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峰秦沫沫结局是什么 林峰秦沫沫免费阅读全文

林峰秦沫沫结局是什么 林峰秦沫沫免费阅读全文

林峰秦沫沫是著名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那么林峰秦沫沫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你妈要看一下大家的‘大佬’能奈我何,回去吧,不要打扰我闺女!”

《不败龙卫》 第3章 第3章 梦醒了 免费试读

啪——

迎接她的却是冷漠一巴掌,她俏脸上直接挨了一巴掌,浮现出红色巴掌印。

火辣辣的疼。

只见林峰一脸阴沉,咬着牙道:“秦沫沫,我承认,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为什么要把这些恨加我父亲的身上?”

“把我父亲像狗一样拴在门口便罢了,可是你竟然还让人欺辱我父亲,让他们拉尿给我父亲喝…你这漂亮的皮囊下怎么会装着一颗如此恶毒的心??”

林峰怒声训斥,语气尽是失望!

想起刚才林天玄被那几个混混欺负的情形,林峰的眼眶再度血红。

咔嚓!

一颗心破碎了!

她就这么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等待了五年的男人,眼泪慢慢的她眼眶滑落,划破她的脸蛋!

这一瞬,所有的坚持就此崩溃!

这五年来,她遭受无数的欺辱,她不曾哭泣…因为她心中还有坚强的理由,坚信这个男人回来会给她依靠!

可是,这一刻,所有的幻想宛如泡沫般破碎了!

想起为了照顾林天玄、想起为了给女儿林玲挣钱治病而打四份工、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的日子…眼泪失控般流淌而下!

她没有辩解…她慢慢的转身,就这么凄凉的离去!

她已经没有力气去辩解…她的心在这一瞬被伤得千疮万孔!

“啊——”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才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喊,疯狂的奔跑,消失在暗夜之中。

“沫…沫沫…”那一声揪心的嘶喊,让林峰的心一阵剧痛。

那单薄凄凉得让人怜悯的背影,怎么可能做出伤害父亲的事??

而且当年,要是自己真的不放心秦沫沫,自己又怎么会离开??

现在,自己仅凭几个混混的只言片语就判断秦沫沫是在报复他,这是不是太草率了??

啪!

林峰狠狠的一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

“沫沫…”他颤抖伸着手,想挽回秦沫沫。可是,秦沫沫的身影早已经消失不见!

“沫沫…沫沫,是沫沫吗?你怎么又走了??我孙女的病治好了吗?”林天玄似乎听到外面的动静,他颤巍巍的走出来…

“孙…孙女?”林峰浑身一颤,他猛然转身,抓住林天玄的手臂,难以置信的问道:“爸,你刚刚说什么?你说孙女?你有孙女了?”

林天玄神经有些失常,却似乎还记得一些事:“小玲玲…小玲玲就是我的孙女啊。她生病了,一直在医院…你知道她好了吗?”

小玲玲??

林峰如遭雷击,他猛然松开林天玄…脑袋混乱得宛如浆糊。

“小玲玲?这个小玲玲到底是…谁?”

林峰烦躁揪着头发,手臂青筋凸起,彻底凌乱。

下一秒,他拿出一个电话,声音冰冷森然:“隼鹰,给我查,究竟是谁欺辱我父亲…还有,小玲玲到底是谁?”

隼鹰,天空之上最凶猛的飞禽,但是林峰手里的不是猛禽,而是一支让人胆寒惊悚的秘密部队!

……

阳市,一栋豪华别墅。

几个满脸鲜血的青年冲了进去。

“张哥,不好了,张哥!”这几个青年惊恐不已,一边冲进别墅一边喊道。

“怎么回事?”一个光头男子在十几个黑衣人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他正是六年前林峰的兄弟,张嚣。

“张哥,林峰回来了,林峰回来了!”那几个青年喊道。

“林峰?哪个林峰?”张嚣脸色一凝,虎目定格在那几个青年脸上。

那几个青年仿佛被野兽盯住一般,颤抖道:“是林家那个林峰,今天我们…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去照顾林老头的时候,没想到那个林峰就突然出现了,还把我们打伤了!”

张嚣轻轻吐出一口浊气:“他终于还是回来了!”

