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删节《超拟真》(陈思明雷宇)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超拟真》(陈思明雷宇)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人气小说《超拟真》是来自雷宇著作的科幻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陈思明雷宇,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轰!一辆雷达干扰车被数十挺机枪扫射得千疮百孔之后,终于忍受不住严重的损伤,整台车体化作一团烈焰,炙热的白光伴随着毁灭性爆炸,带起碎片往四方激射。掩护起来的士兵即使隔着障碍物,仍能感受到那惊人的威力,虽然二十多人依旧面无表情,同时如往常般默不作声,不过任谁都知道──胜券已然在握。这台对手的重要单位被毁,已经为敌人敲起了丧钟。

《超拟真》 第七章 大仇得报 免费试读

阿朗喀米尔是被赤魔舰队招募过来的魔法师之一。

虽然薪水数目对他们这些梵天神教另外一种特产──穷人来说,真的是非常优厚,但要不是教皇的直接命令,谁也不愿意为这群恶名昭彰的海贼效力。

因为立场的关系,大和盟从来没有劫掠过梵天神教的船只,但是对待其他国家,尤其是炎黄帝国简直是泯灭人性,那些被抢劫船上的人下场之凄惨,阿朗连想也不愿想起,对他们这类心中充满正义、仁爱的魔法师来说,血龙的行为是不被他们接受的。

不过现在阿朗却与其他一百多名队友,联手施展着团体防御魔法‘抗天罩’,来困住一个想要行刺血龙的刺客,让这挺厉害的女孩儿被血龙四个近身护卫围攻,却怎样也逃不出阵法范围。

这原本是战争中用来守城的超大型魔法,必须拥有五百个二十五级魔法师,才能对一座中型城池施展,对于一般刀枪、弓箭甚至投石车的破坏,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就连高等级魔法师才有办法使用的小型传送阵也能完全隔绝,不过这却有一些严重的缺点:

第一,一般大型城池能拥有一百个二十五级以上的魔法师,已算是非常了不起,谁又会用这种只能支持一天半,却毫无攻击能力的魔法来浪费资源?将魔法师安排进安全的城垛,进行大范围的魔法攻击还比较划算。

第二,使用这种持续性的魔法之后,所有参与魔法师必须另外休息一天。

所有脑筋还清楚的将领,没人会用这种普遍却不实用的守城方法。不过这也是贫穷的梵天神教,对抗资源无限的炎黄帝国唯一方式,令所向无敌的炎黄帝国军队次次锻羽而回。

但是对阿朗这一百多人来说,不过数十平方公尺船舱的中央部分施展这种魔法却还是游刃有余,没看见刺客已经在做困兽之斗了吗?更何况其他等级尚未有资格施展抗天罩的人,也都对中间四人分别施放辅助魔法,大幅增强我方的战力。

阿朗同情的看着状况越来越差的‘敌人’,心里单纯地想着:想要杀血龙的人应该是好人吧?偏偏自己又因为职责的关系必须这样做,就算可以改善家庭的环境,让母亲以及三个弟弟、五个妹妹吃的饱,可是良心过的去吗?唉,希望这个女孩子死后可以跟父亲一样,得到梵天大神的庇佑,回归极乐西天。

就在阿朗怜悯的想着,手底下却一点也不敢放松时,突然背心一痛,不可置信地看着从胸口透出的白刃又缩了回去,锐利的眼神渐渐黯淡下来,也不知有没有到了极乐世界,不过这世界的任何事物,与他再没半点关系了。

‘停手。’

包围住中间五人的魔法罩顿时消失,原本在场中激战的五人,在对了最后一招也分了开,四名血龙的师兄弟也退到了血龙身侧及身后,不过还是隐约把守住通往大门的路线,小初依旧没有机会逃走。

‘雾隐初,我敬你是个高手,十分不愿就这样取你性命。念你也跟了我七年有余,只要束手就缚,我保证带你回盟里给你一个公平的审判,总好过现在横死当场,有损武斗联合、雾隐流以及大和武士的名声,你看如何?’

也不是血龙有多大方,肯留一个二次行刺自己的高手性命,不过要是这样下去,四个师兄弟至少会在小初临死反扑下受损伤,到时可无法跟师傅交代。

再者,要是真将小初带回盟里,在人证物证确凿下,对自己应付反对势力的计画可是大有帮助。所以血龙在这种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才会做破天荒的妥协。

丝毫没有力战后的狼狈,虽然脸色苍白了点儿,小初却不失顶级高手的风范笑道:‘是谁在几天前的决战中突然反悔,令手下全体围攻?到底是谁有失大和武者的名誉,我想大家自有公断;至于我要杀你,纯粹是私人原因,你想利用我来陷害久保大哥、樱花姊以及师傅他们,这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

‘废话少说,要逐个儿来还是一窝上我都奉陪,男人是否都像你这样婆妈?’

