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计师笔记周怀明白起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会计师笔记周怀明白起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会计师笔记》小说主角名为周怀明白起,是燕地寒最新创作,已上架万读小说。全文讲述了本书作者潜伏会计行业三十年,三十年职场沉浮,三十年商战风雨,三十年经验教训。从顶层管理者的角度,在疾风骇浪中奋楫前行,躲过一个个陷阱,避开金钱美色的围猎,字字带血,对职场中人具有极高的现实意义。

《会计师笔记》 第11章 霄壤之殊 免费试读

休息了两天,白起精神恢复了很多。再加上近日债务问题基本解决,不用再担心被围堵,周一早上,白起又开起了奥迪车。本来,几年前换车的时候,白起是想买一辆黑色的,但龙怡美劝她:“你本来就不讲究穿戴,开一辆黑色奥迪,容易让别人误解为你是领-导司机,你还是换个颜色吧,让人一看就知道是私家车。”白起从谏如流,就买了藏蓝色。买了之后,他才开始注意,其实龙州市的成功人士们都不太讲究穿戴,在街上走着,穿西装打领带的,多数时候是推销员房地产经纪和领-导司机。反倒是那些穿着朴素的人,很难判别身份,里面藏龙卧虎,什么人都有。

离春节还有最后一周,是龙州装修公司的付款高峰期,白起一整天都埋头于各类审批,直到五点半,他面前终于清净了。

白起又想起来上周李晓敏给他的那个信封。这件事需要拿个主意了,本来,上交是最省事的,可最近发生的事情,让白起改变了主意。自己从原单位过来,工作量比以前大了有一倍,收入却少了40%,自己吃了大亏。当然,这账还有另外一种算法:自己在原单位赚钱多,干活少,算是占了便宜。现在再吃几年亏,算是两下持平。谁让自己是领-导呢,不能只为自己想。

可除了日常工作,特殊贡献应该怎么算呢?就说找回4000万的事情,这实实在在解决了公司的燃眉之急,而且,公司有一个多亿的银行贷款,也就是说,找回来的这些钱其实是从银行借来的,是要付利息的,一年就是200多万。按照集团公司的分配制度,如果一个施工项目赚200万,项目经理和管理团队都是可以分红的,至少30%,那就是60万,项目经理本人不少于分红总额的30%,也就是18万,可自己呢,不算解了燃眉之急,就说利息,这可不是一年的事情,如果不找出来,每年都是会发生的,而且,以龙州装修管理的混乱程度,谁能说本金就不会流失?如此说来,自己给公司贡献的可远不止200万元啊,可公司给了自己什么呢?

一分钱奖励也没有!

马上过年了,应该请部门的同志一起吃顿饭,16个人,一顿饭怎么也要3000元,白天他抽空问了建国,这钱按惯例公司不给报销,自己作为总会计师当然不能开这个先例,那饭钱哪里来?只能自己掏,自己不是掏不起,关键是心里不舒服。

建国说以前童总在的时候,也没请大家吃,要不就免了吧?白起又觉得不合适,看看外面屋里这群苦哈哈的会计,包括王红梅在内,各个都很辛苦,过的都是将将果腹的日子,几位小姑娘连件漂亮衣服都没有,整天都忙的灰头土脸的,一年到头了,作为主管领-导,连饭都不请大家吃一顿,白起觉得良心上过不去。

现在正是出年度报表的日子,白起和几位跟资金有关的人天天忙着对账审批审核凭证付款,而其他多数会计则忙着出报表。这年度财务报告每年虽然每年都做,但由于龙州装修公司财务人员变动频繁,大部分参与出报表的都是新人,对于业务不熟悉。分公司项目部凡是有独立账套,需要出报表的,财务人员都集中在公司财务部,便于老师傅指点迷津和相互之间核对数据。这些天他们为了出报表也是没完没了的加班加点,几个主管会计常常念叨:“赶紧出完吧,我觉得我要发烧了。”白起忙碌之余,听到她们的喃喃,知道这真是累的,而不是特意念叨给自己这个领-导听的,因为他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经历,关于出报表,财务人员之间有很多令人心酸的小段子,比如:“垂死病中惊坐起,今天还未出报表”“人生自古谁无死,来生继续出报表”“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愁来出报表”等等。

出报表,尤其是年度报表,在状况好的公司也是一件很令会计们头疼的事情,龙州装修公司连年亏损,这报表编制起来就尤其费劲。如果完全如实填报,企业亏损就暴露出来了,那融资啊投标啊领-导考核啊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不如实填报,那内外审计啊税务稽查啊都在身后盯着,一旦发现会计作假,对于会计人员来说,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吊销从业资格,甚至牢狱之灾都是有可能的。所以,这报表实实在在就让会计们呕心沥血,在二者之间艰难的寻找平衡点。

