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叫什么名字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叫什么名字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高质量小说《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是来自作者晓芝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萧沐月墨千城,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王爷说他今天政务繁忙,就在书房睡觉,还请王妃早些休息。”接着,没过多久,绿翘就端水进来了,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 第2章 救她 免费试读

萧沐月全身湿透,薄透的纱裙和墨发都湿嗒嗒得沾在雪白的脖颈,看起来既狼狈又诱人。

“打算这么走出去?”男人眸色微深。

萧沐月皱了皱眉,放下警惕,顺着男人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衣服上,湿透了,尤其是衣服,大囧——

她怎么忘了,这个世界没有bra……

虽然她以前也经常穿比基尼,可是,这样被人看着,终归心里不爽。

尼玛,这身体已经是她的,被人窥视,就是不爽。

“我怎么是我的事,喂,臭小子,谁准你盯着我看,背过身去!”萧沐月不爽得命令道。

男人眼中划过一丝微讶,随即恢复淡然,“我若是想看,也不必等到现在。”

倒是她,被看了,既没有寻死觅活,也没有尖叫出声。

“……”萧沐月无语。

他在说,如果想看,刚才救她的时候,就看了。

“况且,我对你的扁豆身材,没有任何兴致。”

打击!刺果果的打击!

萧沐月怒目,扬了扬脑袋,“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是不是?”

“怎么?难道希望我对你有兴致,若我是采花贼,你可就……”男人的眼里,全是笑意。

“!!”

“不过,若是你希望。”男人挑起萧沐月的下巴,温柔道。

啪!

萧沐月扬手一掌,拍掉某个爪子,嗤笑道:“男人,脖子以上瘫痪要赶紧治,别拖着,耽误病情,说不定影响下半生(身)!”

“什么?”

“脑残。”

一阵语塞。

“不着急去救人了?”

“分明是你绊住我的脚步,所以才来不及去救人,再说,你自己怎么不去。”

男人扬起一抹魅惑的笑,“人又不是我推下去的。”

萧沐月怒了,“你丫的,哪只狗眼看我推她下去,这叫借力打力,什么叫我推下去啊!啊!到底是谁推谁,你丫的究竟有没有看清楚!”

男人挑眉,为何这萧家的小姐,和传的一点也不一样,真是活脱脱一只炸毛的野猫。

“是么?这么说来,倒是我不对了。可是我不想救她,怎么办?”

她也不想救。

……

……

一阵诡异的安静,萧沐月睨了眼前的男子一眼,突然觉得他没那么讨厌了。

“小姐……小姐……”

桃林外,突然响起,此起彼伏的喊寻声。

男人的目光,扫过声音的来源,不远处似有人影而来,“有人来找你了。”

“哼。”

“回去换衣服吧!当心着凉。”好心提醒。

“不用你假好心。”

“……后会无期!”

银色光芒闪过,萧沐月面前,哪里还有半个身影。

轻功!

萧沐月眼睛一亮,看到宝贝一样,轻功,原来这个世界有轻功,有轻功偷东西可是方便千百倍呀。

就在萧沐月算计着,有了轻功,好处多多,一个绿色的身影气喘吁吁地跑来,拉着萧沐月,一阵泣不成声。

“小姐——小姐这是怎么回事,啊!衣服怎么会湿了。”

“啊!哦,刚才在河边玩耍,一不小心掉进去,刚爬上来。”沐月撒谎道。

她没有证据,指证不了,况且,根据原身的记忆,她和宁柔儿关系很好,宁柔儿一向柔柔弱弱,没人相信宁柔儿会做出这种事。

“什么,掉进了河里!怎么那么不小心。”绿翘一脸担惊后怕,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小姐,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绿翘这就帮你去找大夫。”

沐月看着身边的丫鬟,心中感慨一声,转移话题,“没事了,我们回去换衣服,这一身实在是难受。”

“好好!我们立刻回去。”

“对了,宁柔儿落水了,找人去救她。”

绿翘看着大步离开的萧沐月,一阵风中凌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又扯上柔儿小姐。

“小姐,你等等绿翘。”

直到桃林里的人,都离开,深处才传来两人对话。

“主子为何救萧沐月,她死了不是更好?”黑衣男子不解的音线。

男人收回目光,磁性的嗓音如同陈年美酒般,淡淡说道:“好什么?”

“这样主子就不用娶了!”

“就算本王不救,以后还有第二,第三个萧沐月,况且,萧沐月喜欢的是太子,这样也省的本王去周旋。”

“可……”

话音未落,身边已然空无一人。

“……”

廷芳阁。

一座极为奢华的楼阁院落,萧家家主在萧沐月出生时,专门为她建的阁楼。

院中粉墙环绕,奇花异草,错落有致,清流假山,清脆悦耳,流水潺潺。清雅,幽致。

卧房,屏风后。

萧沐月躺在氤氲的热水里,惬意地舒了口气。

“柔小姐已经救上来了,听大夫说,再晚去半刻,就没命了。”

“命挺硬的。”萧沐月淡淡应道。

“……”咦?

“小姐要去看看么?”

“没心情。”

“……”绿翘。

有问题!

难道是今天小姐落水,和柔儿小姐有关。

绿翘眼中闪过一道气愤之色,“小姐,您今日落水,是不是和柔儿小姐有关系?”

萧沐月撇向一眼屏风外,“想说什么?”

绿翘思忖一会儿,气呼呼的,“奴婢一直觉得柔儿小姐对小姐别有目的,她又不喜欢小姐,还总是尾随小姐。”

绿翘没有忘记,因为说了一句宁柔儿的坏话,被萧沐月罚了半个月禁闭的事情,话说的很是委婉。

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仿佛能听到咚咚的心跳声。

绿翘担心地看了屏风内一眼,小姐是不是又生气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眼圈都红了。

萧沐月撑着脑袋,暗叹,这丫头都看得出来,这原身属猪的!

过了很久,一声出水的声音。

“嗯。”

绿翘听到一声应答,仿若天籁般。

“小姐。”

萧沐月皱了皱眉,“嗯?你哭什么,我又没怎么你。”水做的。

“没有,小姐终于愿意听奴婢的话了,奴婢还以为,又要被罚禁闭。”绿翘一抹眼泪,水笑。

萧沐月无奈地直翻白眼。

一个小丫鬟,本就身不由己,忠心还不被主子信任,是悲哀。

“焰王,是个什么样的人?”想了想,萧沐月问出自己的疑问。

也就是刚才宁柔儿提起的。

原身要死要活不愿意的。

比起那个在她脑子里跳来跳去的太子,她对这个人更感兴趣。

唔……

毕竟,还一无所知。

神秘的东西最令人感兴趣了。

绿翘刚擦干泪水,就听到萧沐月这么一问,嘴巴张得老大。

“小……小姐,你问谁?”

“焰王。”

“小姐,你没事吧?你不要吓绿翘,绿翘经不起吓的。”绿翘急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似乎很惊异她的变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