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主角萧沐月墨千城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萧沐月墨千城是作者晓芝麻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作者也被称之为国内十大网络小说作者之一,这本小说也是晓芝麻的代表做。一起来看看小说简介吧!“王爷说他今天政务繁忙,就在书房睡觉,还请王妃早些休息。”接着,没过多久,绿翘就端水进来了,眼睛红红的,一副委屈十足的样子。

《火爆萌妃邪王榻上欢》 第5章 上好‘礼品’ 免费试读

“焰王,侍卫?”萧沐月走到侍卫面前,问。

宁柔儿在一旁,脸色依旧难看,见萧沐月不理会,手中丝帕都攥紧了,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更是为眼前的一切不属于她。

侍卫勉强应了一声。

“焰王除了让你送这些,还有什么?”

“聘礼,这是礼单。”说着交出手上的册子。

“……”

这是个巨坑。

等她收了礼,就是反悔也来不及,她要是不收,就是和焰王府作对,丫了个呸,霸王硬上弓了。

这个恶心的胖纸!

寒溪见萧沐月脸上一阵青红交替,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既然萧小姐来了,礼单也已经送到,属下回去复命,告辞。”

生怕萧沐月反悔似的,一阵风闪出。

来之前,他可是被下了死命令,要是萧沐月不收,就不用回去了。

萧沐月拿着手中礼单,一阵皱眉,不知道在想什么,咬着手指,走出厅门,只留下一句,“我一个人走走。”

绿翘担心看了一眼,不敢跟上去,担心是担心,可是这段时间,小姐变了好多,说一不二。

再看地上,可惜了这么极品的玉……

“福伯,都收进库房吧!”绿翘说完,看也不看宁柔儿一眼,也走了出去。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宁柔儿,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带着几分狰狞怨毒,手指几乎掐进了血肉之中。

拿着礼单,萧沐月在花园里晃,越想越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至少她得防着那个皇叔。

突然,脑中一道光芒闪过,她的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院落,那里是萧羽陌的院落。

她一直都知道,萧羽陌医术了得,反过来说,他在用毒上面,也略有研究?

是夜。

皎洁的明月一轮,悬挂在半空,月光清冷朦胧。

廷芳阁,一道残影闪出,没入黑暗。

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萧沐月朝焰王府狂奔。

这几天,萧羽陌给她配的药,让她恢复得特别迅速,让萧沐月惊喜的是,自己的力量也在慢慢恢复。

前世的沐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她的特殊,就在于她的力气,她的力量天生破坏力强,徒手破开一面墙,都是轻而易举。

脾气也是三人之中,最为火爆~

王府外,萧沐月找了一处合适的位置,顺着墙壁,一跃而过,进入府中。

一排侍卫从远处路过,萧沐月紧忙闪身,隐入黑暗之中,和周围融为一体。

“没有动静,继续巡视。”

“是。”

整齐的步伐,渐渐远去,萧沐月立刻从黑暗中闪出,往灯火亮着的地方潜去。

正当萧沐月感慨,焰王府之大,竟然找不到焰王的住处,忽的,耳边捕捉到异常的动静,顿时警铃大作,一下子闪进近处的房间。

哗啦一声水声。

沐浴中的墨千城,万万没有想到,刚一站起身,竟然有一道黑影闪了进来,对上一双柔亮如琉璃的双眸,他竟然没有动手。

萧沐月却动手了,手中飞出一物,一下子打中房中的灯烛,一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不许动!”

冰凉的匕首,横在他的脖颈上。

墨千城短暂的惊讶,声音压低,“姑娘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萧沐月皱了皱眉,刚才他没有看到她吧!

“我是男人!”

“……哦,原来你身上是熏香。”

“……”萧沐月一阵无语,她就说,明明变了声,为什么会被认出。

她甚至听出,面前的人,不仅没有害怕,而且带着几分调侃的味道。

而这个声音……有点熟悉?

“你是焰王府的侍卫?”萧沐月疑惑道。

墨千城微微勾唇,“算是。”

“焰王在哪里?”

墨千城挑眉,“你找焰王?”

“废话!我不找焰王找你?”

墨千城正色回道,“焰王今日不在府中,你看……”

“……”萧沐月。

她特地带了上好的‘礼品’来问候焰叔叔,竟然不在家!

萧沐月心里郁闷啊!

那改日再来。

就在萧沐月转身走开时,墨千城手指一弹,她便冷不丁的朝一边崴去,幸好一条健壮的手臂,扶住了她。

“地上有水湿滑,当心了。”

脸和脸如此近,她的后背,贴着他的手臂,温热的气息,如羽毛划过萧沐月的耳畔,魅惑,带着致命的吸引。

“……”萧沐月顿时一副见鬼的表情,落荒而逃。

确实见鬼了,焰王侍卫知道她来找焰王,非但没有抓她,还在她滑倒的时候,扶了她一把……

萧沐月赶忙甩开脑中的乱七八糟,心中闪过疑惑,奇怪,刚才为什么突然滑了一下!

黑暗的房间,灯光重新亮起,处处透出非同凡响的气息,也就萧沐月审美疲劳,才没有注意房间如此特殊,摆设件件价值连城。

墨千城从屏风后走出,一身素白锦衣,夺人心魄,倾世绝俗,胸前微露,透出几分狂野的味道,水珠顺着墨发滴落,五官如同完美的艺术品般,令人不敢升起一丝亵渎之意。

半空中,一道抛物线划出。

磁性的嗓音如同陈年酒酿般醉人,“查查这是什么东西?”

寒溪握着手中的白玉小瓶,恭敬道:“是!”

随即离开。

不过一会儿。

寒溪就捏着瓶子回来了,额头隐隐冷汗,“王爷。”

墨千城坐在案桌前,淡淡扫了他一眼,“嗯。”

“这个……这个是……”寒溪的冷脸,隐约有种崩溃的趋势,天哪,这谁的东西,为什么王爷一脸不知情的样子。

墨千城眯了眯寒眸,道:“学会结巴了?”

原本他还觉得小丫头挺好骗……

他说焰王不在,便信了。

他倒要看看,这丫头打算使了什么坏。

寒溪表情些许挣扎,一咬牙:“这是……让男人无法是男人的药。”

“……”

萧府。

又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

坐在廷芳阁的院落,萧沐月惬意得伸腿,嗑瓜子。

绿翘绕着她转了几圈,见她只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还是开口问,“小姐,有烦心事儿么?”

萧沐月摇摇头。

绿翘撇嘴,暗道,小姐长大了,有心事了呢,也不惦记太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