随即,他淡漠的说道:“他是不是问了你们什么?”

“问了,问了!他问我们为什么欺负他父亲!”

“那你们是怎么回答的?”张嚣眸子里闪过一抹戾气。

那几个青年咽了一口口水:“我们…我们说是秦沫沫指示我们的…”

闻言,张嚣眸子间的戾气慢慢散去,拿出一叠红钞递了过去,轻轻说道:“做得非常好,这钱你们拿去治伤,剩下的就拿去喝酒吧!”

“谢谢张哥!”

那几个青年离去后,张嚣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时,他原本冷傲的表情瞬间变得敬畏卑躬:“成爷,那林峰回来了!”

“出去就出去了,竟然还敢回来?莫非,还想重回林家和四爷争那个位置吗?”电话那头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

“对了成爷,他一个人打伤了我五六个手下,不知道这些年,他经历了什么。”张嚣再度汇报!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森然的声音终于再度响起:“两年前,你废了林天玄,那么现在你就废了他儿子吧!林家不需要太多的正统继承人!”

“办不好,你就不用再浪费空气了!”

说完,挂断电话!

看着挂断的电话,张嚣沉默良久,慢慢的,脸上涌起无尽的狠色!

对于海市大家族的林家而言,他张嚣说到底只是一条狗,很早以前就被一个叫李成的安排在林峰父子身边潜伏监视的狗!

不过,既然是做狗,就做一条主人喜欢的狗!

……

昏暗的大街上,秦沫沫一手握着一个酒瓶,一口一口往嘴里灌,就像一个疯子一般流浪大街。

酒水混合着泪水被她吞入喉咙!

五年!

五年啊!

她苦苦的等待…等待那个男人归来,给她想要的幸福。

可是,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幸福没有等到,等到的是冷漠愤怒的一巴掌!

“我就是全天下最傻的女人!”

“五年前,他侮辱我的时候,我就该把他送入监狱,让他牢底坐穿!可是,我好傻,我竟然选择原谅,还傻傻的送他出国,让他去拼个未来!”

“傻女人,秦沫沫,你就是一个傻女人,贱女人!”

秦沫沫大口大口的喝着烈酒…这么多年来,滴酒未沾的她彻底放纵。

叮铃铃!

忽然,电话响了起来!

“嫂子,想不想要骨髓了?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错过这次机会,那你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玲玲死亡了!”

秦沫沫浑身一颤,电话的主人名叫张嚣。

曾经和林峰是最好的朋友兄弟,可是,却贪婪她的美色,他找到骨髓后,没有直接给她,而是想要她用身体去换!

甚至,两年前,他对她用过强,差点成功。

“我要,我怎么不想要!”关乎小玲玲的性命,秦沫沫急忙说道。

“要,可以,今晚洗干净来我的别墅!”

秦沫沫娇躯一颤,脸上满是羞愤,可是想起林峰那无情的一巴掌,却变成一片惨然:“今晚等我!”

半个小时后,她醉醺醺的来到了重症室。

她的手颤抖的抚摸着小玲玲的手,抚摸着小玲玲的脸,忽然,她失控崩溃的抱着小玲玲呜咽起来。

“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怎么喝了那么多酒?”小玲玲被惊醒。

“小玲玲,妈妈的梦破碎了!妈妈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秦沫沫凄楚痛哭,泪眼模糊。

“妈妈别哭,妈妈别哭,妈妈还有小玲玲呢!”小玲玲咕噜的爬了起来,轻轻的捧着秦沫沫的脸,轻轻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泪水,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不许哭,再哭就不漂亮了哦!”

“妈妈不哭,妈妈不哭了!”秦沫沫紧要着牙,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眼泪却不争气的往外冒,无法终止。

“妈妈,是不是谁欺负你?跟小玲玲说,小玲玲去揍他!”小玲玲嫩声嫩气的说道,愤怒的瞪着大眼睛。虽是愤怒,可是却是一副可爱无比的模样。

这一刻,秦沫沫的心被融化了,她愿意牺牲自己的一切。

她紧紧的搂着小玲玲,在她那精致的脸蛋上轻吻一口,轻声道:“没有谁欺负妈妈!小玲玲,你在医院好好休息哦,过了今晚,你就有救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