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局免费阅读全本 何书齐杨雪完整版小说

迷局免费阅读全本 何书齐杨雪完整版小说

精选热书《迷局》是来自作者客家三少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何书齐杨雪,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母亲意外死亡,保险公司的电话将我带入了一场环环相扣的迷局。母亲生前买了保险,受益人竟然是我妻子,我以为她改邪归正,等待我的却是极大的野心。保险公司经理沈晴热情帮助,让我感动不已,然而,她的帮助却也是另有隐情。我一厢情愿以为的好,却是别人一步一步的精心算计……

《迷局》 第九章  再找沈晴 免费试读

碘伏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繁体简体不一,我妈没什么文化,饶是如此还给我留下了这些信息,我似乎可以看见她独自一人,戴着个老花眼镜,伏案写字的模样。

 

我的眼眶当即就湿润了,鼻尖酸涩,眼前的景物都充满了朦胧感。

 

将另外一包棉签也拿起来,毫不意外的是,棉签旁边也留了一个小纸条:

 

“书齐,我看了一下,这棉签放的挺久了,外面的棉絮可能会有些脏,你用的时候,记得将最外面的棉絮撕掉,不然怕伤口感染!”

 

每个药物,都有我妈的注释,唯恐我用错!

 

“妈,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啊!”

 

泪水滂沱而下,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我妈即便被我媳妇儿讨厌,天天指桑骂槐,含沙射影,依然忍耐着留了下来,为我做这做那,而我却是窝囊无比,直到她去世,都没让她安详天年,有一个幸福快乐的晚年生活。

 

不知不觉间,我的拳头悄然握紧。

 

“一定要调查一下,我妈,不能死的不明不白,如果真的只是意外就算了,若是另有阴谋,我一定要让所有人都付出代价!”

 

我凝视着紧闭的卧室门,心中的信念坚定了下来。

 

再次对杨雪起疑后,我已经对她跟我说的话不再坚定不移,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她一直冷战下去,我找来一张纸条,随便写了几句道歉的话,敲了敲卧室门,将纸条放在地上,便离开了家门。

 

尽管很贱,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我又想起了沈晴。

 

拨打沈晴的电话,对方居然挂断了,我以为她在生我的气,便又拨打了一个过去,这一次,电话很快接通了。

 

沈晴的声音透露着一股浓浓的疲惫,甚至声音都略显嘶哑。

 

“喂,怎么了?”

 

我沉默一阵,愧疚道:“那个……沈晴,上次我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我向你道歉,如果可以的话,我能不能请你出来吃个饭,算是我表达一下我对你的歉意和感谢?”

 

沈晴轻笑,我也不知道她这笑是嘲弄还是善意,等待了半晌,我听见对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没仔细听,她便出声道:

 

“行吧,也不用你请,半个小时之后,我们春江酒店见。”

 

……

 

我如约来到春江酒店,选了个靠窗的位置,酒店临江,窗外景致优美,而我此时却无心品鉴。

 

想来这么多年来,我甚至没带过我妈或者是杨雪来过这种高档的酒店,的确是混的有够凄惨的。

 

等待了大概三四分钟,沈晴就已经到了,今天她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衬托出她婀娜多姿的身材,行走见身姿娉娉婷婷,惹人眼球,和当初那雷厉风行的女强人风范截然不同。

 

只不过她眉眼间却满是疲惫,尽管已经有淡妆遮掩,但还是能隐隐看到她的黑眼圈,似乎有一段时间没得到休息了。

 

沈晴一屁股坐在我对面,我赶紧将早就准备好的白酒放在桌上,腆着笑脸道:“这个……沈晴,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

 

 

 

 

 

 

 

沈晴见状,微微一笑,却是轻轻的退拒了一下。

 

我表情尴尬,以为她觉得我这酒不够档次,挠了挠脸,垂下眸子。

 

是的,凭借我现在的经济实力,的确买不起那些真正高档的白酒。

 

沈晴这个人善于观察人的内心,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所想,解释道:“你别多想,我拒绝你,只是因为我不喝酒而已,这酒你自己拿着吧,不用送我的,上次的事情,我也没真正放在心上。”

 

“那、那你可以送给你父亲或者其他的家人,老一辈应该喜欢喝吧?”

 

沈晴听言,眼底深处掠过一道黯然,语速很快道:

 

“哦,他们也没这个需要了。”

 

见沈晴的情绪瞬间低落,我只得将白酒拿了回来,再次郑重道歉道:“沈晴,再次因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最近发生的事情,让我神经有些过敏精神紧张,都快得上被害妄想症了,所以才说出那样混账的话,真的很抱歉……”

 

“没事的,真的没事。”

 

沈晴平复了情绪,撩拨了一下鬓间的秀发,露出一个温暖宽慰的笑:“其实我也做的有些不对,你遭遇如此剧变,情感方面的确可能有些无法接受,我不应该挂断你的电话。”

 

气氛沉寂下来。

 

“那个……”

 

我俩不约而同,同时开口,对视间都在对方眼里捕捉到了一抹尴尬。

 

沈晴咯咯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道:“你先说吧。”

 

我也没有矫情,当即道:“这个……其实,我可能还是需要你的帮助,虽然我的请求可能很混账,但是,如果我想要找到肇事者,恐怕我也只能依托你了。”

 

挑了挑眉,沈晴轻笑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俩也算是心有灵犀?我刚刚想和你说的也是这个事。”

 

她从带来的包中抽出一大本黑色的记录簿,记录簿足足有A4纸那么大,厚度简直跟新华字典有的一拼,看上去就沉重而又惊悚,她费力的将这记录簿摆在桌上,熟练的翻找到某个页数,放在我面前道:

 

“上一次我们找到肇事车辆,不是发现它早就被原先的车主拿到二手市场上去售卖了吗?而购买者的身份信息是假的,所以我们线索断了。但是,原先的车主是找了中介售卖,他和购买者没有见过面。而购买者想要购买车辆,肯定跟二手车行的中介,或者说是二手车行老板有过交流。”

 

“我们只要知道这辆车是在哪个二手车行被买走的,在什么时间段,我们或许就能通过二手车行的老板打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沈晴伸出一只青葱般的指头,指着记录簿这一页的某条记录上道:

 

“这个记录簿,实际上就是今天所有二手车行的交易记录,根据肇事车的特征,我一个个查找,最后找到了这一条,这辆肇事车是在将近一个月前在俊辉二手车行被卖出去的。”

 

我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堪称容量恐怖的记录簿,脑袋中嗡嗡作响。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