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沐月墨千城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萧沐月墨千城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男女主角为萧沐月墨千城,由晓芝麻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网络火热连载中。全文讲述了“王爷说他今天政务繁忙,就在书房睡觉,还请王妃早些休息。”接着,没过多久,绿翘就端水进来了,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 第4章 老男人搞什么玩意 免费试读

“月儿,你知道二哥是担心你罢了。”身后,传来萧羽陌焦急的声音。

萧沐月转头,犹豫了一下,神经兮兮地靠过去,“我今天掉水里差点淹死。”

萧羽陌脸色一阵难看,轻斥,“不许胡说。”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就在我差点淹死的时候,见到一道光,咻得飞进我脑袋里,然后我就觉得好像变了一个人。”

萧沐月眉心微蹙,糯糯道:“大家肯定不相信我,所以我还是不说……万一别人当成妖怪烧了……”

“竟然有这种事!”萧羽陌将信将疑中,多了一丝了然,“若真是你说的,也是因祸得福,太子终不是良人。”

“真的么?不是哄我开心?”

萧羽陌喃喃,看着她,释然笑道,“这世上的事又有谁能说得清,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萧沐月也松了一口气,嗯了一声,她这二哥真是开明,不是她不说,无论说不说,现在的萧沐月都是她,她不会离开萧家,又何必给人增添烦恼。

就像萧羽陌自己说的,这世上的事,又有谁能说得清。

哪怕来自新世纪的她,也不能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穿越,从物理学角度,一个速度超过光速时,才有可能发生的事……

荒诞离奇。

这几日,萧沐月在萧府混的如鱼得水。

萧家人对萧沐月的改变,自然是欢喜万分,只差没磕头感谢祖宗了,可是,有一个人很不高兴。

自从那日落水醒来,宁柔儿就笑不出来了。

计策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让萧沐月因祸得福,现在萧家所有人看萧沐月的眼光都变了,而她这个外来的小姐,更加不受重视。

这就像一根刺一样,卡在她的喉咙里,怎么都咽不下去。

最让宁柔儿疑惑的,萧沐月的态度。

以前,萧沐月耳根软,她说的,哪怕再无理,只要和太子扯上点关系,萧沐月都会同意,可是现在,萧沐月故意躲她。

宁柔儿怎么都找不到她的人。

萧府前厅,宁柔儿一走进,几十箱珠宝首饰,绫罗绸缎,映入眼帘,顿时眼中闪过一道靓丽的光彩。

廷芳阁。

“小姐……小姐。”绿翘两眼发光,跑进来,一脸幸福,“小姐,你快去前厅看看,焰王送了好多东西来,说是给小姐压惊,想不到王爷这么好!”

萧沐月不屑,嗤之以鼻,这个老男人搞什么玩意,要不是什么狗屁圣旨,连鸟都不想鸟。

“放库房吧,萧家差这点。”这几天,她也见识过萧家的库房,才知道自己以前多浅陋。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也是见过世面的。

“……”

“小姐,你去看看嘛,真的好多,绿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珍贵的宝贝。”绿翘央求。

她看了好长长世面,也好对未来姑爷,有些期待。

听说焰王俊美无双呀——

“不去不去。”萧沐月一点兴趣也没有。什么宝贝没见过,真是的!

她现在心情很差。

“可是,绿翘真的没见过那么多宝贝,就算是萧家的库房,也不一定能拿出如此多的珍奇之物,姑爷真是下血本……啊!”绿翘话还没说完,脑壳上,又挨了一记,顿时欲哭无泪。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小姐醒来,像变了个人,力气也渐长,真的好痛啊!

“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就大发慈悲地去瞄一眼。”就一眼。

萧沐月起身,抖了抖衣衫,朝萧府的前厅走去。

前厅。

管家福伯忙得满头大汗,才将所有箱子都放好。

“福伯,这都是谁送来的啊?”宁柔儿一脸红润腼腆,以后又是哪家公子哥,为了讨好她的。

这在以前是常有的事。

只是,宁柔儿没发现,这一次和寻常并不一样。

也是因为这份不一样,才让她也难掩心中之情。

“竟是八宝斋的饰品,还这么多。”宁柔儿望着箱子里的各种首饰,珊瑚宝石,珠玉水晶点缀,简直晃花了眼。

仔细地挑选。

福伯轻咳一声,刚要开口:“柔小姐,这……”

“是王公子?”

福伯尴尬地看了一眼,厅中的王府护卫,见他面无表情,赶忙开口,“柔儿小姐,不是王公子。”

“难道是阮公子?”宁柔儿仔细一想,不确定。

她清楚得记得,向她求过亲的人,尤其是那些大富大贵。

“不是。”

“难道是……楚。”宁柔儿惊讶的声音,还没有出口,被人打断了。

“管家。”

宁柔儿沉浸在喜悦中,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抬头,萧沐月走进,脸上笑容清丽可人。

一时之间,宁柔儿也微微愣住。

几日不见,变化似乎更大了。

忽的,宁柔儿回过神,眼中千转百回,转眼之间,面上换上另一幅神色,笑脸相迎。

“沐月!你来啦!你看这里,都没有让你站的地方,府中下人真是不会办事!”

绿翘微微蹙眉,见宁柔儿顿时不高兴,又是喧宾夺主的姿态。

“不知道哪位公子,送了好些东西,沐月有喜欢的么,挑一些?”宁柔儿说着,眼中光芒璀璨,如同一只胜利的雌孔雀,眼底还有些许算计。

不过,萧沐月避开了。

“不了,我不喜欢带这些,我来有其他事。”

绿翘插嘴道:“焰王府不是送了东西来,给小姐压惊,福伯,东西?”

管家狂汗,大步走上前,“小姐,这些就是焰王府送来的,给小姐压惊的,这侍卫还在这。”

哐当一声。

宁柔儿手里握着的玉器,掉落在地,砸得满地都是。

“福伯,这是……”宁柔儿脸色变了几变。

福伯哭看着地上的碎玉,都要枯了,“柔儿小姐,这些都是焰王派人送来的。”

这个柔儿小姐太任性了。

以前小姐宠着,什么都让,可这也……

宁柔儿脸色像调色盘一样,五颜六色转了个遍,尤其是目光落在脚下碎掉的玉器,紧咬唇口,只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是我误会了什么,沐月,你别在意……”

萧沐月根本没看她,目光从屋中的满地琳琅里划过,落在角落,穿着侍卫衣服的男子,板着脸,眉宇间散发着丝丝冷意,似乎对萧府的人,不甚在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