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严卿卿顾城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最新)严卿卿顾城小说完整版免费阅读

严卿卿顾城是著名作者黑皮大鸭梨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本文运用了比喻 、拟人等修辞方法,增强表现力。看完你就会觉得是一本与众不同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严卿卿作为一个靠美貌爆红的娱乐圈巨星,黑粉数不胜数,不可计数,其中最大的一个黑粉毒瘤就是她老板兼老公,顾城。

《诱爱深入:顾少的马甲影妻》 第17章 免费试读

严卿卿僵硬的回头,就看见铁门外,停着一辆低调又昂贵的车子。

车窗处露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

脸拉的又臭又长,但是又散发着一种“高岭之花”的禁欲美。

严卿卿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扭回头才发现自己和付子青现在的姿势有多暧昧。

她连忙挣开付子青的禁锢,干巴巴地解释说:“大庭广众,我们这样有伤风化。”

付子青却在严卿卿躲闪之前,去严卿卿的头发上抓了一下。

“你头发上有脏东西。”

说着,他把手摊开,只见里面有一片拇指大小的羽毛。

“那还真是谢谢。”严卿卿红了脸,气的。

她偏头看了眼还停在不远处的车子,对付子青示意说:“我有事就先走了,改天请你吃饭。”

付子青笑眯眯地点头,脾气好的不像话,简直和他弟弟付子铭有着云泥之别。

当然,付子铭是“泥”。严卿卿在心里默默吐槽。

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没有其他人,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小跑起来。

完全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任何的回头。

所以她也就完全没有发现在她转身之后,付子铭温柔如水的目光逐渐凝结,最后只剩下一片冷漠的冰霜。

别说是温润的云朵,严卿卿看见怕是会当场认怂。

另一边,严卿卿飞快地走到车子边。

本来试镜就让她开心,现在能看见顾城,更是情不自禁地散发着笑意。

“您这就能出院了?没再让国外的医生给您做个详细的检查?”严卿卿挑眉调侃。

反观顾城就没有她这么愉悦了,而且她越是开心,顾城就越是不爽。

难道和付子青在一起就能这么开心?

顾城咬牙,抬眼看她,讽刺:“最好我能检查出什么绝症,能给你的一众情夫让地方,你才遂愿?”

这是哪和哪?

严卿卿错愕,不明白顾城到底在说什么。

另一边的严妍倒是明白顾城的反常,但是她却捏了捏拳头,不但什么都没有说,还出来做“和事佬”。

“姐,爸让我们回家,我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就向瑶瑶姐问了一下地址,让阿城陪我来接你。”

严卿卿这才发现顾城的身边还坐着严妍这么一号人,热烈的心顿时冷却。

请顾城陪着来接她?

车是她家的车,人是她的丈夫,就连司机都是她花钱请的佣人。

“你和唐诗瑶很熟吗?”她嗤笑,随口挑着刺。

见严妍的表情僵了一下,她才收回质问的目光,云淡风轻地补充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严卿卿,你对着我们就不会好好说话,是吗?”顾城皱眉,一想到刚刚严卿卿和付子青暧昧的样子,心里就莫名地烦躁。

还有一点儿膈应。

严卿卿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儿,当即反唇相讥:“你和谁是我们啊?”

在身份这件事上,顾城在严卿卿面前维护严妍,永远都占不到便宜。

他明白这一点儿,索性就闭口不言,不给严卿卿继续无理取闹的机会。

好在严卿卿也习惯了顾城“胳膊肘往外拐”的特性,也没非要等他一个回答。

有些东西,即便不说出来,也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的事实。

严卿卿看着严妍发白的小脸如是的想着。

严卿卿的父亲严建国在B市不大不小也算一个企业家,在严妍的母亲去世后也没再娶,不过外面的彩旗没有断过就是了。

他们到达严家的时候天色尚早,而严建国早就坐在了客厅里等他们。

一看见他们进来,立马就迎了上去。

看到坐在轮椅上的顾城,严建国立马装模作样道:“小城,你腿怎么了?严不严重啊?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太浮夸了,演技实在不行。”严卿卿咳嗽一声,完全没有顾忌地拆台。

“你说什么呢,你不推着小城,让你妹妹推着像什么话?”他狠狠地瞪了严卿卿一眼。

但是在场的人谁也不是傻子,一下就明白他的潜台词——顾城是严卿卿的丈夫,应该和严妍保持距离。

严卿卿轻笑,没有发表意见。其实她觉得已经过了这种无意义争宠的阶段。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本宫一日不死,你们终究为妃。

更何况,按照顾城的性格,只要他们还没离婚,他就不会和任何人发生超越朋友的关系。

这点儿从严妍几次三番给顾城下药就能看出来。

倒是严妍,听到严建国这话,像是被戳到了什么痛脚,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爸,您不要误会,阿城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所以我才想好好照顾阿城。”她委屈地解释,柔柔弱弱,我见犹怜。

“你该叫姐夫,让别人听见你乱叫,不得说我们家没家教?”严建国在规矩上总是有独到的见解了。

或者说他就是明目张胆地偏爱严卿卿,偏爱到严卿卿自己都觉得受之有愧的那种。

严卿卿没想让严建国在他们的感情上过度插手,于是就想着换个话题。

可是没等她开口,顾城就先说了话:“伯父不问一下严妍为什么会出车祸吗?”

虽然顾城和严卿卿结婚两年,但是顾城从来没有跟着严卿卿回过严家,也没有改过对严建国的称呼。

严建国也是一个老狐狸,打量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眼,才笑眯眯地说:“谁还不出一点儿意外,人没事,长点儿教训就行了。”

“那如果被撞的人是严卿卿呢?伯父你也会这么不放在心上?”

顾城冷声质问,看来是铁了心要追究到底。

他看向已经稍显不耐烦的严卿卿,继续说:“同样都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要差别对待?”

“阿城,别……别说了。”严妍哽咽,随即眼泪“刷”的往下掉。

她也不擦眼泪,可怜兮兮地对严建国说:“爸,你别和阿城吵架,我以后一定记着规矩,不会再犯错了。”

严妍这个人真的是有意思,一边说着悔改,一边继续再犯。

而且她哪只眼睛看见她爹要和顾城吵架了?

想着,严卿卿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也懒得拆穿严妍的小伎俩,只是自顾自地往里走,说:“有什么话能不能进去再说,感情你有轮椅坐,我们凭什么要站着?”

要不是腿上打着石膏,顾城觉得自己能被严卿卿气得从轮椅上站起来。

他很讨厌严卿卿这种对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态度,也很讨厌随时讥讽奚落的表情。

而且……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