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沐月墨千城全文阅读 萧沐月墨千城小说最新章节

萧沐月墨千城全文阅读 萧沐月墨千城小说最新章节

萧沐月墨千城是著名作者晓芝麻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咱们接着往下看“王爷说他今天政务繁忙,就在书房睡觉,还请王妃早些休息。”接着,没过多久,绿翘就端水进来了,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 第6章 有人说话么? 免费试读

这几天,她对主子有了新的认识,要是以前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那现在可就是整天往外面跑的疯丫头,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绿翘也觉得,萧沐月更开朗些。

“说这话谁信,看这地上磕的,都堆成小山了。”

其实,萧沐月是在郁闷,郁闷什么呢!

她把送给焰大叔的‘礼物’给弄丢了。

“哎吆,我去,真是越想越蛋碎。”

“啊?”

萧沐月一扔手里的瓜果,“没事。”

不就是丢了点东西,肯定是一不小心落哪里了,就算被人捡到又怎样,反正没人知道是她的,这样一想,心里果然舒坦多了。

绿翘见萧沐月,先是很纠结的模样,又立刻想通似的,眼里亮晶晶的,正要开口问。

“沐月。”

宁柔儿来了。

萧沐月望着宁柔儿,莲步轻移,笑的跟花儿似的,走进她的院子,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沐月,这是几家千金送来的帖子,说要邀请我们一起去赏花——我们一起!”

“不去。”萧沐月直接拒绝。

宁柔儿眼中划过一道光芒,笑着走到她身边,耐心劝解,“太子在!”

“……”

宁柔儿见萧沐月犹豫起来,眼中立刻现出几分得意之色。

“太子和我半点毛线关系,他喜欢去就去,我又不想去。”

绿翘偷笑,见宁柔儿吃瘪,心里别提多畅快。

“小姐最近迷上了别的东西,柔小姐不如自己去?”

宁柔儿被绿翘说的一阵蹙眉,却不愿意放弃。

这几日,萧沐月想方设法避开她,只要她在,萧沐月一定不在。

今日,总算让她抓住,一定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宁柔儿垂下眼眸,继续劝说道,“沐月,我们一起去好不好,以前我们都是一起的。”

一股恶寒的感觉,从脚底直窜到脑门,萧沐月真想把鞋子脱下来丢宁柔儿的脸上。

“找个丫鬟陪你一起吧。”

“可是再过不久,你就要嫁人了,到时候,怎么还能像现在,沐月,你真的不打算见见太子了么,也许是最后一次了。”

看着宁柔儿满含同情且恳切的双眸,萧沐月觉得自己差点相信了。

宁柔儿真是三句话不忘记勾起萧沐月的伤心事!

“那……好吧!”

等宁柔儿走了之后,绿翘气愤道:“小姐明知道,柔儿小姐不怀好意,干嘛还要答应。”

萧沐月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屑,又整理衣物,一派正经的模样,“有的事,要解决一下的。”

“??”

萧沐月笑了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萧沐月当着所有人的面,说非太子不嫁,这句话的影响,不想办法除掉,以后会是困扰,万一有人抓住话柄,她可不喜欢麻烦。

她知道宁柔儿不会放弃,就是好奇,除了太子,宁柔儿还有什么理由说服她。

好吧,又恶心到了!

还是太子。

两日后。

罄园。

这里京都最大的赏花园林,文人墨客南来北往。

穿过前厅热闹的茶楼,越往后院,景致越美,所过之处,环境清幽,花香四溢,无数珍稀花草,竞相开放。

其间矗立着一座凉亭,此刻,从凉亭中,传出阵阵的欢声笑语。

萧沐月的到来,则是让这笑声顿时变了味道,其间有讥讽,有不屑,还有作壁上观的。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萧小姐来了。”凉亭中,一声犀利的女音传入萧沐月的耳中。

萧沐月脚步忽的一顿,四处张望,问绿翘,“有人在说话么?”

绿翘愣了愣,不知怎么回答,假装没听见。

“奴婢不知。”

萧沐月又看向宁柔儿,“你呢?”

宁柔儿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萧沐月在卖什么关子,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催促,“沐月,我们还是进去坐吧!”

“萧沐月,别以为装聋子就可以蒙混过去,今日花会与你何干,谁让你来的!”女子嚣张地说道。

第二世家,端木家的人,一直对萧沐月抱着很大的敌意。

“裳蓉,萧小姐都来了。”

又一女子出声,可是,女子的话音突然就止住了,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淡淡抿唇,萧沐月不简单啊。

紧着,一声扑哧笑声传出。

“哈哈哈,笑死我了,裳蓉,你知道萧沐月在骂你么!”

过了好半天,端木裳蓉才疑惑地抬头,看向几步之外,一脸悠闲的人,脸色剧变,蹬着几步,就冲到了萧沐月的面前,扬起手。

没有响亮的巴掌声,而是闷哼。

萧沐月轻而易举地抓住袭来的手,又立刻甩开,像是甩什么脏东西一样,“端木小姐自重,好歹我也是未来的焰王妃,圣旨已下。”

“萧沐月!”

