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婚宠:总裁劫个色安羽倾慕寒渊(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名门婚宠:总裁劫个色安羽倾慕寒渊(APP内全文阅读)完结版

安羽倾慕寒渊是《名门婚宠:总裁劫个色》里的主角,作者是桃林桃落,这本小说的主要讲述的故事是:“你竟然敢逃?”安羽倾很惆怅,这都一年多了,怎么这个男人还是这样霸道?她微微侧头,避开他,含笑开口:“慕总裁这样是舍不得了吗?可惜啊,晚了。”男人怒极反笑:“有功夫跟我嘴硬倒不如好好想想,整整七百五十四天,你要怎么补偿我!还有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娃娃,别让我看到!”安羽倾一愣,然后冷笑出声,慕总裁,那可是你的娃娃,我就偏要领过来让你看看!简而言之,就是爱过,恨过,痛过,笑过,你还是我的。

《名门婚宠:总裁劫个色》 第十六章:慕大神的发小 免费试读

慕寒渊细心地看到安羽倾虽说正常但是明显不稳的步伐,眉眼处染上些许笑意,咳咳,这个有可能是他疏忽了。

在别人看来慕寒渊跟平常没什么不同,冷峻的脸,深沉的眼眸,凌冽的气息,他大步走到安羽倾面前,盯着安羽倾几秒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最后将人抱走,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安羽倾只听到了几下抽气声。

慕寒渊抱着安羽倾轻车熟路地走到自己之前一直入住的房间,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进门竟然是这么一副场景。

慕寒渊神色淡定地看着房间里面的人,房间里面的人瞪大眼睛看着他。

安羽倾察觉到了异常,她从慕寒渊怀里探出脑袋,然后就看到房间里大剌剌地坐着两个男人。

慕寒渊什么都没说,径直走到卧室里,放下安羽倾后淡淡说了句“把自己收拾好再出来。”然后关门离开。

回到客厅,慕寒渊迎着几道探究且看好戏的视线,兀自倒了杯红酒给自己:“是谁让你们进来的?”

一个穿着花哨的男人翘着二郎腿指了指自己身边正抬手扶眼镜的优雅男人,一脸的理所应当:“你忘记这宾馆是他的产业啦,我们进来很正常,不过要是我们不进来,怎么能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

慕寒渊难得的觉得有些头痛,面对这两个人,他一向都会头疼。

这边还在对持,卧室的门却被轻轻打开。

安羽倾依旧一身白色碎花裙,扎起的头发此时宽宽散落在肩膀上,像是一个迷失森林的精灵,低头的模样更是温婉动人。

“Cool!”花哨男人忍不住打了个口哨。

安羽倾听到口哨声下意识抬头,等看清坐在沙发里面的那两个男人后又赶紧低下头,心里却是百转千回,能够在慕寒渊面前坐着,还坐得这么舒适随意,看来不仅仅是地位高,关系也不简单。

花哨男人指了指安羽倾,冲着慕寒渊喊道:“小寒寒,这位美女是谁?”

安羽倾一个激灵,小寒寒······真够恶心的。

慕寒渊两步走过去一脚将花哨男人从沙发上踹了下去,冷声说道:“下次再这么称呼我我就直接废了你!”

花哨男人在地上坐稳,无所谓地摆摆手:“你每次都是这样说的,我不怕。”

慕寒渊不再搭理他,而是走到安羽倾面前,拉着她坐在沙发上,指着地上那个花哨男人说道:“这是秦榄。”然后看向沙发上的优雅男人,“这是叶绍清。”

秦榄,A市最大的电子公司的公子,因为在席总裁只有这一个儿子,所以很疼爱他;叶绍清,掌握着A市医疗方面一条龙,并且背景十分复杂,听说黑白两道都有交情。

安羽倾在脑海里面将这些资料全部过了一遍,一时间有些局促。因为在安家的缘故,她对上流社会还是有些了解,至少这几个虽说没有见过但是如雷贯耳,毕竟一脚踩下去能让A震一震的不外乎就那么几人。

“他们都是我的发小,你不用这么害怕。”慕寒渊盯着安羽倾的侧脸,沉声说道。

安羽倾倏然看向慕寒渊,他连这个都知道?可是她每次跟慕寒渊对视总是落败,这次也不例外,为了掩饰尴尬,安羽倾立刻对叶绍清还有秦榄笑笑:“你们好,我叫安羽倾。”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