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夜缉凶最新章节无弹窗 李铭耀汪旭东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

罪夜缉凶最新章节无弹窗 李铭耀汪旭东完整版小说在线阅读

人气小说《罪夜缉凶》是来自作者关山令雨著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李铭耀汪旭东,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2013年直辖市滨海市犯罪率突然上升,与此同时,滨海市著名建筑集团构建集团的少公子被残忍杀害,并被凶手进行了死亡直播,滨海市刑侦局联合滨海市局组建特殊案件调查小组—Zero。层出不穷的凶案使滨海市陷入了罪恶风暴之中,主人公奕星作为Zero的犯罪心理顾问和破案担当和Zero的其他探员一同解答一个又一个悬案背后的真相,解析人性的七宗罪。

《罪夜缉凶》 第5章 免费试读

“这是轮椅的出场编码,凶手把它磨平了,目的是因为不想让我们通过这些编码找到他。那就又可以证明一点,那就是他知道自己很特别,特别到卖轮椅的人可以一眼就认出他。”奕星看向众人,微微停住了话题,又顿了一顿,“当然,不排除有他网购的可能,但是我相信他不会。”

“不对吧,要是网购的话,那也不需要露脸,凶手网购轮椅很说得通啊。”一名年龄比较大的刑警提出了质疑。

“不,凶手不会蠢到那个地步去。”

老刑警听到奕星的话后,正欲起来争辩,看了一眼坐在前面的沈铮和郝和平后,又强忍住了心中的怒火。

“网购虽然可以避免留下痕迹,但是如果我们从其他方面找到了线索,那他的网购记录就会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后果。”奕星说道,“所以,他不会去网购。”

“这只是我对凶手做的心里画像中的一个简单定量,下面是第二个定量。”

奕星缓缓说道:“凶手残忍杀害赵思司的动机。”

“身为构建集团董事长之子,赵思司有着很多的理由被绑架,图财或者是一些商业方面的竞争,但是直接虐杀……”

奕星说到这里,看向李铭耀,问道:“李队长,你们问询过赵百康吗?”

“问过了,那老家伙什么都不说,决口不提是因为构建集团商业竞争造成赵思司的死亡。”李铭耀开口说道。

“正如我说的,这个的可能性几乎可以不考虑,因为不符合常理。”奕星说道。

“如果真的是商业竞争的话,虐杀对手公司董事长的儿子,那等于是提前撕票,没有任何的意义。”奕星继续说:“而我下面要分析的,不是凶手。”

“我个人以为想要分析凶手,做出与凶手想匹配的心理画像,就要先分析死者,凶手为什么要杀掉死者?死者有什么异于常人的特征?”奕星说道,“根据我对连环杀人的分析,全世界所有国家,不同类型的连环杀人犯,大于百分九十都有特异性趋好,他们往往都会因为死者的某一个特征而去选择杀死他。”

“这也是我们预测下一起案件发生的可靠定量之一。”

“等等!”

丁文璐打断了奕星的话,低声问道:“你举例连环杀人犯的犯罪行为特征,是想说明,凶手还会继续犯案吗?”

在场的全部警察都是紧张的盯着台上的奕星,期待着他下面的话。

“是的。”

“更确切的说,凶手应该已经进行到了第二起谋杀。”奕星点了点头,放下了手中的触笔。

“目前所有的线索都只有赵思司一个人死亡,你怎么知道凶手还会继续作案?”

郝和平眉头不展的开口问道,沈铮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喜欢外行干预刑警职务的事情。

要知道什么心理专家破案都是网络上一些悬疑小说故意写出的噱头。

把心理学,尤其是犯罪心理学吹得多么牛逼。

其实犯罪心理学,尤其是犯罪侧写或者模拟画像,都仅仅只不过是个浅显的理论依据,哪怕是当线索都不足以,而非刑警本行的人,也容易受情绪左右,做出一些完全没有基于证据,基于线索的分析或者是结论。

刑侦,讲的就是证据。

“直觉。”

奕星果然说出了一个让沈铮这名老牌刑警不喜欢的词语,刑警在破案的时候,或许可以靠直觉寻找线索,但若是用直觉下定论,就算他知道对方是国内顶尖的犯罪心理学家,也难以相信。

“奕教授,如果仅仅依靠直觉的话,这个推论恐怕站不稳脚吧?”

