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师笔记免费阅读全本 周怀明白起未删节小说

会计师笔记免费阅读全本 周怀明白起未删节小说

《会计师笔记》男女主角为周怀明白起,是作者燕地寒最新创作,目前正在万读小说连载。全书主要讲述本书作者潜伏会计行业三十年,三十年职场沉浮,三十年商战风雨,三十年经验教训。从顶层管理者的角度,在疾风骇浪中奋楫前行,躲过一个个陷阱,避开金钱美色的围猎,字字带血,对职场中人具有极高的现实意义。

《会计师笔记》 第16章 一地鸡毛 免费试读

出发之前,白起认真研读了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尽职调查报告,这是一份长达百页的文件,里面详细说明了门窗厂的股权结构管理架构生产经营情况资产负债情况等,看完一遍,白起掩卷沉思了好一会儿,又带着问题看第二遍,这一次,他发现了一点问题:报告中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用一句话,提示了一项风险“与当地农商行或有3500万元债务纠纷。”白起再翻来覆去细找,整份报告里再无其他线索。这几乎是这百页纸当中,最关键的信息,却只有只有一句话。再翻看后面的附件,也没有关于债务纠纷的明细。

白起深深地感到这很不寻常。

白起找到对方负责人的电话,打过去,问其究竟,对方含糊其辞,支支吾吾,白起越发起急,话说的越来越严厉,对方终于招架不住,交了实底:据他们调查,这3500万,就是门窗厂欠当地农商行的,但民营老板说,自己能搞定,这笔钱不用还。在报告初稿中,事务所如实反映了此事项,可后来受到压力,要求他们删除此事。他们本着为自己负责为客户负责的态度,也本着会计师的良心,最后,还是在报告中留下一句话。为了这句话,他们的咨询费用被客户,也就是龙州装修公司,给拖了六个月才付。

情况已经很明白了:表面上值4000万的门窗厂,实际上只值500万,而龙州装修公司方面,当权者却仍希望事务所证明,它值4000万。

白起又简单一打听,知道对方经常为装修公司提供门窗,再查了一下账目,发现过去几年双方往来颇多,龙州装修公司不仅多次采购这家厂生产的门窗,而且除了正常的预付款进度款之外,还曾多次借钱给对方,金额动辄百万以上。

很显然,这里面有故事。白起很敏锐的意识到这家工厂不简单。

事情清楚了,就好办了,对于头脑简单的白起来说,这件事简单的就和一一样,不论是谁给他压力,他都不会改变。

对于周怀明来说,这是他精心安排的一次试探,这个项目其实已经被枪毙一次,这次他也没抱太大希望,但他还想试试,主要是用来试探白起。首先看白起的精明程度。4000万的事情,虽然是白起搞定,但那有很大的投机取巧的成分,不一定就真的是因为白起精明。这次倒要看看他能否发现问题,如果他根本就发现不了问题,那就最好,说明他蠢,以后什么事情都可以不理他;如果他能发现,而且懂事,就该在发现问题后,主动请示,然后按自己的意思办,如果那样,事成之后,大家都有好处,以后,自己又多了一名心腹;否则,自己也没有损失,不过是失去了一次赚钱的机会而已,而且,以后自己就知道,要么把这个讨厌的家伙弄走,要么,什么事都要绕开他,不能让他知道实情。

去考察的路上,白起和刘嫣然坐在一起,闲聊间,刘嫣然向白起推荐一款理财产品,年息30%,每十万元存满一年可以有一个人免费出国旅游,刘嫣然一家已经去过一次新马泰了,今年暑假期间计划去菲律宾。白起问其详情,竟发现和他姐姐所买的理财产品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姐姐所买,是在当地的商业银行,豆乡银行,而刘嫣然所买,是在龙州当地的一家保险公司。

白起把自己的分析说给刘嫣然听,劝他留神,刘嫣然倒不像姐姐那么油盐不进,他觉得白起的分析确实有道理,所以,打算今年从菲律宾回来,就退出。

聊着聊着,刘嫣然忽然想起一件事,就问白起:“白总,听说您家里前后换了30多个保姆,这事儿是真的么?”

“反正闲来无事,我就给您讲讲,是真的。我现在已经好多了,这要是前几年,一提起这事儿,我就忍不住,哎,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啊,苦大仇深啊,让保姆欺负,没有过类似体验的人,谁信啊。”

“我信,我信,我表姐家情况跟您这里差不多,她家也用了十多个,那还是我姨,也就是表姐她妈还帮衬着,据说您丈母娘一点儿都不管,是这样么?”