白起虽然现在不直接负责报表编制工作,但也有多年报表编制经历,他编报表的时候,还没实现会计电算化,全部是手工,那工作量更是让人崩溃。白起还清楚地记得,刚工作不久,帮老师傅腾报表,现在想来,那已经是最基础的工作了,可是一大张A3纸,密密麻麻上千个数据,还要用复写纸,每个字都要使尽浑身力气,以保证最后一层的清晰度,有一次,写到最后一个数,手实在没劲了,没抓实笔,把纸戳了个洞,一整张纸就全部作废,虽然没人批评自己,可二十多的小伙子,还是气的自己在宿舍里哭了一晚上。

业外人士是不可能知道这份辛苦的,但白起感同身受,也打心眼里为她们心疼。

思来想去,白起最后决定收下这笔钱,用来请大家吃饭,差额的部分自己出。而且,他暗暗思量,以后如果再有类似事情,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也都收下,作为团队建设之用,有礼物也可以收下,再转赠给这群苦哈哈的会计。

这肯定是***的,是不是违法呢,白起不是很清楚,过了一会儿,白起又想,以后熟悉了,如果可能,可以拉着建国一起做这件事,自己收钱或物,拿给建国,然后俩人商量着分配。这样就变成了一个小金库,性质应该更轻一些吧?至少,白起觉得这样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过一会儿,他又想起来,前几年集团内午公司陕西分公司经理也建了这么一个小金库,后来被内部人举报,查实的总额度超过了一千万,对那个经理最后的处分是行政记过,免职。据说那位仁兄也因此消沉了半年,但后来三四年间连升两级,现在摇身一变,已经是集团内旗公司的经理了。当然,大家都说那位经理背后有些门道,所以才能升职。不过,总的说来,自己敛这点点钱,给大家做做福利,应该问题不大。他咬咬牙,决定就这么干,反正自己不揣自己口袋里,事情应该不会很严重。

在白起为了2000元的红包而在办公室伤神时,周怀明和喜社却在近郊的一家外表低调,内部奢华的私人会所——怡红会所的包厢里商量着怎么把那50万的经营费用淘换到自己手里,其实,那个项目确实存在,龙州装修也确实在准备投标,但那50万的经营费用是不用的,周怀明是个重情义的人,他准备拿30万出来给新结识的小娇妻买礼物,要过年了,人家一个姑娘家跟了自己,不能对不起人家。另外20万给喜社支配。

喜社说:“这个新来的总会,会不会在中间添乱?据我所知,他这几天审批把关确实很严的。”

周怀明说:“放心,反正都是买礼物用么,礼物买了,发票拿回来了,你写份报告,附着明细,我批一下,咱们班子会也通过了,他个会计知道什么呀。还不是老老实实给咱销账?至于礼物给谁,这是你我的事,他上哪儿知道去。”

三言两语间,50万国有资产就进了私人腰包。相比之下,白起的格局小的不是一点两点。

事情商量好了,喜社眉飞色舞的说:“周总,这里二楼新添了一个项目,那姑娘,漂亮!技术也好,您体验一下?”

周怀明说:“算了,你去吧,我可是顾家的人,咱俩少喝点就得,我一会儿要早点回家。”

喜社看着周怀明离开的背影,在心里唾弃道:“装什么装,跟我还装,谁知道你回的哪个家,还你是个顾家的人,我呸!”

白起回到家,心里还惦记着理财产品的事,又给姐姐打电话。姐姐说:“我问过了,确实只有这家支行卖,其他支行不卖。我也问了卖理财产品的人,人家说了,收益这么好的产品,可不是谁都买得到的,通过亲戚朋友的关系,在这一家支行卖,所得资金就满足他们的需要了,所以不在其他支行卖。最关键的,人家说了,要是不放心,随时可以赎回,当然,理财产品么,哪家都一样,提前赎回,要损失一部分的,不合算。”

接下来,白起反复劝说姐姐,那是一个骗局。姐姐反复劝说弟弟,告诉他收益很高,而且很安全,你也应该买一些,你胆子这么小,怎么能赚到大钱?最后姐弟俩谁也说服不了对方,闹个不欢而散。

星期二一早,白起和建国商量请大家吃饭的事情,建国说,春节前太忙了,还是等节后吧。白起觉得也可以,那就节前先跟大家说一声,说节后请大家吃饭。

建国刚走,陈喜社派手下一位叫做何燕的美女给白起送来一盒包装精美的年糕,白起推辞一番,也就收下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