沈铮眉头紧锁,沉声说道。

奕星看向沈铮,微微一笑,笑容和煦,如沐春风。

会议室内的一些年轻刑警们,无论男女,都是微微晃神的看着奕星的如太阳般温暖的笑容。

“别人的直觉,可能确实不靠谱,但我相信,我的这个直觉和我的这个推论一样,都站得住脚,事实上,我现在就要告诉你们,第四个量。”

“第四个量?说说呗!”

李铭耀倒是在会议上放得很开,丝毫没有因为顶头上司郝和平的问责或是沈铮的到来而拘束。

照他给汪旭东说的话就是,这个案子办好了,那刑侦局就是将功补过,办不好,刑侦一队加上郝和平都是去市局扫黄队的命。

“死者的死亡姿势。”奕星说着,拿起台上的一张照片贴在白板上,缓缓说道:“这是赵思司死后做出的姿势,大家可以仔细的看一下,和正常的尸体有什么不同。”

众刑警的目光都聚焦在那张照片上。

照片的视觉效果非常阴暗,看起来就像是开了一个恐怖风格的滤镜。

赵思司坐在轮椅上,身姿前倾,双手放在两边的扶手上,脸部向下,两只眼球秃噜出来在重力的吸引下悬在眼眶外面,上面还带着少量的冰碴。

没有人知道这诡异的姿势代表着什么。

沈铮沉声说道:“这个死亡方式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他是在受戒。”

“确切的说,是惩戒。”奕星冷眼看向众人,又看向了坐在李铭耀旁边的汪旭东。

可能是奕星那突然如剑般锋利的眼神吓住了汪旭东,后者不自然的回避着奕星的眼神。

“汪旭东,你过来一下。”

汪旭东一脸茫然的无助看向李铭耀,艰难的移动着脚步朝着奕星走过去。

众刑警无奈的看着他,纷纷叹了口气,李铭耀恨铁不成钢的将脸侧到一边。

“你坐在这张椅子上,模仿照片上赵思司的样子。”奕星没理睬下面刑警们的反应。

汪旭东这个时候非常听话的遵照奕星的话,坐在椅子上,模仿赵思司死后的姿势,他身体和脑袋微微向下弯曲,脑袋和脖子呈接近九十度,双手平行放在扶手上。

众刑警不解的看着汪旭东,他现在的姿势和照片中赵思司死后的姿势几乎一模一样。

汪旭东有些不适应周遭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忍不住的拖动椅子朝后挪。

“别动,就这样。”

奕星突然伸手按住汪旭东的脑袋,后者猛地朝前一顶,像是受到了羞辱一般狠狠的盯着奕星。

“别紧张,只是做模拟现场。”奕星并没有因为汪旭东的抗拒收手,反而看向坐在台下的众人说道,“这就是第四个量。”

“老奕,我说你这是啥意思啊?老是打哑谜,我们这些大老粗也懂不起啊……”李铭耀假客套笑嘻嘻的试图缓解现场的气氛。

可现场的气氛并没有因他突如其来的话打破尴尬,反而是身为刑侦局的一把手郝和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赶紧把嘴巴闭上!

奕星心中那个叹气啊,这不仅仅是智力上的大差距,更是经验和视角上的。

刑警在破案的时候,通常都是讲究证据,无证不立,证据永远都是司法成立的第一要素,所以刑警们在长期的破案中很容易迷失,沉浸于寻找有形物证上面,却忽略了这些看似细枝末节却是真正重要的“无证”。

“奕顾问,你想说的应该是和刚才你提到的‘受戒’有关吧?你是想表达凶手特意在视频中拍摄这个右手抚摸死者头颅的特写,再与死者死后凶手放置他的形态是‘受戒’吧?”沈铮沉声问道。

“对,沈局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注意到了。”郝和平指着汪旭东,低声说道,“这不就是凶手行凶时,故意泄露出视频的尾部吗?死者死后也保持着这个形态,凶手是想要说明什么吗?”

奕星点了点头,缓缓说道:“不是凶手想说明什么,是他想要死者告诉我们…”

“第一,赵思司认错了。”

“第二,杀戮不会停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