不愿意在自己理亏处狡辩浪费时间,血龙不屑道:‘说到底究竟是个不识时务的女人,以为你躲在货舱我就不知道吗?还是在等待那个助你的神秘人?这是没用的,我已经封锁住通往主船舱任何一条廊道,没有你的相助,我想他是突破不了这么多人的封锁……。’

原来血龙派临时组成的近卫团封路,毕竟这种级数的战斗,在封闭环境下不是人多就有用的。

‘是吗?’

一道懒洋洋却令血龙一方魂飞魄散的声音,在船舱门口响起,当血龙和身旁两位师兄弟转过头一看,却见到躺了满地的魔法师部队,以及原本站在身后的两位师弟──一个躺在地上身首分离,一个被雷宇用刀子架住当人质。

‘小初对不起啦!我在上面抽烟忘记时间了,下次会注意一点的。’

‘你呦!不紧盯着点儿又不知到跑去哪里风流快活了?这次便原谅你吧,下回不快点儿的话当心我切了你!’

天衣无缝地配合雷宇轻松语气,小初施施然地走到雷宇身侧,趁着血龙三人不敢妄动的时候,反将他们包围在船舱中,小初扭着雷宇的耳朵道。

原来雷宇趁着船上的一团乱,以魔法部队的身份混入主船舱中,在所有魔法师全力施展魔法时,一刀一个将所有人了结。在血龙大喊停手的同时,抗天罩根本不是魔法部队自动撤掉的,而是再没有人使得出魔法。

也是雷宇的好运通天,魔法师在施展魔法的过程中,精神必须无比专注,被雷宇了帐的家伙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就回了老家,让他着实怀疑哪有这么好康的事情?

合该是血龙的时刻差不多到了,同时也对自己的手下太有信心。不擅长使用魔法部队的他,连个法师必备的护卫也没安排在一旁,结果不禁魔法部队集体完蛋,还赔了两个重要的战力,让局势往一边倒。

在小初的‘凌虐’下,雷宇吃痛的唉唉叫,架在龙道寺宗明脖子上的刀,也随着他的动作晃来晃去,让血龙三人也跟着他的动作提心吊胆起来。

好不容易处罚完了,小初道:‘这家伙平时还不错,刚刚打我的时候也没出全力,你就放了他吧!反正他们加起来也不是我们对手。’

宗明对小初的另眼相待谁都知道,所以小初也无所谓地替他求情着。

‘既然你都说了,好吧!’

雷宇也可有可无地在宗明脖子抹了一下,耍帅地收刀回鞘。

‘回去吧!想必你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别担心,我用的是刀背。’

踹了宗明的屁股一下,将他踢回血龙那方。就算血龙现在呼叫其他人来帮手,在到达之后也只会见到他们老板的尸体,雷宇并不担心。

结果,看着宗明缓缓软倒在地上,死前眼神透着无比的不甘心,雷宇抽出刀来惊讶道:‘咦,逆刃刀!怎么会这样?对不起喔!这不是我的,我也不知道抢了这种东西,这是个误会……。’说着说着频频向宗明的尸体及小初道歉。

亲眼看着两个情同手足的师弟被逐一杀害,气愤填膺的血龙终于忍不住激动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本来堪称完美的一切,被这不知道哪儿冒出来的家伙二三下就给毁了,自己也陷入小命难保的情况,血龙心中实在不甘心。

‘我是什么人?’

这问题真的很难解释,雷宇搔搔头对小初道:‘你觉得我是什么人?我也不知道怎么讲,只知道我叫雷宇。不如你来跟他说好了。’

‘你不是不准我问吗?我怎么知道。’

丝毫不在意宗明被雷宇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杀掉,小初冷冷地回答道。将血龙杀掉为父母报仇是自己一生的目的,除此之外她的确什么都不在乎。

‘看你的服饰就知道是混在魔法部队进入旗舰的。’

一旁岛津纲成缓缓道:‘提督,这是属下的失误,请准许纲成与雷宇先生决一死战。以慰师弟……。’

‘决你个头!谁知道你是不是比我强?’雷宇终于不耐烦了起来,无赖地打断了纲成的说话,同时也怕夜长梦多。

‘小初,你等了这么久的时候终于到了!一起上吧。’