“是啊,别说一天,连半天都没管过。就是她闺女坐月子时来看过几次,其中有一次,她进门,闺女让她帮忙倒杯水,因为保姆带着孩子,闺女不好意思指使她,现在可下亲妈来了,让给倒杯水,结果她就急了,把闺女大骂一顿。”

“为什么呢?怎么还有这种事?”

“她的逻辑是,我刚进门,你也不让我歇歇,就指使***这干那。她不想着闺女坐月子,她是来看望照顾闺女的。结果那天晚上,我爱人就发高烧,到医院一查,是腺炎,前后去四五趟医院,历时一个月,才勉强治好,孩子打那以后,就没有母吃了,只能吃奶粉。”

“啊?还有这事?”

“这不算新鲜,更过分的是,我媳妇已经上班了,有一次她到我家去,那天家里只有带孩子的保姆一个,另一个保姆刚被赶走,中间没衔接上,她说去看看,结果,到那里没几分钟,就跟保姆吵起来了,然后她生气自己回家了,到家给闺女打电话,又把闺女骂一顿,我媳妇一听就急了,着急忙慌往家赶,她到家,离我丈母娘离开已经俩多小时了,她进门,看见保姆也在哭,孩子自己躺在床上,哇哇哭,没人管好不容易安抚住保姆,哄好孩子,她妈又给她打电话,说自己是已经买好敌敌畏,不要活了。”白起边说便摇头叹气,虽不至于痛哭流涕,却也实在伤心难过。

“这又是为什么?”

“她说闺女不孝顺,只对保姆好,对她不好,她还不如保姆了,没用了,死了算了。”

刘嫣然气的直摇头:“哎,这是您家长辈,我没法说什么。但这也确实太过分了。”

“哎,我已经落下病了,不能提保姆这茬儿,一提就收不住,你别见笑啊。”

“没有,怎么会见笑,您说说,心里可能也会舒服一些。听说帮您带孩子的保姆,也挺过分的?”

“是啊,她为了在我家站住脚,总是欺负给她洗衣做饭的那个保姆,结果就车轮般换人。”

“这又是为什么?”

“当时孩子小,但已经认人了,如果突然把他交给陌生人,他会害怕,会生病,所以,一定要是熟人带才好,我家那个带孩子的保姆明白这一点,所以就千方百计的挤兑另外一个,让人家在我家都干不长,这样我们就只能依赖她了。”

“挟天子以令诸侯。”刘嫣然笑道。

“差不多吧,我们这是挟儿子以令其爹妈,绝对好使。”

两人一路闲聊,不知不觉中就到了目的地。

工作人员引导他们先到会议室坐定,过了半小时,门窗厂的老板孟总才姗姗来迟,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暴发户形象,挺着大大的肚子,光头,玉扳指,金戒指,金牙,金表,金项链,全身金光闪闪。言谈间近乎目空一切的傲慢无礼。

本来,在考察组出发前,周怀明已经和他们约好,刘嫣然要找几位职工代表座谈,白起要查看账目,和财务人员座谈。但是,到了这里一切都变了,孟总说,刘嫣然要找的职工代表们恰都有事出去了,可以安排几个公司的高管与刘嫣然座谈,至于账目,他明确告诉白起,那是商业机密,不可以让白起知道。反正以前不是有事务所来做过尽职调查么?就以那个为准。

白起和刘嫣然都很诧异,因为出发前,双方都是联系过的,说好的事情,怎么能说变就变呢?他们不仅又对孟总合作的诚意加以质疑了。

他们对孟总提出质疑,孟总挥挥手:“周总只和我说,你们会来考察,我不知道你们要搞这么多名堂,尤其是财务这一块,事务所都查过了么,你们再查,是信不过事务所,还是信不过我?”

白起提出,这不是信得过信不过的问题,是必要的程序,只就几个考察报告中不够明确的问题再落实一下,孟总说“那你应该去找事务所,他们都不清楚的事情,我哪里搞得清楚。”

白起给周怀明打电话,希望他能给协调一下,可连打几次,周怀明的电话一直关机。考察只能草草收场,刘嫣然的收获与预期相比,算是打了个七折,而白起,则完全是空手而归。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