端木裳蓉立在原地,气的眼睛都红了,恨不得活吞了眼前的人。

萧沐月并不理睬,越过她,走到凉亭之中,看向其间一男子,淡淡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凉亭中一阵寂静。

“牙尖嘴利。”

一声浅淡的声音,带着丝丝凉薄之意。

“多谢太子殿下夸奖。”

众人没想到,被太子叱责的萧沐月,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黯然,早已等候看笑话,就是一旁的绿翘也露出几分担心。

更别说旁人。

哪怕如此淡然,在旁人看到,依旧是故作淡定。

要知道,萧沐月的心性决定不会因为被太子叱责,就畏缩不前的。

可现在不同。

现在萧沐月已有婚约……

众人都等着看好戏。

然而,萧沐月说完,已然坐到了亭中空位上,似乎并不在意。

有一瞬间,花海凉亭里,寂静得几乎能听到风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太子的身上。

太子不轻不淡,一副根本看不到来人的模样。

“裳蓉,快回来坐着,今日是我请了萧小姐!”尚书府的小姐水梵香,缓缓说道。

是刚才打算阻止端木裳蓉,又禁了声的女子,她也是面容平常,很懂隐藏自己的情绪,短暂之间,她早已打量了萧沐月。

似乎有点不一样。

“裳蓉,我们进去坐。”宁柔儿刚开口,端木裳蓉却根本没将她放在眼中,她的眼中自始至终就想让萧沐月滚出去。

当然,这是宁柔儿想要看到的。

所以对于端木裳蓉的态度,宁柔儿乐见其成。

走进凉亭,端木裳蓉脸色又是一阵青白,那空着的位置,原本是她的,现在却被萧沐月占了。

还真是可恨呢!

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却不敢放肆。

毕竟有太子在。

幸好有水梵音招手,让她坐到自己身边去,端木裳蓉才没再次炸裂。

至于宁柔儿,只是默默的坐到一边,看好戏。

“殿下,不如翩跹给殿下和各位演奏一曲,抛砖引玉。”

坐在太子的身边,叫做蹁跹的女子,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看了萧沐月一眼。

可萧沐月又似乎没听见一般,充耳不闻,眼里心里都没有这个太子。

“嗯。”墨子翎应答一声。

翩跹得到同意,立刻款款起身,抱过身后侍女手中的琴,“翩跹献丑了,听闻萧小姐琴艺了得,不知可否,像萧小姐讨教一二。”

说这话,翩跹依旧看向太子,举止得体。

“萧小姐?”

萧沐月微微回过神,看向那女子,挑眉道:“你是谁?”

面对萧沐月的问,墨子翎微微皱眉,这个萧沐月,故意的。

虽然今天萧沐月很不一样,可是,在他眼里,这不过是女子吸引他的手段罢了。

就在所有人等着墨子翎的答案,尤其是翩跹,更是望眼欲穿时,萧沐月又补了一句,“无理!”

“什么?”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找我讨教的。”萧沐月懒懒得看向她。

蹁跹顿时委屈了,看向身边的墨子翎。

很显然,这是太子带来的人。

坐在太子身边自然是。

墨子翎放下茶杯,正要开口。

萧沐月淡淡说道:“虽然现在我还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但圣旨已经下了,我就是焰王未来的王妃,到底不是一个人的名声了,还是收敛点好。”

话有所指。

萧沐月的意思是,焰王的王妃怎么和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比?

“萧小姐……”水梵音开口笑道,原本只是讨教罢了,虽然蹁跹身份上不了台面,毕竟是太子带来的人。

没有人注意到水梵音在听到萧沐月说焰王王妃时,眼中闪过的讳莫如深,只是一瞬,好像是一个错觉。

“你也觉得我说得对?”

“……”

水梵音噤声。

一旁,宁柔儿眉间蹙得更深,想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问题,事情和她想的似乎不太一样。

原本是察觉到萧沐月的变化,一直不相信罢了,此刻,却是太子的面子也不给,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是翩跹的不对。原本与萧小姐也不熟悉。”见此,翩跹福了福身,歉意道。

她以退为进。

墨子翎顿时微蹙眉心。

若是以往,萧沐月早就察觉了,可如今,却是一言不发,看见也当作没有看到。

翩跹也只能坐下,自己化解尴尬。

好像刚才的一幕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说是赏花,不知道是赏花,还是赏人。

萧沐月却知道,有些人是特地来找自己麻烦的。

比如说,出头鸟的端木裳蓉。

还有那个缩在她后面看笑话的宁柔儿。

更甚至隐藏得深的某些人……

不过,这都不影响她发挥。

因为有了之前的二人,这之后便没有人再来找萧沐月的麻烦,她也乐得清闲,听歌,听诗,偶尔赏赏风景。

似乎真的是来赏景的。

原以为萧沐月自己会出错的人,在一阵风平浪静之后,也按捺不住的。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