹦的老高,自己也被自己的一惊一乍吓到,什么意思,怎么真的有人来敲我的门?

那敲门声很有节奏,且不急促,一下一下,显得无力又苍白。

但是很有耐心,就这么敲了五分钟,也没有要停下来的迹象。

外公说了,假装自己不在,不在就行。

我闭上眼睛,被子闷住了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停了下来,正当我以为没有事了,又传来了一道女声:“单业凡,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

我身子一抖,紧紧的攥住床单,想着之前在藏书阁里看到过护身的***,便随便念了起来。

“救救我,我好疼啊,快救救我,求你了。”

那诡异的声音,这次持续了半小时。

期间换了无数人的声音,有同学的:“单业凡,你在里面干啥呢。”

也有爸妈的:“小凡,爸爸妈妈回来了。”

切,我爸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走了,回来看我有没有被吓死吗?

我充耳不闻,就这么过了半个小时,外面的声音总算消停了,我实在好奇,就下床打算到门口的缝隙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

谁知我的脸刚趴上门的缝隙,就看见一只浑浊的眼睛,也跟着透过门外的缝隙,朝着里面看。

“我的妈。”我吓得直接大叫一声,然后跌坐在地上。

紧接着外面传来:“小凡,是外公,开门。”

我自然是不信,外面的人拍了拍门:“兔崽子,真的是我,已经没有事了,赶紧开门。”

说着,还骂骂咧咧了两句。

我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外公在这个道上很多年,脾气还行,就是喜欢骂骂咧咧的,跟我说话也是这样。

应该就是外公了。

我手放在了门锁上,随即冷汗从额角流了下来。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问道:“外公,你昨天不是出差了吗?今天怎么回来了。”

“怕你有事就先回来了。”

……

外面没了声,我大气也不敢喘,慢慢退了几步。

这次,是打门的架势,这力道仿佛就要把门给砸烂一样,我在剧烈的敲门声中一个箭步窜回床上,发誓就算是我喜欢的女神来了,也绝对不会下床了。

后来,我困意慢慢上来了,也不知道外面的声音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等到天光大亮之时,我才沉沉睡去,隐约间还看到一红衣女子,坐在我的床头看着我。

醒来时已经晌午。

门不知何时已开,外公坐在床头抽烟,我赶紧爬起来,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他。

外公双眼凹陷,一夜之间就没了神采,看着我的手不说话。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