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心悠盛凌枭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偏执总裁太难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阮心悠盛凌枭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偏执总裁太难缠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高质量小说《重生娇妻:偏执总裁太难缠》是来自作者十七梦最新创作的重生类型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阮心悠盛凌枭,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阮心悠前世被盛凌枭,那个号称M国商界传奇的人折磨致死,重生后她发誓绝对绝对绝对不要跟这变态有瓜葛。第一次,阮心悠故意把酒打翻撒到盛凌枭身上!咦,这女人怎么知道酒里有毒?这女人不简单!第二次,阮心悠故意对着盛凌枭的得力秘书破口大骂,极尽羞辱!咦,这女人怎么知道秘书有问题?这女人确实不简单!阮心悠辛辛苦苦大半年本想走恶毒女配,拜金少女,心机婊……的路子,让盛凌枭厌恶她,远离她,岂料事与愿违。第三次之后……“阮大小姐,你费尽心思帮我,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的,要不,我以身相许吧!”阮心悠猝!!!

《重生娇妻:偏执总裁太难缠》 第3章 免费试读

阮家夫妇的表情顿时极为震惊。

“这礼物太贵重了,盛总提前离场只是小事,不能……”

“不不不,我很喜欢!这个一定很贵吧!”

阮心悠一把抢过盒子,竭力做出一副贪婪又花痴的模样:“值多少钱?一百万?两百万?盛总真大方呀!”

阮氏夫妇才将好转一点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

他们乖巧懂事的阿阮……是睡了一觉疯了吗!

这孩子……何况阮家,也不是买不起!

“阮小姐,这条项链名叫人鱼之心,价值598万美元。”

阮氏夫妇的脑子一懵,人鱼之心的拍卖据传最后被一个神秘身份的人买走,因为这条项链极其珍贵,一直都有人在打听。

盛凌枭,为什么突然出手这么大度?

只是为了拉拢阮家的话,大可不必下这样的血本……

给一个第一次见面,还泼了他一身酒的女孩子送这种贵重的礼物?

盛凌枭,打的什么主意?

“哎呀,替我谢谢盛总!”

阮心悠前世在那个狗男人面前见过太多拜金女,眼下演戏演得淋漓尽致,像是生怕被抢了项链一样,慌不迭的将项链带到脖子上。

“助理先生,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盛总呢,你一定要把我的话转达给盛总,就说我很喜欢他送的项链,我还喜欢新款的衣服包包首饰……”

那个男人无比讨厌别有用心接近她的拜金女,她的话要是被助理说给盛凌枭,他应该会觉得无比恶心,恨不得避如苍蝇吧……

眼看着盛家那位助理的眼神越来越古怪,阮夫人终于忍不住,一把捂住了女儿的嘴,将项链取了下来。

“助理先生,实在抱歉,小女让您见笑了。”

阮正源狠狠瞪了被妻子死死箍在沙发上的女儿一眼,眸中的失望毫不掩饰:“请您把项链拿回去吧,阮家不能收这么贵重的礼物。”

“阮小姐真性情,没有什么见不见笑的。”

助理干笑一声,显然说的是场面话:“我家总裁说,不管怎样,这条项链已经送给小姐了。”

“爸,妈,听见了嘛,这就是送给我的!”

阮心悠狠下心决定把自己拜金女的形象作到极致:“盛总送我礼物,说不定就是喜欢我呢!到时候我就可以巴上盛总,嫁进盛家享福,你们也就不用努力了——”

“……”

助理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

“阮心悠……你,你给我滚上去!”

阮正源怒到了极致,冲着助理极力摆出一副僵硬的笑:“助理先生请回吧,这件事,我亲自和盛总说。”

助理也不好意思多留,讪笑着离开了阮宅。

“你给我跪下!”

盛家助理才离开,阮宅大厅便是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阴沉气氛。

一向不舍得斥责女儿的阮正源显然动了真怒,重重一个耳光打在了阮心悠脸上。

“老公,孩子还小,咱们好好……”

“她还小,她今天成年了!十八了!”

阮正源颤抖着手,看着阮心悠捂着脸沉默的跪在地板上,心里又痛又气。

“你在哪学的这些不着调的玩意儿!我们阮家就算是破产了,你也不能做这种巴着男人过日子的事情!”

“我让你学盛凌枭,是想让你自立!不是让你被权势迷了眼!你要什么东西,要靠努力去挣!”

阮夫人心疼女儿,赶忙挡在了阮心悠面前:“阿阮,快跟你爸道歉!妈妈先前就说了,让你不要跟那个叫宋欢的小姑娘来往,你怎么突然就成了这样,以前多懂事,怎么今天……”

“爸,我错了。”

阮心悠低着头,眼泪慢慢从眼眶中滚下来。

这是活了两世,父亲第一次打她,第一次跟她发脾气……

“错了?”