话声一断,不敢怠慢地拔出刀子,配合后发先至的小初全力开启战斗意识,往惊慌失措的三人杀了过去,对这有别于千军万马的少数高手缠斗,雷宇始终不敢掉以轻心。

可是一出手后,雷宇便发现事情不妙,原来对方居然默契一致,不顾小初的威胁全力往自己杀来,三个人同时抛掉配刀,劲聚左右掌,六股隐含一击必杀破坏力的柱状真气,高速从三个不同方向往身上招呼,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令雷宇陷入了从未有的绝境。

这名为‘神龙炮’的绝学是从小初那儿听来的,乃是血龙师承‘天龙宗’的独门绝技。来来去去不过一种简单的用劲方式,却可以跟千变万化的修罗太刀相抗衡,是大和盟三大名流中唯一不用兵器的流派。

这种无比集中的柱状真气连小初也不敢硬接,必须以招式配合身法来化解,偏偏对雷宇这种战斗经验浅薄的人特别有效,从雷宇拔刀收刀的时候血龙三人就看出来了。

三个不过等级五十出头的高手,想要应付小初这种就算没有到达天限以上,至少也是五十九级顶级绝限的武斗家当然是不够看,没有人会这么不自量力。要是再加上一个不知深浅的雷宇在旁闹场,那万万是没有机会的。

所以身经百战的三人不理小初如何进击,竟全力出手要在短时间收拾雷宇,以换一个是一个的心态,先挑软柿子吃。

(这游戏虽然是以等级来做为实力的分界线,但也是有分阶段的。一至三十级为人限、三十至四十九为地限、五十至五十九为绝限、六十以上则为天限。每一阶段到达顶级之后,要再进步可不是靠着努力就可以了,没有资质、师承、运气就想要突破界线可是难比登天。一般人能达到地限就已经是各国积极争取的人才,更别说小初这种到达顶级绝限几乎突破天限的绝顶高手。要不是一直隐藏实力的话,小初现在在大和盟的地位哪是血龙可以相比的。)

血龙三人一出手时,雷宇就已经明白到想全身而退是不可能。

也许小初来得及拦截左方袭来的家伙,但右方及正前方血龙以及岛津纲成的狠招,肯定非吃下不可。而这四道有若铁杵的劲气,自己根本不会也不知道怎么去化解,想必方才四人围攻小初的时候留了一手,不想用这费力的招式来跟小初打消耗战。

现在自知必死的他们当然没必要保留,一上来就喂自己个重口味,想来个以命换命,雷宇第一次后悔自己的莽撞,不过现在也没闲工夫去反省。

当机立断,将配刀射往血龙的方向,欲稍微拖延时间,两手化掌硬是迎上了纲成两道最为强劲的真气柱,马步放松,想要反利用敌方最强的一点来脱身。

事情当然不会这么容易,大和盟三大名流的招式岂是等闲,更何况是第一舰队最强的三人所使用出来的。

就在雷宇似是与纲成凭空对了一掌,飘身而退时,其余四道劲力暮然加速,痛击在雷宇的胸腹处。虽因策略险险地闪过了其中两道,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挨了两下(雷宇还没学到什么护身真气之类的东西,只知道绷紧肌肉而已),却也让他在这游戏中第一次挂彩,不仅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还猛力撞到船舱壁上反弹了回来,形象全无摔成狗吃屎,狼狈地趴卧在地。

不过没有当场毙命已算他有本事,在血龙跟一之宫正夫,正忙着应付着雷宇掷来的配刀以及小初的猛烈攻击时,招式可说是一放即收,没有对雷宇造成严重伤害。

在‘天龙宗’创出这‘神龙炮阵’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人只伤不死。

头一偏闪过了雷宇的配刀之后,血龙不顾正夫在身后的惨叫声,红着眼与师兄岛津纲成再次往雷宇杀去。要不是这人,自己纵横海上数十年却也从未陷入这等绝境,要是黄泉路上没有他作伴那可就非常遗憾了。

于是毫不理会小初在了结师弟后,旋即往自己杀来,与师兄联手再次使出了凌厉无比的神龙炮阵往趴在地上的雷宇轰去,就算死也要把他拉来陪葬。

神龙炮无情地往雷宇冲去时,小初急的差点哭出来,当初跟血龙决战的时候,就是在血龙五人联手放出的神龙炮阵下知难而退,那毫无防备的雷宇会下场会如何?

