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书齐杨雪是啥小说 何书齐杨雪免费阅读无广告

何书齐杨雪是啥小说 何书齐杨雪免费阅读无广告

何书齐杨雪是著名作者客家三少小说里面的主人公,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内容主要讲述母亲意外死亡,保险公司的电话将我带入了一场环环相扣的迷局。母亲生前买了保险,受益人竟然是我妻子,我以为她改邪归正,等待我的却是极大的野心。保险公司经理沈晴热情帮助,让我感动不已,然而,她的帮助却也是另有隐情。我一厢情愿以为的好,却是别人一步一步的精心算计……

《迷局》 第四章 事实真相? 免费试读

“我们也在调查,现在已经锁定了几个嫌疑车辆,哥,其实这件事不是我负责的,我只是帮公司给杨姐带个话,你要想弄清楚,就去找晴姐吧。”

 

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我。

 

上边写着国寿保险公司经理的字样,名字叫沈晴。

 

“那……我就找我的客户去了。”

 

我这才发现之前坐在他对面的人已经没了影,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谢谢你了兄弟。”

 

之后我赶紧打电话给沈晴,几声忙音过后里边传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略带着几分冷清的女人声音。

 

“你好,你是哪位?”

 

“我是何书齐,找你是想谈谈我妈保险的事。”

 

“何先生啊,李女士的事我们正在调查,您再稍微等一等,什么时候拿理赔金,我会通知你。”

 

对方客气而又疏离,我也不想和她多说废话,就直接了当的说道:“和我媳妇去买保险的男人不是何书齐,我也从没在你们那买过保险,如果你想了解,就来水月咖啡厅。”

 

断了电话,我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等,保险公司比谁都怕出事,毕竟是死人,那可是笔不小的赔偿金。

 

果然,没过上十分钟,门就开了。

 

一个穿着米色工装的美女,从外边儿走了进来,利落的齐耳短发,淡而精致的妆容,犹如酷夏中的一缕微风,给人一种清爽之感,和杨雪比起来,她眼神多了几分洒脱。

 

“何先生吗?我是沈晴。”

 

女人对我伸出了手,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比男人还要强大的气势。

 

“你好。”

 

我和她轻碰一下,就把手收了回来,之后就把从那小子那听来的事说了一遍,同时也把我的身份证件推给了她。

 

沈晴仔细的看了一会,脸上神色越发诧异,似乎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定了定神道:“这件事还有待详查,如果何先生相信我,就请多给我几天时间。”

 

事已至此,除了等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便说道:“我可以等,但是你们必须得把那辆车给我查出来,不然我就去法庭告你们。”

 

沈晴莞尔一笑,反问道:“你告我们什么呢?似乎应该我告你欺诈罪,上边登记的可都是你的大名。”

 

这女人的气场的确是强,短短一句话就把我镇住了,但是我也是读过书的人,立即说道:“不经核查就随意给别人办保险,我还说你们早就串通好了呢。”

 

沈晴依然面不改色。“我们确实有过错,但是你太太也提供了户口本和身份证明,要是闹到法庭,咱们谁都别想好看,不如这样,咱们分头找证据,也好让老太太早日瞑目。”

 

我听的有点懵,毕竟不太懂这些,见她后来说话还算柔和,我也就没再说没用的废话,她把假何书齐的照片给了我,让我弄清这他的身份信息,自己则去查肇事的车。

 

然而,照片上的男人我并不认识,杨雪的朋友中也没有这样的人,她到底是怎么认识的?最主要的是,她居然还能拿出两人的结婚证明,这件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摆弄手机的杨雪。

 

我本来想跟踪她,再慢慢儿套她的话,却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愤怒骤然决堤。

 

“你到底干什么去了,你根本就没去单位,为什么你要一而在再而三的骗我?”

 

  

杨雪立即站了起来,无辜的问道:“老公,你这又是抽的什么疯啊?”

 

“你还有脸问我,这男的是谁?”

 

我掏出照片,摔在了她的脸上。

 

杨雪弯腰捡了起来,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这照片儿是哪儿来的?”

 

“现在是我在问你,这野男人是谁,是谁让你给我妈买保险的,才刚刚生效,她就出事了,杨雪,这所有的一切是不是你搞的鬼。”

 

我怒不可遏的揪住了她的衣领,一把把她甩到了沙发上。

 

杨雪立即尖叫起来。

 

“你疯了吗,你竟敢对我动手,何书齐,你还算个男人吗?”

 

“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今天你必须把事情说清楚。”

 

我一个箭步走到了沙发前,又把她摁了回去。

 

杨雪惊恐的看着我,但是很快她就平静了下来。

 

“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吗?放开我,我一字不落全都告诉你。”

 

看着她一脸淡定,我不仅怀疑难道事情还有什么隐情,毕竟是我结婚了好几年的妻子,和外人相比,我自然更相信她。

 

我放开了手,杨雪立即哭了起来。

 

“是我朋友陈子楠,她最近刚做保险,没有业绩,所以就来找了我,照片上的男人是她老公谭海涛,我给咱妈买保险就是为了帮她做业绩,钱也是陈子楠出的,我就用了一下咱妈的名,你要不信,你就自己查去,谁知道能这么巧,咱们就真的出事了。我也很委屈,本来是想帮个忙,她也说会给我点好处,谁知道弄了自己一身的不是。”

 

杨雪越哭越凶,看着她不断抖动的肩膀,我的心里也不太好受,再加上,我对陈子楠这个人的确有点印象,一肚子火顿时慢慢的消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我是你老公,你做什么事难道不应该先我和商量一下吗?”

 

杨雪抬起了头,哭的梨花带雨,抽抽噎噎的说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了,我又不是三岁的小孩,总不能事事都问你吧,再说了,我帮她其实就是想挣点钱给你买件衣服什么的。”

 

我听的有些心酸,觉得自己可能错怪她了,或许这件事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想起我妈的音容笑貌,我不禁心乱如麻,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打来的是沈晴。

 

“别哭了,我去接个电话。”

 

 

“说话方便吗?”

 

沈晴开门见山的问。

 

“方便,怎么了?”我揉着胀痛的太阳穴问道。

 

沈晴干脆利落的说道:“我发现了可疑的肇事车辆,如果你有时间,就跟我去一趟彭城。”

 

 

我顿时一阵振奋。“你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找你。”

 

挂断电话,我返回了屋,杨雪仍然在哭,脸埋在了沙发里,肩膀一抖一抖,看起来无比的委屈。

 

我有些不忍,摸了摸她柔顺的长发。

 

“我要出去一趟,你一会自己弄些饭吃吧。”

 

“你,你干什么?”

 

杨雪红着眼睛抬起了头。

 

“单位的事。”

 

看着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我的心又有些乱,赶紧出了屋。

 

十分钟后,我找到了沈晴,本来要去买票,没想到她自己有车,我虽然不好意思让个女人拉着,但是现在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轿车很快出了市区,看着熟练开着奥迪的沈晴,心里不由惭愧,人家也就二十四五的年纪,既是经理又有车,再看看我自己,眼看着三十了还一事无成,再想到躺在火葬场的我妈,一丝酸楚蓦然涌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