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暖厉霆爵小说全文阅读 祝暖厉霆爵第3章

祝暖厉霆爵小说全文阅读 祝暖厉霆爵第3章

祝暖厉霆爵是著名作者龙果果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相对于龙果果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那么祝暖厉霆爵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谁玩死谁,你再说一遍!”重回18岁,祝暖扬眉吐气,把渣男贱女虐了个遍。上一世谁踩了她,这一世她扬了谁的灰,虐菜改命,她一个也不惯着。坊间议论:祝家大小姐掐了好姻缘,搭上了厉家的病秧子,嘘寒问暖,热情得没眼看。祝暖:“你们懂什么,这是未来金大腿,提早抱好当工具人。”某病秧子某天突然痊愈,一脸认真:“你都这么热情了,不真结婚很难收场。”

《重生之干掉那朵白莲》 第3章 免费试读

话说出口,祝暖就后悔了。

她说的是十年后的事……

“谁?”祝清让也是一愣。

“厉霆爵,厉家。”她纠结着报上名号,正打算扯个理由,把刚才的失言含糊过去,却没想到,爸爸的表情比她还木——

“厉家是哪家?你刚说厉什么爵?”

“您没听说过?”她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慌忙翻找出自己的手机,搜索那个将会无人不晓的名字。

然而,一无所获——

某度百科、财经新闻、富豪排行榜……所有网络能搜索的地方,都没有关于“厉霆爵”的只言片语。宁城的上流世界里,并没有他。

是消失了?

或者是,暂未功成名就?

指尖的搜索微微一顿,她不由感慨:十年的变化真大……厉霆爵可能还在世界某个角落,做着他自己的事吧?

“没听说过。是什么人?”祝父在一旁摇了摇头,还想追问几句,时间上却来不及了。助理打来电话,是催他去机场的。

他匆匆交代了几句挂断,又恢复先前的为难样:“小暖,爸爸去工作了啊。等过几天你生日,我帮你办一场更大更豪华的?”

祝暖回神,继而失笑。

她早已过了虚荣攀比的年纪了,但还是点了点头:“爸爸您去吧,工作要紧。”既然现在没有厉家,那这个项目,倒是可以去争一争的。

“啊?啊……好。”祝父愣了又愣,不放心地一步三回头。

“放心吧爸爸。”祝暖已调整过来,笑容灿烂,“学校的晚会,我应付得来。”

的确是应付得来。

她要去“回敬”一场终生难忘。

………

一小时后,学校礼堂。

祝暖拎着个商场购物袋,站到了晚会会场门口。

里面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舞台、舞池、座位、自助取餐区,均已准备妥当。

晚宴的流程也很简单——

先是学校领dao发言,吹嘘一下学校的软硬实力,简单来说就是呼吁大家打钱;

接着是校董发言,介绍一下商业地位,简单来说就是长个脸;

最后是学生代表发言,感谢一下学校和家庭,概括说来就是拼爹。

之后就是自由娱乐,根据以上吹嘘内容找找合作……

私立学校,拉的一手好皮条!

祝暖轻嗤一笑,下一秒又不免黯然:虽然她记得晚会的流程,但晚会上发生过什么,她是没有丝毫印象的。

上一世,她在几天前就把发言的机会让给了姜思柔。正是那次机会,让姜家搭上了好几个商界名流,姜思柔也很快跻身一流名媛圈。

而她呢?

她在晚会开始前得到了一条泼墨的裙子,又羞又窘地躲进厕所,边洗边掉眼泪。卢嘉宇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他闯进女厕把外套给了他,她对他一见倾心。

接着就是长达十年,她自以为是的“爱情”。

现在想来可真是猪油蒙了心!

哪个正常男人会无缘无故闯女厕所?一切都是算计好了的!

“暖暖,你到了呀!”正想到这里,一道声音传过来,打断了她的回忆。姜思柔拎着个服装袋跑过来,动作自然地挽住了她的手,“我好开心,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毕业!”

“……”她实在找不到任何开心的点。

祝暖虚应着“嗯”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来:“礼服呢?”

“在这儿呢!”姜思柔没注意到她的冷淡,扬了扬手里的服装袋,“当季最新闺蜜款,你一条,我一条。诶,你拎的什么?披肩?这用不上啊……”

她注意到她手上的购物袋,直接扒着袋口往里看,疑惑地嘟哝出来。

“怕冷。”祝暖把袋口往回一撤,顺势转移话题,“你不是等下还要发言的嘛,不用先去准备吗?”

“我准备了一堆课外学习的照片,就是之前去你家拍的那些,等下当幻灯片放。”姜思柔吐了吐舌头,“今天我爸爸和远房表哥都来,紧张死我了……要不我还是把发言机会还给你吧?我想想就腿软……”

“好啊。”

“?”

她唯恐不乱地接了话,果然在姜思柔的脸上捕捉到了僵硬,但很快对方就把这揭了过去:“那等下我要是腿软了,你一定要来救场哦!帮我翻幻灯片也行,嘿嘿。”

“……”那不就是打下手么?想得倒是挺美。

祝暖的笑容微敛,忍着不耐打发了对方:“你赶紧去里面准备吧。”她也要在外面开始准备了。

………

与会人员三三两两到场。

她在角落里猫了一会儿,便看到了姜思柔的爸爸姜鑫。姜父先去后台鼓励了几句,然后才折返正厅,脱下外套交给了服务员。

他看起来正派干净,和那些桃色绯闻、嫩模外围都扯不上任何关系。要不是她活过一次,她也会觉得姜父是个君子。

祝暖讥讽一笑,故意从姜父的那件外套旁路过,又在会场里外逛了一圈,最后才拎着服装袋,往更衣室的方向走。

她知道这回裙子上不会有墨汁了,但想穿上它,恐怕也没那么容易。果然,她刚绕过走廊,就有一个“脸生且冒失”的男生撞上来,“不小心”把手里的蓝莓汁泼进她的服装袋里。

“哎哟,我不是故意的。”男生一慌,立马跑了。

“……呵?”

都这么光明正大了?

祝暖冷笑着收回目光,没再去更衣室,像上一世那般,去了洗手间。

反锁上门,她特意拿起裙子看了看:香槟色的长裙沾了果汁,从胸口到裙摆都是大片的蓝紫色,想穿出去见人是不可能的。

这也在意料之中——两条私人定制、款式接近的闺蜜裙,两个人穿叫平分秋色,一个人穿才是风头无两。姜思柔送她一条裙子,只是卖她个人情罢了,哪会真给她发光发热的机会?

幸好,她也没打算穿。

把服装袋往旁边一甩,她拿出事先准备的东西来……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