由于力战在前,即使短时间除去实力最弱的一之宫正夫,可是在另外两人摆明要找雷宇一起上路,硬是奋不顾身拼命,几近油尽灯枯的她只能干着急,只能眼睁睁看着雷宇被神龙炮命中。

要是雷宇吃实这招,大罗天仙也无回天之力。

突然,在没有任何预兆下,俯卧在地的雷宇双脚撑着墙面,迅捷无比的往血龙跨下滑过。

看着这种不顾身份的怪招,一时之间,血龙两人包括小初皆楞了一下,看着气柱往船舱轰出一个大洞,而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也只有雷宇会用这种毫无章法的招式。

除了跟小初请教过‘如何用刀’之外,什么都还来不及学到,就硬被架上场,也才会造就出这种令人惊讶的局面。

雷宇与游戏里人物最大的分别就是,在‘保命优先’的前提之下,什么都不被考虑在内,小命每人一条,也许他有两条,总比面子一斤不知道多少钱来的有价值。

‘你为什么要杀我?总得有个理由吧!’

连续两段神龙炮阵,居然杀不死这家伙?血龙在万念俱灰的情形下沉声问道。

在背对着两大强敌之下,一向务实的他知道再没任何希望了。

一刀刺入岛津纲成的胸膛后,听到血龙这样说话,小初也不用掩饰下去,双眼含泪恶狠狠道:‘你还记得十五年前你做了什么事吗?三百条人命的冤魂现在还无法安息。我陈宝儿现在就为父母讨命来了!’

‘哈哈哈!’

血龙悲壮地笑道:‘我宫本龙一数十年来双手沾满鲜血,哪里还记得了杀了多少人?杀手终将被杀,我也从不期待能寿终正寝,来吧,我等着你呢!’

艰难地从地上爬起,在挨了几下重的之后,雷宇着实不爽。捡起了地上的刀后,走到血龙身后将刀架在他的脖子上。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吗?’

‘一并说来听听吧!用你们全家的命换我一条命,这辈子也值得了。’

‘很抱歉。’雷宇笑笑地道:‘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而且我与雾隐初根本完全没关系,纯粹是我吃了她一只鸡罢了。’

‘那……。’

‘会宰掉你们这么多人,只是因为我想回家,而你们挡到我回家的路。’

接着一刀割下血龙的头颅,看着血龙死不瞑目的眼神,一种达成任务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比之以前玩游戏时,找到什么宝物或杀死大魔王来说,更是心中畅快。

哼!要死了还说的这么狂妄,偏偏就让你不得安宁。

看着大仇得报后,无力地坐倒在地的小初,雷宇忍着胸腹之间的疼痛,将她一把拉起后道:‘喂!外面可是还有一票人耶,这么快就没力了那待会儿怎么办?’

对上小初茫然的眼神,雷宇也知道一时唤不醒这女人。

‘可能是血龙忘记传讯吧!整个舰队还是快速行进中,等一下我们可要靠这艘赤魔舰队的王牌船来逃走……。算了,你先休息一下吧!’

也不知道她听进去了没,雷宇放弃了自言自语,迳自找个地方躺下来休息。

整个大堂数百具尸体的情况下,雷宇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能说是他天生冷血无情,而是一开始便将这当作游戏在玩,杀人只是一个过程而已,顶多尸体不会消失、顶多真实了点罢了,并不对本身爱好和平的价值观产生任何影响。

要不是地上躺满了尸体,那现在躺在地上的应该就是自己和小初,没有什么好讲的。游戏中的战斗必须有个结果(只要没当机),而这结果不是令人满意吗?

十几年的辛苦终于在今天有了代价。不知从何时开始,每日太阳尚未升起时,便已经是开始练刀的时候;永远半醒的睡眠中从未停止的梦魇,更是夜夜折磨着一个十多岁女孩身心。

也不明白是怎么撑过来的,在同龄年轻人都在追求梦幻般的爱情时,陪伴在身边的除了冰冷的刀剑外,就是毫不停歇的杀戮。

雾隐初又比血龙好的了多少呢?往往决斗中毫不留情的‘不败斗神’,是不是造就了更多的家破人亡?即使对方都是自愿的,而身为武斗家,更是随时要为死亡做好准备,但双手所沾染的血腥却不会因此减少半分。

不自觉地走向满脸问号的雷宇,小初第一次像个小女孩般,卧倒在雷宇的大腿上,痛快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连身份来历都不清楚,小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愿意相信他,愿意在他眼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可能跟师傅对自己加入赤魔舰队前说的有关吧!

‘当你能在一个男人怀里流泪时,就表示苦难真的过去了。’

这几天哭的次数比以往十几年加起来还多,小初隐约感觉到──师傅说的没错,纠缠一生的痛苦真的离自己好远好远……

赞 (0)