阮正源显然是失望到了极点:“今晚你就在客厅跪着,想清楚错在哪里!谁都不许求情!”

这是他寄予厚望的女儿,怎么能做一只金丝雀!

今天阮心悠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的心都要碎了!

平时那么乖巧的孩子,怎么也和那些整天想着攀附盛凌枭的名媛们一样,动了这种心思!

阮夫人不敢再劝,看着女儿跪在地上,眼神也很是失望。

阮家的家教一向严格。

阿阮从小娇宠,要是真的走歪了路子,就是剐他们夫妇的肉!

是该给个教训了……

夜色渐渐黑了下来,阮心悠依旧跪在地上,默然的抿着嘴,一如前世得知父母被逼到跳楼***也不想拖累她的时候。

她知道父亲的想法,父母那么爱她,一直希望她自由,快乐,独立……

但是前世,她还是被盛凌枭逼得变成了金丝雀。

这一世,她要想尽办法惹他生厌,让他看都不想多看她一眼,再努力成为前世她梦寐以求的那个样子!

再不要重蹈覆辙!

盛家大宅。

“……总裁,就是这样,她今天把酒打翻在您身上,恐怕也只是为了接近您,并不是知道了什么要救您。”

男人听着助理的回报,英挺的眉不由得挑了挑,眼中的光意味莫名。

“真这么说?”

“是,总裁。”

助理吞吞吐吐的开口:“阮家的家教一向严,这位大小姐也听说很懂事知理,不知道怎么会是这样……”

“衣服,包包,首饰?”

盛凌枭忽然愉悦的笑了,像是小孩子看见了什么稀奇的珍宝。

“去买,所有的当季新款,贵的,漂亮的,都买下来,送到阮宅去。”

助理:???

“告诉阮小姐,我希望明天有机会跟她共进晚餐。”

小问号,你是否有许多朋友?

助理一脸茫然,看着男人看他的眼神逐渐不耐,赶忙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盛凌枭的目光缓缓落在面前那份资料上。

阮心悠,18岁,6岁那年的暑假,她的确被送去了F地的乡下度假。

也就是说……她真的是那个救他的小姑娘。

女孩乖巧又狡黠的脸,慢慢和记忆中那张软软的小脸重合在一起。

“你坚持住呀小哥哥!我送你去医院!”

“小哥哥,阿阮,阿阮一定可以救你的!你不要闭上眼!”

那一年他八岁,被一群歹徒劫持到乡下,发着高烧,生命垂危。

那个矮矮的小姑娘听见他的呻应,悄悄砸了玻璃窗翻进来,一双小手被玻璃扎得全是血,却只顾着要打开门把他带去医院……

他被送回盛家的时候,那个女孩已经离开,他不记得那女孩具体的样子,只记得肩头那个胎记,还有那个模糊的名字——

阿阮。

这十二年,他真的怕这个小天使不在人间了。

那是他仅剩下的温暖和光,是支撑着他没有被盛家那些畜生逼成变态的救赎……

“阮心悠,阿阮……”

男人轻轻呢喃着那个名字,眼神晦暗莫名。

“你今天又无意中救了我一次——”

“我准备的那些东西,恐怕已经报答不了你了。”

第二天一早,阮正源看着阮心悠果然乖乖跪了一晚上,脸上的表情才算好转了很多。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你就好好在家里呆着温习功课。”

父亲的语气依旧严厉,阮心悠揉着隐隐作痛的膝盖,乖乖应了一声是。

见她这样,阮正源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拿起椅背上的外套,带着阮夫人出门。

“我和你母亲要去公司,那条项链,我让管家拿回去还给盛总了。”

“爸爸妈妈再见。”

阮心悠乖巧的笑笑,目送着父母走出门,才算松了口气,吃过早餐就回到了房间。

她确实需要好好温习功课——但却不打算继续学艺术。

现在她还是云城艺术学院的大一学生,憧憬着今后成为一个大画家。

但在阮家大厦将倾的时候,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夺走阮家的一切!

前世她被关在梨园的时候,盛凌枭房间里那些关于经济学的书,包括他自己的笔记和文件,对她从来都不会避讳。

所以昨晚她就已经想好,开学之后就去换专业,学经济学。

这样才能……

“大小姐,那位宋小姐来找您了。”

女仆脸上的表情不算好看,那个叫宋欢的女学生有事没事就来阮宅,说是小姐的朋友,却把她们小姐当冤大头一样,动不动就哄骗小姐给她买这买那……

阮心悠听见[宋小姐]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一丝冷凝的寒光。

宋欢,主动找上门来了……

来得真巧,她正准备给宋欢点颜色看看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